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610 門庭若市

張貴使出所有殘存力氣的一聲吼,可謂是石破天驚,讓刑堂這里絕大多數觀眾目瞪口呆。
  本來大都以為今天這事馬上就要以妥協而告終了,就像官場上的絕大多數沖突一樣。雙方誰也不能奈何誰的時候,只有妥協一條路可走。
  沒想到居然風云突變峰回路轉,一個奄奄一息的階下囚搖身一變竟然變成了東廠的探子!
  廠衛之間職權混雜沒有一定之規,有重疊之處也有一定分工。比如錦衣衛負責任務執行比較多,特別是需要人數的任務;而東廠則負責監視各衙門,具體辦法就是派出探子安插在各衙門里,稱之為坐探。”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也就是說東廠偏于常態監視,錦衣衛偏于行動,而張貴自稱是東廠駐在宛平縣縣衙里的坐探,從理論上說是非常有keneng的。如果在這里假冒,最后肯定能查出來,那與找死有什么兩樣?
  掌刑千戶吳綬算是反應最快的,他本來就是汪直親信出身,一直被汪直安插在錦衣衛鎮撫司里,心態上把自己當東廠的人更多一些,所以對東廠兩個字最敏感。
  聽到張貴這聲吼,吳千戶愕然之后率先搶上前去喝問道:“你說你是東廠的坐探?為何先前不說?”
  張貴坐著很辛苦,重新趴下去,仰頭道:“誰zhidao你們錦衣衛官校zhidao抓錯人后,會不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滅口?這樣就算東廠追查到這里,沒有實證,你們也可以一問三不知。
  如今有方大老爺到場。他和你們錦衣衛不是一路人。我信得過方大老爺,在他面前自然敢亮出身份!”
  這里面的干系太大。吳千戶問過話后不知如何是好,也下意識的向方應物望去。
  此時方應物的心態。大概就是看熱鬧不怕事大。錦衣衛有人抓了張貴并企圖從張貴這里攀誣他,這是陰謀,但陰謀曝光后就沒有殺傷力了,更別說方應物手握“道理”。
  所以方應物現在的狀況很有點出戲,總像是看熱鬧的,若沒有他撐腰,張貴也不敢在這當場喊話,將事情越發鬧大。
  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方應物未嘗不是給汪芷制造一點小麻煩的心思。他就不信。將火引到東廠,而汪芷zhidao了這個消息,還敢躲著不回京!
  想到自鳴得意之處,方應物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了些許破綻,嘴角那一縷笑意正好被施春看到。
  然后施大人就產生了若干沖動,簡直就想把方應物就地正法千刀萬剮。他活了四十年,沒有見過比方應物還可恨的人。
  敢情剛才方應物裝模作樣,好似被他嚇唬住并識相的服了軟,其實根本就是別有心思。原來在這里等著給自己挖連環坑!
  這種被當猴子耍的羞辱感,始終縈繞著揮之不去,讓施大人一口悶氣無處發泄。和方應物這種極品讀書人斗心眼,還是差的太多!
  這個坑。比剛才那個坑還要大!先不提唯恐天下不亂的方應物,東廠坐探被錦衣衛里梁公公的親信抓了進來嚴刑拷打,這就是給東廠提督汪直一個伸手機會!
  汪直能放過這個機會整頓錦衣衛么?能放過這個機會攻擊梁公公么?
  錦衣衛鎮撫司抓了東廠探子。然后上了酷刑又用逼著東廠探子用極其愚蠢的方式誣陷當紅大臣這徹底亂套了,或者說這里面的想象空間太大了。會產生無數種解讀和看法!
  指揮同知施大人傻了,完全不zhidao自己該怎么辦。這樣的局面,已經不是他有能力解決的了!
  他有直覺,有方應物這種孜孜不倦、鬧事沒有最大只有更大的煽風點火者存在,這件事情八成要發展成兩大巨頭太監對抗的局面!
  他甚至還預感到,自己作為罪人和背黑鍋的,很keneng要被梁芳拋棄了!一個被靠山拋棄的人,面對東廠汪直和千戶吳綬,還有什么自保之力?
  更要命的是,如果他施春垮了,那么他的一妻一妾兩子一女又能怎么保全?
  施大人又想至此處時,因為對weilai絕望而產生的恐懼甚至蓋過了對方應物的恨意。解鈴還須系鈴人,keneng只有方應物可以出手了,故而最后施春也將目光定格在方應物身上。
  施大人和吳千戶兩個在場的最高錦衣衛官全都束手無策,其他人更沒辦法。可是被矚目的方應物并不著急,仍舊悠哉悠哉的站在院子門口東張西望。
  天色已經快到傍晚,今天即將過去,施大人有些氣急敗壞,大步走到方應物身前,喝道:“殺人不過頭點地,方大人究竟意欲何為,還請劃下道來!”
  方應物對施春的無禮不以為意,笑呵呵道:“如果梁公公肯出面,那么一邊是御馬監太監梁芳,一邊是東廠太監汪直,即便斗起來也不過是狗咬狗而已。如果梁公公不肯出面,那么你施大人就要獨自面對東廠提督汪直的怒火了。
  無論孰勝孰負與本官何干?本官有何必要著急?故而施大人還是另請高明罷,本官就是在這里看看。”
  雖然方應物嘴里說“無論孰勝孰負”,但只要稍有智商的人就zhidao,東廠汪直那邊幾乎是立于不敗之地的。就算梁芳講義氣肯為了施大人出面,也不keneng斗贏,一是汪直本身并不弱于梁芳,二是這次汪直完全“占理”。
  施春忍不住駁斥道:“想必方大人早就zhidao張貴的身份,卻故作不知,挑動鎮撫司與東廠的齟齬罷?這一切不都在你方大人胸中么?還有甚可看的?”
  方應物裝糊涂道:“難道此乃鎮撫司和東廠兩家之間的密事,所以不讓外人看?那本官告辭!”
  施春連忙叫道:“慢著!”
  方應物似笑非笑的回頭問道:“方才施大人一門心思的要驅趕本官走人,眼下本官要走了。你施大人怎么又要留人?”
  其實無論是走是留,方應物都是無所謂的。反正他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以后都是東廠和汪直的事情了。
  施春一字一句的答道:“在下有些事關重大的話。要與方大人和吳千戶密談。”
  哦?方應物產生了一點興趣,如果施春要單獨與他密談,方應物肯定不會答應。因為根本毫無必要,他這樣的清流大臣和一個注定將撲街的錦衣衛頭子有什么可密談的?
  不過施春想要與他和吳綬同時密談,那就值得一聽了,說不定能聽到一些關于廠衛秘聞八卦,漲一漲自己的見聞。
  見方應物點了頭,施春便將方應物請進刑堂中,又把吳綬也叫了進來。
  然后施大人環視四周。拿出指揮同知的氣魄,聲色俱厲的對其余書吏雜役軍士喝道:“爾等退出十丈以外,不得靠近堂中!誰敢違令,軍法處置!”
  眾人齊聲答應,紛紛退出了堂上,連張貴也被從月臺上抬走了。施春很小心謹慎的巡視了一圈,直到確定沒有人在旁邊偷看偷聽,這才轉身朝向方應物和吳綬。
  方應物看到施春轉身,卻嚇了一大跳。此時施春雙目圓睜。臉面鐵青,腮幫子鼓楞楞的,顯然是里面緊咬牙關。
  方應物又將目光微微下移,還看到施春雙拳緊握。手背上隱隱然青筋暴起。大概是用力過度的緣故,拳頭還有點微微顫抖。
  施春腳步仿佛很沉重,慢慢的一步一步向方應物挪過來。但就是這樣緩慢的移動,卻給了方應物莫名的壓力。
  方應物心跳加快。用眼角余光微微打量了吳綬一番,吳綬文縐縐的也像是讀書人!他又掃了掃施春的體格。粗粗估算之后,方應物有點慌張,即便兩個加起來能不能打得過施春都難說。
  大意了大意了,早zhidao不該讓方應石離開自己身邊,方應物心里叫道。他忘記了一條古訓,困獸猶斗窮寇莫追啊!
  自己今天把施春戲耍慘了,別說是堂堂的錦衣衛指揮同知,就是一個平頭百姓,也未必沒有血濺三步的脾性!
  眼看著施春距離只有自己數步之遙,方應物終于繃不住了,輕輕地向后面退了幾步,然后心里迅速計算起自己與屋門之間的距離。
  不過又發現了新wenti,此時他方應物是面朝大門的,向后面退就是向刑堂深處退步!距離大門反而越來越遠!
  “啊呀呀!”施春突然狂暴的低吼了幾聲!
  方應物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扭身就跑。堂中有柱子,雖不能奪門而出但可以繞柱而行,當年秦王就是用這種跑位躲過了圖窮匕見。
  不過方應物雖然心里盤算得很好,但現實里終究慢了一著,才邁出第一步,就再也邁不動第二步了。左腿仿佛被妖術纏住,動彈不得。
  方應物回頭看去,卻沒看到施春的身影,只見吳綬站在自己對面,目瞪口呆的望著地面。
  方應物再低頭,發現應該已經陷入狂暴的施大人卻跪在地板,兩只手拼命抱住了自己的腿
  “方大人!饒了在下這一次,給在下一條活路如何?”施春再次低聲吼道。
  方應物震撼的木然無語腦中不停地想到,幸虧自己剛才沒有大喊大叫的企圖讓外面人進來,不然自己有點丟人,居然被施春嚇成這樣。
  一樣米養百樣人,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等醒過神來,方應物指了指吳綬:“眼下要看的,是東廠那邊的態度。”
  施春立刻放開了方應物,轉身撲到吳綬那邊,吳千戶想閃開,但身手不濟居然還是被保住了腿。
  吳綬無語的看向方應物,這可怎么辦?他完全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方應物便走上前去,對施春道:“求人不如求己,想法子自救才是正道!你現在無非就是擔憂東廠報復,但你只要自救得力,東廠又怎么會報復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