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61 非你之錯也

換做別人如此質疑他的文章,方應物少不得擼起袖子,仔細爭論計較一番。但在商閣老面前,他鼓不起這個心氣,而且實在心虛。雖然時常說文無第一,但眼前這位老大人卻是當世唯一一個有資本當第一的,起碼在八股文領域內是如此。
  就算方應物自恃通曉前后五百年,眼界高心氣高,但對三元宰相這種文人頂級成就也只有甘拜下風的份,不能不服。
  方應物只能自嘆倒霉。被商相公這種三元及第大人物鄙視了,那就只能認賬,在八股文方面的實力差距有如天地之別,被碾壓后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余地。
  也許是他老人家眼光太高,凡是低于進士檔次的文章都看不入眼,方應物心里自我安慰道。
  而商閣老皺起眉頭,也覺得頗為矛盾。方小朋友此人胸中見識和詩詞策論都是很拔尖的上等,和他這三朝元老侃侃而談也不落下風。
  但寫的八股文卻十分不入流,反差超乎想象的大,這樣的奇葩是怎么被教育出來的?
  想至此,商相公旁敲側擊道:“令尊大才足以高中解元,貴府堪稱家學淵源,想必你自幼獲益匪淺。”
  方應物立刻大打同情牌,唏噓不已道:“在下家境貧寒,徒有四壁,而家母早去,家父又為了功名常年奔波在外。
  所以在下只有幼時社學發蒙識得幾個字,其余時候無錢拜名師、覽群書,唯有在社塾中廝混并胡亂自學而已。”
  商相公頓時恍然大悟,感到心中的謎團解開了。原來方小朋友從小就是放羊式的學法,純粹的野路子出身,難怪學問駁雜不像正統路數。
  再說年輕人若疏于管教,只怕也是耐不住枯燥的。不能靜下心來做那尋章摘句功夫,更不能沉住氣研磨乏味的八股文章,這是很多年輕人的通病。
  不過如此看來,此子真能稱得上天賦異稟了,胡亂自學也能到這個地步,絕非常人也。
  另一方面,商家并不是縣中名門望族,商相公也是貧寒出身,祖父打獵為生,父親當過幾年低賤小吏,家境十分艱難。所幸岳家不錯,支持他在仙居書院刻苦攻讀,才有了今日成就。
  所以方應物自述寒門出身的艱辛境遇,又引發了商閣老的共鳴,自動腦補出若干螢囊映雪、鑿壁分粥的畫面。
  略略追憶了自己年輕時候的讀書時光,對比一下方應物,商閣老嘆口氣。他放下了至高無上的文壇領袖架子,又重新拿起方應物寫的八股文觀看。
  同時盡力克制住自己,不做捏住鼻子這種傷害人感情的動作......再看倒是看出些優點來,發現這文章不全一無是處,還是有可取地方的。
  片刻后,商相公放下紙卷,點評道:“文辭樸實,文理出新,文氣恣意,只是不得其文法,看著粗糲凌亂,但尚可雕琢也。”
  “謝過閣老教誨。”方應物灰溜溜的行禮道,“今日叨擾多時,于心不安,在下就此別過......”
  商相公抬手阻止了方應物,“慢著!老夫這書院剛開張,還算幽靜。在道試之前,你不妨就留在這里學習,飲食自有老夫承擔。至于家中,老夫會打發下人去送信,你無須多慮也。”
  方應物聞言歡欣鼓舞,幾乎要手舞足蹈。自己根基單薄,有這種進修經歷也算是一種相當不錯的鍍金了!以后在外面談論資歷,便可以聲稱自己求學于商閣老辦的倦居書院!
  當夜,單獨在書院中給方應物安排了一間屋子。但方應物興奮的翻來覆去,明天將會有什么境遇?商相公會不會直接對他上課?若是如此,這可是天下第一明師了,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
  直到過了三更天,方應物才勉勉強強睡著,連續做了幾個好夢。
  次日,伴隨著雞鳴聲,便有書院雜役叫醒了方應物,并遞給他一張紙,“相爺吩咐過,這是題目,命你上午據題作文,午飯之前做完。”
  “哦,敢不從命。”方應物恭恭敬敬的接過題目,這是先做題再講題的模式么?簡單用過早膳后,便在房間里書桌上開始擬草稿。
  其后花了一上午功夫,方應物絞盡腦汁制出一篇體例合乎規范的八股文,又將稿子交到了商相公書房中。
  商相公接下文稿,又從手邊拿起一張紙,“此乃老夫上午新擬的題目,你拿下去作文,限期晚膳之前完成。”
  還作?方應物感到頭大,他費盡心思花了一上午時間才完成一篇,正渾身感到完成任務后的輕松,沒想到立刻又來一道題。
  寫八股文可不是寫雜文,那要一句一句的去摳,很費腦子。但方應物不敢違拗商相公的吩咐,只得苦著臉接下了新題目,吃過午膳后又迅速回到房間,強迫自己坐下來,重新開始冥思苦想的構思。
  到了傍晚,方應物終于完成了第二篇文章。連續進行了一白天高強度腦力勞動,此時的他已然昏頭昏腦。
  他勉強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商相公書房,交上了文稿。卻見商相公又從手邊抽出一張紙,“這是老夫下午擬出的題目,你晚膳后開始作文,限期三更時做完。”
  還...還有?方應物呆立在原地不動,他整個人都麻木了。商相公連續催促了幾聲,方應物才從癡呆中微微醒過來。
  他神思發懵的再次接過題目,連續使勁看了好幾遍,才集中了三分注意力,勉強將題目看進眼里。
  腦子不由得冒出破題、承題、起講等概念......立刻像炸了膛似的,很想蹲在地上大吐特吐。
  痛苦,非常痛苦。方應物很想扔下題目,闖出書院,直接逃回家去。但是轉念又一想,能在倦居書院進修,乃是自己的機會,怎能就此當了逃兵?那樣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的!
  大概今天的遭遇是商相公考驗自己的心性和定力,如果當了逃兵,那自己就徹底失去了這次機會,所以一定要忍住。
  想想古代張良求學于黃石公,不也是三番五次折騰?沒準牛人授業都有這個癖好,習慣了就好。
  抱著通過考驗的堅定信念,方應物撐起強大的意志力,在晚膳后繼續挑燈夜戰,寫起今天的第三篇八股文。
  不知不覺,他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文章寫完沒寫完,不知道。
  到了次日,依舊是雞鳴時間,書院雜役在門口叫醒了半睡半醒的方應物,不由分說塞給他一疊文稿。“這是你昨天白天寫的兩份文稿,相爺已經修改批注完了,你自己拿去揣摩。”
  方應物心里一喜,今天看來不會繼續昨天那種寫到吐的生活了,要以講解為主?
  卻聽雜役又道:“還有一張是題目,與昨天規矩一樣,相爺限你午膳之前作完交稿。”
  什么?還要做題?方應物腦子中嗡嗡直響,仿佛有幾百個蜜蜂繞來繞去。
  最后雜役進了屋,從書桌上將方應物昨夜那也不知道寫沒寫完的文稿收走了。
  方應物看看手里的題目,悲鳴一聲,已經吐不出來了......今天確實和昨天的規矩一樣,依舊是上午、下午、晚上各有一道題,限期作完。
  這絕對是考驗,事不過三,不能臨陣脫逃,我要效仿張良!方應物在昏昏沉沉中咬牙切齒,不停對自己打氣道。
  不過第三天,依舊是這套規矩,上午、下午、晚上各一篇,同時得到了前一天文章的修改批注,抽出時間進行研磨和揣摩。
  而且方應物從雜役口中探聽口風,好像明天還是這套規矩,沒有任何改變跡象。難不成在道試之前,商閣老只要自己瘋狂答題作文?
  恍惚之間,方應物仿佛回到了上輩子高考前的時光。那也是一個瘋狂做題的年代,每天除了做題還是做題,一直做到天昏地暗。
  想至此,方應物仰天長嘆,老天爺開什么玩笑!穿越到了大明朝,還要來一遍這種填鴨式應試教育么?
  做題做到吐不出來的方應物來到書房,對商相公哀求道:“素庵先生,我想看書......”
  素庵是商閣老的號,以如今的關系,方應物這樣稱呼一聲先生不為過。看書雖然也很枯燥,但比起一天三篇八股文,還是舒服多了。
  正在批改文章的商相公抬起頭,淡淡看了方應物一眼,訓斥道:“看什么書?做你的文章去!”
  方應物由衷而誠懇的說:“經書才是根本,八股不過是一種文章技藝,八股時文也不能代表全部才學,不可舍本而逐末。”
  商相公輕笑幾聲,駁道:“若連八股文這種東西都寫不好,還敢說什么有才學?何況你已經有了經書根基,眼下又是道試在即,故而當務之急并非研經探微,就該磨練技藝。”
  想了想,商相公又道:“若你進修過后水平還不足,就不要去參加道試了,免得自取其辱。”
  連軸轉寫八股文,已經快寫瘋了的方應物自暴自棄道:“晚生就這水平,丟人就丟人,秀才到手才是實際,按規矩縣案首必定要過關。晚生不信,其中就沒有辦法了。”
  商相公笑道:“你這小小童生當然不怕丟人,但老夫怕。道試文章說不定要進題名錄的,若你的破爛文章流傳出去,是老夫臉面無光!
  你的面子值什么錢?墜了老夫面子才罪莫大焉!所以,你還是抓緊功夫磨練技藝去,不要在此浪費時間了。”
  方應物臉皮都快被商相公吐槽成篩子了。毒舌,絕對的毒舌,毫不留情的毒舌,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寬厚長者嗎?
  方應物算是看出來了,無論商相公怎么說,勸慰也好,激勵也罷,甚至不惜使了激將計,但目的只有一個。
  商相公的底線是異常強硬、并堅定不動搖的——方小朋友繼續連軸轉的練八股文去,寫吐了不怕,繼續練到吐血再說。
  幾乎被題海戰術淹死的方童生想起史書上對商輅的蓋棺定論:平粹簡重,寬厚有容,至臨大事,決大議,毅然莫能奪。
  他原先還奇怪,一個人怎么會同時具備寬厚大度與原則強硬兩種看似矛盾的品質?但這下他總算體會到了。兩種之間的區別只在于,有沒有值得去堅持的目標。
  “道試之前,一直就如此了?”方應物仍不死心的問道。
  商相公點點頭:“不錯。”
  去他的張良,去他的黃石公!原來這不是故意考驗心性,這根本就是要自始至終的折磨人啊!商相公下輩子投胎后,一定是五百年后高考班的班主任!
  在幾天之前,方應物做夢也想不到,他在倦居書院的進修生涯是如此痛苦不堪,而且漫漫白晝、漫漫長夜不知何時是個頭。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