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608 透過現象看本質

施春雖然被方應物搞了個措手不及,表現的有點遲鈍,但并不是真蠢,只是時機不濟而已,聽到這種“招供”哪還不明白其中的問題?
  應該說,此刻大堂里的人聽到了這些所謂的“罪狀”,基本上都覺察到了不妥當地方。不客氣的說,這里面的問題大了!
  那些蓋在方應物頭上的罪名一聽就是胡編亂造,根本不可能發生的。沒有人相信方應物會貪污十萬兩公帑,更不會有人相信方應物真的搶了十幾個民女囤起來,就是方應物的仇家也不會相信。
  這樣的所謂招供,和指控一個太監強暴婦女有什么區別?太監有那能力么?
  卻說指揮同知施春大人腳力不凡,那前來稟報的雜役被他一腳踢到了堂外,打了幾個滾又從臺階滾到了下面去,頭皮都蹭破了兩處,看起來狼狽不堪很是可憐。
  方應物禮賢下士,親自出去將這雜役扶了起來,拍了拍土后,溫言撫慰道:“不想為本官之事連累到你了,不知下面的幾條都是什么?”
  這雜役感動的想哭,然后欲言又止。他覺得方大人是這么好的人,當眾宣讀方大人罪名有點說不出口,而且剛被上司遷怒過,再宣布下去沒準又要被打。
  方應物又勸道:“是那吳千戶叫你來稟報的,這是你的職責所在,有什么可瞻前顧后的?”
  那雜役便顫顫悠悠的重新開口:“其三,酷烈虐民,包庇親信,惡行枉法,縣內怨氣沸騰......”
  堂上堂下聽眾紛紛吐槽,這真是沒有最扯淡只有更扯淡的!方青天的名號京師里誰人不知。要多厚的臉皮才能招出“縣內怨氣沸騰”?
  那雜役還在說,仿佛這是很大的負擔,早點說完早點解脫:“其四,交通內宦。勾結東西廠。阿附皇親,逢迎慈仁寺......”
  一開始大家還有點興趣聽。但到此真沒什么值得聽的了,除了扯淡還是扯淡!方應物這樣的清流新秀,注定前途無量,未來道路都是十分明確得了。至于去巴結太監皇親之流嗎?
  在施春眼里,方應物在階下讓那雜役繼續說話,就像是逗小貓小狗一樣,但無異于是對自己示威和挑釁,而且充滿了深深的惡意。
  施大人此刻也顧不得和方應物較勁了,也懶得再去拿雜役撒氣。站在堂前月臺上面皺眉苦思,腦子迅速盤旋起來。想著自己該如何辦。
  凡是稍有判斷力的,都知道后果不堪設想。那張貴口口聲聲是被他施春審問后才想要招供,所以供狀表明了施春的提審記錄。
  如果這份供狀一旦公布出去,他施春只怕要被集體隔離了。誰愿意靠近一個腦子缺水的蠢貨?誰愿意有這樣一個豬隊友?
  其實栽贓陷害不值得大驚小怪,但就算是栽贓陷害,也要講究一點技術含量。半真半假才是王道,物極必反是絕對不可取的。
  弄出這么一份根本站不住腳的供狀是什么道理?這樣的供狀,除了被當笑話看,能有什么用處?
  一份誰都不信的供詞,除非實力對比到了壓倒性的失衡地步,才能做出指鹿為馬的故事,不然與廢紙沒兩樣。而施大人面對方應物,顯然不具備壓倒性的實力對比。
  出這種事,既是態度問題,也是智商問題,沒人喜歡既沒有態度也沒有智商的人。
  而且施大人很明白,被嘲笑還不是最嚴重的后果,無非就是充當了笑話的主角。但一個人人都知的笑話,如果能一本正經的進入流程特別是公務程序,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別的衙門或許很難越級上報,自己作為有靠山的堂官副職,使點手段便能將這種供狀壓下去。
  但在錦衣衛這個特殊衙門里,情況又不一樣。錦衣衛體制特殊,坐堂指揮使固然是統管衛內一切事情的堂官,但南北鎮撫司卻又具備一定獨立性。
  在規矩上,南北鎮撫司都具備不經指揮使而獨立上奏的權利。吳綬這種鎮撫司里的掌刑千戶,又是東廠權閹汪直的親信,如果想與他施春過不去的話,完全可以把這個笑話一樣的供狀具本上奏,而且指揮使也攔不住。
  施大人可以想象得出,這樣蠢到家的供狀在朝廷流轉時候,自己必然也要遭到猛烈地抨擊,畢竟這個行為蠢歸蠢,但是在太惡劣。而自己能不能頂得住很難說。
  就是想暗中給方應物使絆子的梁芳梁公公看到這個東西,也不會有半分的高興,只會感到自己實在愚蠢無能,而且智商還有欠缺。
  最后,如果這封怪異奏折引起了天子的特別注意,又會引發什么不測后果?
  只能肯定一點,反正不是方應物倒霉,鬧出笑話的人倒霉的可能性最大。如果被公開定性為誣陷和誹謗大臣,指揮同知也就做到了頭。
  閑話不提,要問吳綬吳千戶有沒有這么做的動機?施春不假思索便得出一個答案——有,而且非常有。誰叫自己平素里與吳綬不對付?
  想到這里,施大人忍不住暗罵道,吳綬這個人果然心思陰險!此人竟然抓住這么一個機會,狠狠地捏住了自己的把柄!
  可嘆施大人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找到真正的幕后黑手,只能說方應物和吳綬之間演戲演得太好。
  方應物仿佛是被自己幕僚拖著下水不得不來似的,最后誤打誤撞捅破了張貴的事情;吳綬仿佛動機就是為了找施春的麻煩,和方應物完全無關似的,最后間接性的因為整治施春而讓方應物受益了。
  然后目睹這一幕的人們,沒有人想到方應物和吳綬兩個看起來似乎八竿子打不著的人暗中勾結了——其實這就是方應物所想達到的效果。
  臺階下的雜役已經稟報完畢,方應物也回到臺階上,站在施春旁邊,嘆口氣道:“想不到,錦衣衛審出來的本官居然如此罪孽深重,不知下面還有什么陣仗等著自己,如今或許只能束手就縛了。”
  這怎么可能?施春心里吐槽道。
  捉拿大臣是需要從宮中簽發駕貼,他施春縱然是氣焰囂張的實權錦衣衛指揮同知,但哪有本事不經宮中駕貼,便直接抓一個宰輔女婿、清流名臣?
  不過琢磨了這么一會兒,施大人也不是全沒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