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06 聲望變現的**

懷恩太監的這個提議,確實很出人意料,方應物本人也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其實方應物作為一個志向遠大的人,不可能不對有關東宮的事情研究過。畢竟在這個時代,東宮幾乎是翰林詞臣上升的必經之路,沒有東宮資歷的官員,差不多就沒可能登頂了。
  但方應物研究的結果就是,自己最好不要在成化朝入東宮。即便自己具備了資格,又有劉棉花、汪芷這樣的內外助力,如果努力爭取,想進東宮未必有多難。
  原因很復雜,有很多方面,首先第一個原因就是父親方清之。說一千道一萬,哪有父皆在東宮的道理?這種情況是很招人眼紅嫉妒的,還是避免為好。
  另外方應物還覺得,有父親大人在東宮扎根便足矣保證方家未來,而自己在外朝奮斗,更容易擴大方家影響力。
  除去父親方清之的因素外,方應物不想入東宮的第二個因素就是,成化末年宮里水太深,太廢立之爭近乎白熱化。
  在太身邊做侍班大臣,那免不了要深深的卷進去,方應物不想招這個令人頭疼的麻煩,特別是自己身上牽扯到的利益糾葛太多,比如汪芷。
  再說萬一歷史走勢改變,現在這個太沒當上皇帝,那父親這種東宮大臣肯定也要連帶沉淪。而自己在外朝可以避免一起倒霉,算是分散了政治風險。
  除去以上兩個主要原因,方應物還有一個小顧慮,那就是自己的年紀因素。
  進士時自己才十歲。眼下也不過二十出頭。國朝有些時候還是要講究一點老成的,自己這歲數沒比太大幾歲。能樹立什么師道尊嚴?
  所以方應物給自己設計的政治路線是,先在外朝混幾年。保持住清流地位。等過上十幾年,需要為下一代太(也就是史書上的正德天)組建東宮班底時,自己再想法爭取一個名額。
  到了那時,自己的歲數也足夠成熟了,也不存在與父親同在東宮的問題了,還能創造一個方家兩代人侍班兩代東宮的人趣聞,大大延續方家的政治生涯。
  但是方應物沒想到,今天懷恩太監突然提出要他現在就入東宮。如果成真,那就打亂了他的長遠計劃。
  不只是方應物。其他所有人都被懷恩太監這突如其來的提議搞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懷恩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到底存著什么目的。
  方應物不想得罪懷恩,熟知歷史的方應物當然知道,懷恩與萬安之流不同,在未來仍舊很有政治生命力。所以他措詞很謙遜的答道:“下官才疏學淺、德薄年輕,如何能擔得起東宮訓導之責?此議休要再提,還請另擇賢良!”
  懷恩面無表情,讓人想猜測他的心思也無從猜起。對方應物又答道:“小方大人毋乃過謙!我在宮,曾經聽到過一句順口溜,原話是: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聽說這句順口溜還是小方大人你妙手偶得諷刺時事的,如今再問別人。要讓你侍班東宮,有誰能說你不行的?”
  殿其他人確實沒有一個站出來說方應物不行的,殷鑒不遠。前面剛有兩個說方應物不行的,結果都被方應物堵到啞口無言。誰還愿再出去丟人現眼?
  方應物仍然不從,又推辭道:“國朝官員任職。須得注意幾種避嫌,或有父不同衙的規矩。家父如今正在東宮為左諭德,如此下官又如何能侍班東宮?”
  反正方應物打定了主意,今天任由懷恩公公舌燦蓮花,他就是不接受,這個決心不可改變。
  懷恩轉頭對內閣四巨頭方向道:“方學士在東宮勤勉績優,或許可以升賞。聽說國監祭酒要出缺,你們閣部看看方學士能否遞補。方學士如果補了國監,東宮才會有缺,小方大人補上就沒有避嫌之說了。”
  殿里眾人聞言,心頭不免齊齊狂呼,你懷恩究竟意欲何為,竟然為方家開出如此優厚的條件!連方應物也愣住了,懷恩這是拋出了一個巨大的誘惑,來勾引他點頭啊!
  卻說詞臣在東宮侍班算是一種必不可少的鍍金,但鍍金畢竟是鍍金,只是過程不是結果。鍍金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向高層遷轉,說的透徹一點就是,詞林官們積攢的名望需要變現。
  詞臣一般最高也就做到正五品,然后就要考慮向朝廷高層遷轉的問題了。路線無非就那么幾種,當國監祭酒就是一個很不錯的過渡。
  國監祭酒為正四品,下可接詞臣品銜,上可通三品侍郎寺卿。而且執掌太學的國監祭酒本身又是比較清流的官職,在各種過渡官職很受詞臣歡迎。
  更何況國監里有成千上萬名監生,雖然在科舉矜貴的今天,監生不如過去那么吃香,待遇比進士舉人差的遠。但螞蟻多了咬死象,手下有幾千名讀書人小弟終究是一股不可輕視的力量,朝廷里沒有第二個官職具備這種賬面勢力。
  如果方清之結束東宮鍍金,轉任國監祭酒,不但意味著品級上越級而升,還代表著政治地位進一步強化,是由虛轉向實、將名望變現為權勢的關鍵一步。接下來幾年,他就可以考慮沖擊三品侍郎位置了。
  不得不說,懷恩的這個建議,立刻讓方應物那堅韌的決心動搖了,如果小方大人的意志力再稍弱點,說不定就被粉碎了。
  父親大人突然有了這么一個好機會,將攢了七年的聲望進行變現,他這當兒的能擋路么?
  方清之出任國監,然后方清之的兒補東宮侍班,這種變動在別人嘴里說出來,那肯定是喝多了胡言亂語,要么就是睡眠未醒時的夢囈,根本不必認真對待。
  但是懷恩太監是誰?是顯赫的司禮監掌印太監,直接掌握批紅大權,本人威望又極高,綜合權勢猶在閣臣之上。
  懷恩提出來的建議,怎能是胡言亂語或者夢囈?每個人肯定要慎重對待,包括方應物在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