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04 與己無關

下面的話,當然不方便由方應物來說。歸根結底,一個炙手可熱的士林清流親自跑到錦衣衛來,替一個衙役出頭,實在有些不體面。
  所以方應物已經不zhidao第幾次瞪了瞪婁天化,口中仿佛漫不經心的說:“我這個幕席,最是義薄云天急公好義的,似乎他聽到一些友人的不平之事,所以今日才到這鎮撫司來要說法。”
  隨后又問婁天化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叫你如此亟不可待的前來鎮撫司?””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方應物這是又給了婁天化一次機會,如果婁天化還接不上來,那回去后就可以考慮開除這個才入職半個時辰的不稱職幕僚了!
  婁天化當然也明白其中利害,連忙擦了擦汗。眼下方應物就在身邊坐著,無論狗仗人勢也好狐假虎威也好,反正他腰板也壯了幾分。
  便大膽對成千戶道:“當年在下在宛平縣衙辦事時,與縣衙總班頭張貴交情深厚。
  但前日聽說,張貴被錦衣衛鎮撫司捉走了,并且沒有任何牌帖文憑,這如何稱得上謹守法度?成大人所言,或許真有不盡不實之處。”
  方應物不插嘴,仿佛與己無關,低頭慢慢的品茶。只當什么也沒有聽到,任由婁天化與成千戶談著。
  成千戶面上略顯訝異,“果有此事?我鎮撫司收押各色人犯數目眾多,偶有一個兩個不周到的,也實屬正常。”
  成千戶這話,一方面的意思是此乃小概率事件;另一方面。是表明自己真不zhidao,畢竟衙署里這么多人犯。誰也不keneng每個都清楚。
  方應物忽然重重咳嗽了一聲,好似催命符一般。讓婁天化心里顫了顫。
  如此婁天化便一咬牙,不與成千戶繼續繞圈子啰嗦了,單刀直入的問道:“在下今日前來貴地,一是想問問,張貴究竟是犯了什么罪名,二是律法無外乎人情,在下請求見一見張貴。還請成大人成全在下!”
  成千戶招了旁邊雜役過來,耳語幾句,那雜役便出去了。此后堂中三人繼續喝茶閑聊。
  不多久,先前被使派的雜役回了堂中,對成千戶低聲稟報了一會兒。成千戶聞言皺起眉頭,又抬頭對婁天化道:“那個叫張貴的,乃是由副指揮使施大人親自提進來的,故而本官做不得主。”
  婁天化畢竟身份差的太遠,說到這兒不知如何答話,偷眼去看東主,不zhidao東主還有何打算。
  方應物將手里茶盞重重放在桌子上。向外面看了看日頭,很不耐煩的說:“時候不早了,為這么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浪費了多少工夫!成大人你說你做不得主,誰能做主?指揮使陳大人能主么?”
  成千戶眼觀鼻。鼻觀心,沉默以對。得知牽涉到副指揮使,他便zhidao這事自己管不了!
  所以成千戶打定了主意不開口。但也不硬頂,兩不得罪打太極拳。目的就是叫方應物今天自行知難而退。過了今天就不是他值日了,愛誰管誰管!
  方應物正要繼續說話。這時候有人從外面走進來。此人生的眉清目秀,留著三綹長須,好似讀書的文人,但身上服色與成千戶一般無二,竟然也是一位千戶。
  來者淡然的站在門口,開口道:“聽說有人為了施大人收押的張貴來鬧?本官過來瞧一瞧。”
  聽到這話,方應物便心知肚明,此人必定就是汪芷安插在錦衣衛的親信千戶吳綬了,不然這時候誰會主動湊過來?
  成千戶見到吳綬,心里叫苦不迭,怎么是他來了?那今天只怕很難和平收場了!
  話說這吳綬雖然也是千戶,但都zhidao他是東廠提督汪芷的親信,所以在錦衣衛里地位要高于其他普通千戶,即便是掌事指揮使陳璽也要讓他三分。
  當然成千戶只見到吳綬還不至于叫苦,他與吳綬無冤無仇,犯不上害怕什么。不過副指揮使施春卻與吳綬不和,這就讓成千戶很苦惱了。
  本來著名清流紅人方應物因為張貴被抓這事上門,成千戶作為值日千戶,給幾個軟釘子再說點好聽話,也就頂住了。
  但是吳綬八成就是聽到了有強人上門找施春的不是,所以故意出面來攪和。后面事情就指不定發展成什么樣了,成千戶夾在中間怎能不叫苦?
  方應物見吳綬故意不認自己,他也就沒去與吳綬相認,只是給了婁天化一個眼色。婁天化會意,主動向吳綬行禮,又將關于張貴的說辭對吳千戶講了一遍。
  吳綬冷哼一聲,“施大人越來越不像樣了,那張貴大概就在牢中押著,本官帶你去見上一見。”
  婁天化用眼神向方應物請示過后,便跟著吳綬去大牢里見張貴,堂中便只留下了成千戶和方應物。
  成千戶思慮再三,決定點一點方應物,免得方應物“不知”前因后果,將事情攪得更加復雜。
  “方大人對我鎮撫司內的事情所知不多罷?也不怕家丑外揚,副指揮使施大人與吳千戶之間,是不大和睦的,故而吳千戶出面大概也是為了讓施大人難堪,并非真心替婁先生講道義。
  所以方大人還是讓婁先生小心一些,不要卷進去,若連累了方大人你就罪莫大焉。”
  方應物暗笑幾聲,這吳綬倒是演得好戲。這樣一來,他出面只會被別人認為是故意與施副指揮使搗亂,而不會被認為是聽了自己指使。
  但方應物還是故作吃驚道:“吳千戶有什么過人之處,膽敢與坐堂副指揮使生了齟齬?須知官大一級壓死人,他只是千戶而已。”
  成千戶神神秘秘的說:“吳千戶根子在東廠那邊,自然不怕施大人。”
  方應物仿佛變成了好奇心過剩的閑人,再次吃驚的問道:“既然如此,副指揮使施大人又為何不怕吳千戶?”
  成千戶答道:“施大人自然也有靠山,不亞于吳千戶,故而兩人才能旗鼓相當。”
  “那么施大人的靠山是誰?竟然能與東廠相比?”方應物問出了今天最關鍵的一個wenti,只要這個wenti得到了答案,今天就算大有收獲了。
  成千戶呵呵一笑,顧左右而言他道:“在下言多必失啊,方大人沒必要zhidao太細。”
  至于施春與吳綬為什么不和,方應物根本不用問了,猜也能猜的明明白白。
  很簡單,吳綬是汪芷直接安插在錦衣衛的釘子,是汪芷控制錦衣衛的一個抓手。而施春有一個不亞于汪直的靠山,肯定反對汪芷對錦衣衛的控制,那么他天然與吳綬就是犯沖的,想不對立都不keneng。
  這里面的門道先不想了,還是先想想究竟是誰指使施春抓走了張貴罷,方應物想道。
  這個人,一是能量或者影響力能與汪芷相當,二是與汪芷不大對付,至少不是同伙,三是最近有keneng與自己結下仇隙,三是具備插手錦衣衛的渠道。
  宮廷朝廷之中,本來具備汪芷這級別影響力的就不多,加起來最多十幾個。再用剩余兩條排除下來,人選范圍很小,簡直就是呼之欲出了。
  若是那一個或一伙人的話,還真是非常有keneng的方應物暗暗苦笑。
  錦衣衛里施春與吳綬的不和,只能算是上面雙方的一個縮影,沒想到自己盡然牽扯進來了。如果自己在其中搞出點什么正能量,豈不莫名其妙的幫了汪芷大忙?
  想到這里,方應物心里異常不平衡。最近汪芷屢屢給自己掉鏈子,自己面臨陰謀陷害自顧不暇時,卻還莫名其妙的給她助拳?天之道,本該是損有余而補不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