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602 小插曲

何娘子說完自家事,又聽完方應物說了縣衙之事,略加思索便道:“那牢頭心意是好的,但話說的不對。”
  方應物疑惑道:“怎么不對?難道他敢欺騙我不成?”
  何娘子解釋道:“倒也不是騙你,只是這說話的法子不對,他應該偷偷小聲告訴你,而不是讓別人聽到。若是如此,事情就好辦了。”
  方應物恍然大悟,確實是這個道理。如果那牢頭偷偷告訴自己張貴的下落,而別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經獲知真相,對方也不知道露出了馬腳,那自己活動余地就大的多了。
  再想想,大概是自己當掌印官員當久了,日常聽到的都是各種稟報,習以為常的沒有想太多。那個牢頭雖然也算是幫了自己一次,但終究是說話辦事水平不到家,仍需提高。
  又聽何娘子道:“汪公子離去之前,確實給了奴家幾個聯絡人,有東廠的,有錦衣衛的,緊急時候可以使用,比如錦衣衛北鎮撫司掌刑千戶吳綬。但是,方老爺你確定要用?”
  方應物對這個人名很耳熟。千戶吳綬?他不是與前西廠千戶韋瑛一起被發配了么?又被汪芷弄回來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頓時方應物也糾結了,低頭沉默片刻。為此暴露與汪太監的“結盟”關系值得不值得?
  之前他與汪芷雖然合作很多,但大都是暗地里籌劃配合,其實并沒有公開聯手結盟。
  即便有點類似跡象也不打緊,政治本來就是縱橫捭闔的,兩邊為了共同利益暫時聯合一下也不奇怪,誰又敢保證自己一輩子不求到太監?
  所以真正知道方應物與汪芷關系的,也就何娘子這種人。其他人即便近如劉棉花,也只能有所猜測但不敢肯定。
  而這次,如果東廠提督汪直本人公開下令放人,在別人眼里。可以看做方應物為了救人。付出交換代價求到了汪廠督這里。
  但如果方應物為了救人,輕易的便能擅自驅使汪芷留下的親信人馬。這讓有心人知道了,只怕就要看出一些端倪——若不是真正的鐵桿政治同盟,方應物怎么可能做到這一點?
  可是對張貴那邊,方應物也不能不聞不問。首先這是個政治品格江湖道義的問題;
  其次對方**成可能性是沖著他方應物來的,不然錦衣衛吃飽撐著沒事干去偷偷捉拿一個小小衙役?他方應物若放手不管,豈不等于是任由對方施展?
  最終方應物下定了決心,“鬼知道對方打的什么主意,明天我要覲見陛下,不想有任何隱患!
  當然做法可以折衷一下,不能只傳一句話就讓那個吳綬出來辦事。那樣外人看起來太不合情理。所以我要親自去錦衣衛鎮撫司鬧一鬧,然后讓吳綬再出現就比較合理了。”
  何娘子略有擔憂,“你要親自去?不會鬧出事故來罷?”
  方應物很自信的答道:“明天我要奉詔進宮,今天誰敢輕易把我怎么樣?誤了明天的事情。等于是讓陛下知道,天威莫測誰愿承擔風險?”
  何娘子當即便讓人去給千戶吳綬傳話,方應物帶著婁天化、王英、方應石離開了酒家,前往皇城西南的錦衣衛鎮撫司而去。
  從西城往北城,又從北城往東城,最后還要回西城,今天方應物的行蹤簡直就是繞了皇城一圈。他實在不耐煩走路了,雇了轎子,快速小跑著前進。
  下午時分,到了錦衣衛鎮撫司衙前胡同口外,方應物下了轎子,與三名隨從一起朝里面走。
  在陰森森的胡同里,方應物一邊走著,一邊講起古來:“我當年初次到京城時,就是在這里成名,那時候家父下了天牢......”
  方應石唏噓不已的接上話:“一晃都是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秋哥兒你真辛苦,每天到錦衣衛外面,又要吟詩作賦又要整日長跪,還被人埋伏偷襲,熬下來忒不容易。”
  “也是你成名地方,若不是你一人打了五個來偷襲的錦衣衛官,我還不知道什么下場。”方應物捧了方應石幾句。
  此后又萬分感慨道:“七年前要我親自出馬去鬧,七年后還要親自出馬去鬧,怎么感覺沒有一點也長進。”
  方應物與方應石你一句我一句的講著陳年舊事,當時沒有跟隨來京的王英和當時只會在浙江會館討飯吃的婁天化兩人完全插不上嘴,只能干看著方應物與方應石閑聊。
  王英還好,他在方應物身邊時間長了,鞍前馬后功勞苦勞都有,自家親妹子又是方應物愛妾,對此無所謂,只管笑著聽方應物和方應石互相吹牛。
  但婁天化就有點難受了,他從方應物身邊離開了將近一年,今天才剛剛厚著臉皮找回來,心里正忐忑著;再加上他與方應物又沒有別的特殊關系,難免有點敏感,這種狀況下有種被排斥在小圈子之外的感覺。
  正當婁天化凄婉哀怨的低頭想著心事時,忽然聽到方應物說:“婁先生,你剛才一只叫本官為東家,究竟是過去叫慣了嘴,還是想再謀一份西席生計?”
  婁天化聞言連忙抬起頭來,傻子都知道這時候該怎么答話:“自然是愿為東家效勞!”
  方應物點點頭道:“也好,本官身邊確實也缺一個幕席,暫時又沒什么可靠之人,你若不嫌棄,束脩照舊如何?”
  婁天化正逢心情和事業低谷時,猛然聽到招攬,頓時恨不得涕淚交零以明心跡,千言萬語只化為一句:“愿為東主赴湯蹈火!”
  “赴湯蹈火就不必了。”方應物笑了笑,阻止了激動的婁天化表忠心。但卻停住了腳步,若有所思道:“本官忽然又想起一個問題,若就此前去鎮撫司衙門大鬧,很是不妥當。”
  王英等人面面相覷,你方大老爺都走到這里,鎮撫司衙門就在前面不遠處了,卻又突然冒出這話......
  方應物解釋道:“你們想想,本官雖然心痛張貴遭遇,欲救他出水火之中,但畢竟身份差別懸殊。那張貴只是個衙役頭子,本官雖不嫌棄他的身份,但在世人眼里卻是賤役。
  本官若只是傳句話說情還好,但要是為了一個四民之外的賤役親自前往鎮撫司大鬧。無論有理沒理,傳出去之后,只怕朝野上下都會認為本官行動輕率、不知自重、有損體面罷?”
  唔......這確實是一個問題,王英等人明白歸明白,但卻無法回答。這個決定只能由方應物本人做出,別人勸不了什么。
  方應物的目光再一次投向婁天化,婁天化下意識打了個激靈,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方應物遙指錦衣衛鎮撫司衙署大門,對著婁天化道:“婁先生,當年本官在宛平縣時,你與張貴都是本官的左膀右臂,你們兩人之間的交情也很深厚。
  如今張貴莫名其妙被錦衣衛捉拿,一無圣諭二無駕貼三無證供,純屬濫用職權,你不感到憤怒、不平、痛切、含冤么?”
  婁天化此刻正在為了重新回歸組織(今后有飯吃)而心情激蕩,猛然聽到東家又把話頭扯到自己身上,略略愣了愣。
  然后他順著東家的話答道:“東主所言極是,在下對此確實很憤怒、不平、痛切、含冤,恨不能拼盡全力救出張貴。”
  “哦......”方應物和顏悅色的再次問道:“如今鎮撫司衙門就在眼前,你不想去為了好友,發一次不平之鳴,討一個說法?”
  婁天化遲疑片刻,苦笑答道:“東主所言不錯,在下身份張貴好友,確實應該如此!”
  方應物拍了拍婁天化,“那你就去罷!你且放心,本官就是你的可靠后盾,絕不會置之不理的!”
  我靠!叫他獨自去錦衣衛鬧事?婁天化忽然感到這個世界充滿了深深的惡意......普通人聽到這句話,第二個念頭肯定就是:能活著出來嗎?
  方應物無奈的解釋道:“說句實話,本官不便為張貴出面,但你可以。你打著張貴好友的名義,去錦衣衛鬧一鬧,不用怕鬧大,只是可能會吃點眼前的苦頭。
  其后若連你也陷了進去,那本官可以名正言順的出面了。畢竟你與張貴的賤役身份不同,你是本官的親信幕席,身邊最機密之人,
  所以你要出了事情,本官于情于理不能坐視不管,出手救你也不失體面,別人也不會多嘴議論什么。”
  這里面的道理,婁天化早就明白了,此時此刻還能說什么?感動的熱淚盈眶,千言萬語還是只化為一句:“愿為東主赴湯蹈火。”
  方應物關切的說:“赴湯蹈火就不必了,只是拿捏好分寸,不要鬧的過了頭,白白讓自己受罪。”
  王英和方應石用最同情的眼神注視婁天化,沒法子,不得不爾,此之謂苦肉計也。方應物出場之前,總要有個夠身份的鋪墊之人,總不能叫堂堂的士林華選清流名人方大青天為了一個衙役去大鬧錦衣衛罷?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要復還,婁天化咬咬牙,滿懷悲壯的一步一步向鎮撫司衙署大門行去。
  ps:
  拖到現在更新不能怪我,起點后臺一直進不去!今天要補12000字啊啊啊啊,繼續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