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601 太后有旨

在方應物眼里,宛平縣陶知縣只是個很無謂的小人物,如今忽然意外得知張貴居然落到廠衛手里,更沒心思和陶知縣逞威風了,轉身離開了縣衙。
  方應物可以肯定以及確定,有人不惜使用廠衛抓走張貴,必然是為了自己。對方到底是誰,陶知縣或許應該知道,但是他肯定不會說出來,問也白問。
  之前對方完全是暗陰謀行事,自己根本毫無覺察,如果一直這樣下去,說不定刀架脖上還懵然不知。只是卻不料被婁天化誤打誤撞的把自己引到縣衙,然后陰謀才露出了一絲馬腳。
  想到這里,方應物頓生如履薄冰之感,在這名利場,真是一刻也不得放松,說不定就從哪里冒出幾只暗箭。
  方應物又想道,如果張貴是被廠衛提走了,那么大概此刻已經落到了哪里?如今西廠已經沒了,廠衛只有東廠和錦衣衛,應該不會在東廠。
  東廠雖然地位高但規模比錦衣衛小得多,如果有什么消息,何娘應該會知道。而自己不久之前才見過何娘,何娘又是認識張貴的。若張貴真進了東廠,何娘不會不對自己說。
  既然張貴不在東廠,那成是被捉到錦衣衛了,想明白這點,方應物反而有些頭疼。若是在東廠,還能靠何娘去辦事,但在錦衣衛里完全沒人可使用啊。
  還是那句話,假如汪芷這個殺千刀的死太監在京就好辦了!方應物在心里默默的又把汪芷大罵了一通。
  廠衛確實有一體化趨勢,但廠衛內部各家地位高低則要看指揮使和廠督之間的權力大小。
  在如今。比較強勢的錦衣衛前指揮使袁彬、萬通或去職或病故,東廠這邊三年前由赫赫有名的權閹汪芷取代了尚銘執掌。
  此消彼長之下。又加上汪芷有意識的苦心經營,東廠地位已經大大高于錦衣衛。錦衣衛要聽東廠招呼。
  東廠提督汪直一句話下去,錦衣衛里誰敢不聽?放張貴出來這種小事簡直不值一提。
  但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方應物現在從哪里去找汪廠公這一句話?讓何娘派人去薊州鎮送信,只怕回來時黃花菜都涼了。
  后面幾位隨從都知道方應物的習慣,此時沒有說話,免得打擾了方應物的思路。
  王英和方應石還好,十分淡定,追隨方應物這么多年,不知見過多少風浪。也不差這一次了。
  唯有婁天化心里糾結萬分,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什么心情。
  按理說,東家遇到了陰謀,婁天化本該為了東家憂心忡忡、憂慮萬分、憂愁不解才是。
  可是他又忍不住得意,這次陰謀是因為他才現形的(雖然有點誤打誤撞的因素),不然東家還被蒙在鼓。所以他算是立了一功,又大大表現了一下高度的敏感性。
  所以當方應物回過頭來打算與婁天化說話時,看到的是一幅很怪異的神態,擠眉弄眼的不知道是想哭還是想笑。
  “你的臉抽風了?”方應物很奇怪的問道。
  婁天化小跑兩步上前答道:“沒......不!就是抽風。有點抽風,這臉皮忽的不聽使喚了。”
  然后他又提醒方應物道:“東家要盡快有所行動才是,否則容易遲則生變。”
  方應物點點頭,婁天化這個提醒很有道理。在縣衙鬧了這一場。對方肯定很快就會知道陰謀已經露出馬腳了,必然要有所應對,那會讓自己這邊更加難辦。
  所以自己應該盡快行動。越快越好。方應物又略加思忖,便吩咐道:“去何娘酒家那里!”
  一來讓何娘去給汪芷報信。叫汪芷盡快滾回來,死馬當活馬醫了;二來何娘跟著汪芷混了幾年。對廠衛情況熟悉,叫她想想法。
  縣衙在北城,何娘酒家在東城,方應物一行只得費一番力氣繞過皇城,來到東安門外。
  酒家生意還是這么冷清稀爛,不知道一年要賠進去多少銀兩。何娘正百無聊賴的支著下巴,趴在柜臺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扒拉著算盤珠。
  聽到腳步聲,她抬起頭來望向門口,臉上的憊懶神色登時一掃而空,仿佛換了個人,陡然間容光煥發、神采奕奕,掩著嘴笑道:“今天是什么風又把方老爺吹來了?回京之后方老爺日程緊張,竟然能到奴家這里兩次,實在是讓奴家受寵若驚哩!”
  前面不便說話,兩人便來到后院樹蔭下。方應物才開口道:“不要說笑!我是要找你辦事來的!”
  “呵呵呵呵,奴家明白。”何娘拋了個媚眼,一只手不老實起來,“小哥哥今天要怎么辦?用什么花式?”
  方應物無語,拍掉何娘的嫩白祿山之爪,“嚴肅點,說正事呢!不要動手動腳的!”
  何娘笑吟吟的問道:“方老爺還有什么正事要吩咐?”方應物便吩咐道:“你和汪芷應該有聯絡罷?請你馬上派人給汪芷送信!”
  何娘又問:“信里說些什么?”方應物答道:“叫她用最快速度滾回京城,能有多快就多快!”
  “汪公臨走之前,曾經發下話,如果方老爺你叫她回來,那要請方老爺先答應一件事,從此不許追究她先前的過失,只當什么也沒發生過。”何娘忽然想起什么。
  方應物愕然,汪芷居然早料到這一步,留下這話來討價還價。不過他現在哪還有心情追究汪芷的過失,很果斷的一口答應下來,反正以后能反悔。
  “可以!讓她速速滾回來就行!”然后方應物又道:“還有另外一件事,因為汪公不在京城,看你能不能想想法。”
  何娘頗為意外,眼珠滴溜溜轉了轉,輕聲叫道:“可巧了!奴家也有件正事要求到方老爺。”
  不等方應物主動詢問,她便說了出來:“奴家那個幼弟,方大老爺你是知道的。如今他讀了幾年書,小有所成,但也不能悶著死讀書,總要出來交游同道。
  聽說京師壇首領李東陽李學士府里,大堂上每日都有名流薈萃高談闊論,方老爺能否送他進門去見見世面?”
  方應物皺眉道:“何必舍近求遠費那個力氣?李學士號稱壇宗師,往來賓客里高手太多,他去了也未必顯得出什么。
  改天給他找個老師,在士林算是有了跟腳淵源,以后再跟著我見世面不就行了?總能給他一條出路。”
  何娘嘿嘿一笑,“奴家害怕小弟被你帶壞了,跟著你實在不大放心......還是叫他去李學士那里熏陶長進好了。”(未完待續。。)
  ps:。。。昨晚寫別的東西,更新又沒補上,且欠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