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00 殿里殿外

方應物又看了看崔總班頭“畫”過“押”的文書,很不文雅的拍拍屁股準備走人。不過沒走幾步,便聽到婁天化在后面小聲叫道:“出來了,出來了。”
  方應物轉身看去,卻見儀門里面甬道上,有幾名隨從簇擁著一位七品官員出來,想來就是接替自己的那位知縣了,似乎是姓陶。
  看陶知縣體態肥胖,疾步追過來很費力氣,方應物便很好心的停下來。等他到了近前,便問候道:“陶知縣久仰久仰!外面動靜如此之大,你這知縣也不露面,本官還以為你鐵心縮了頭不敢出來......”
  陶知縣忍不住在心里大罵了幾句,如果能不出來當然不愿出來,一開始打得就是將方應物拒之門外的主意。畢竟方應物出了名的難纏,不直接見面是上上之策。
  但方應物做得實在過火了,說是欺人太甚也不為過,如果還縮著不出來,他這個知縣還有什么臉面和威信可言?
  陶知縣先喘了幾口氣,然后指責道:“方大人你身為前任,離任之后卻返回舊地,耀武揚威的咆哮公門,毆打公差,也不怕壞了規矩么!傳了出去,只怕有礙于名聲罷!”
  方應物反問道:“陶知縣你無緣無故將人下獄,難道就合乎規矩了?”
  陶知縣便答道:“此乃本衙內部之事,自然有本官做主擔責,外人不便與聞,與方大人你更無關。方大人你若強行干涉,實在越過了界。到哪里也說不通!”
  方應物一時語塞,陶知縣這話很有道理、太有道理了。他方應物再牛氣沖天,論理也不該直接插手別人衙門里的事情。
  雖然被下獄的人是他方應物的親信。里面肯定有些見不得人的貓膩,而且也讓他方應物臉面有點掛不住。但這畢竟是臺面下的事情,不好公然當理由說出來。
  故而方應物只能揮了揮手里的文書,有些強詞奪理的說:“誰跟你講規矩?本官講的是王法!
  你胡亂枉法,擅自將人下獄,本官也許管不到,但朝廷里總有能管到的地方。”
  陶知縣很強硬的答道:“此乃本縣分內之責,本縣自有計較,不勞方大人費心。”
  婁天化突然閃了出來。對陶知縣問道:“我家東主聽說故人下了獄,前來探望故人總是可以罷?難道宛平縣縣獄格外與眾不同,沒有準許探望的規矩?”
  方應物心里贊了幾句,這婁天化雖然胸無大志得過且過,但還是可用的,也就不計較他又亂用東主這個稱呼了。
  陶知縣瞪了婁天化幾眼,當初也不知道婁天化與方應物還有沒有往來,擔心抓了婁天化會惹得方應物注意,從而打草驚蛇。所以只將婁天化趕出縣衙了事。
  張貴被下獄這事本該也是嚴格保密,不想驚動縣衙外面,誰他娘的知道這婁天化又是從什么地方得到了消息,還將方應物給引了過來。早知道該連這婁天化一起抓起來!
  想來想去,陶知縣咬牙切齒的答道:“本縣縣獄,不許探望人犯。”
  嗯?敏感性一向很強的方應物忽然覺得不大對勁。他本來只是覺得張貴被下獄略有蹊蹺。外加臉面掛不住,又閑著沒事干。所以過來抖一抖威風,想法子將張貴撈出來。
  但是看到這陶知縣這個連探望都很忌諱的態度。便感到其中非常可疑了。
  殺人不頭點地,張貴能犯什么滔天大罪?他方應物與陶知縣又有什么深仇大恨?何至于探監都不允許?
  再說他方應物正是當紅時候,碾壓一個區區知縣實在是輕輕松松,這陶知縣就算不巴結自己,也沒有必要故意得罪。若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實在是反常。
  故而方應物又疑惑的問道:“之前我與你有過來往么?除了今天,與你是遠日無仇近日無恨,你陶大人不覺得自己的行徑很奇怪么?”
  陶知縣繃住了臉答道:“縣衙之內,本官乃署印正堂,什么都可以做主,有何奇怪?”
  方應物不動聲色的端詳片刻:“你害怕了?”陶知縣拱拱手:“若無他事,不送了!”
  方應物環視周邊,有不少胥吏都還在遠處看熱鬧,而且大都是很眼熟的。畢竟他才離任一年時間,鐵打的胥吏流水的官,更新換代沒那么快。
  方應物對婁天化耳語幾句,然后婁天化便上前,扯著嗓子喊道:“諸位有誰知道張貴在獄中的狀況?可以私下里找我告知,方大人必有重謝!”
  眾胥吏聞言竊竊私語,盤算其中得失。如果私底下轉告給婁天化又能不被縣尊知曉的話,貌似還是很劃算,可以一試。
  方應物讓婁天化留下了話,又挑釁般看了陶知縣幾眼。正要走人時,卻見有個衙役排眾而出,追上方應物高聲叫道:“方大老爺請留步!”
  陶知縣臉色很難看,本縣的衙役里,竟然還有不在乎他這個知縣,公然與方應物去搭話的!
  又見這衙役對方應物行禮道:“小人趙祥,是縣獄里的牢子。有話要稟報方大老爺。眼下那張班頭已經不在縣獄中了!”
  方應物訝異道:“不在縣中,又是去了哪里?”
  趙祥又答道:“前日張班頭被提走了,去了哪里不知道。但據小人所見,提走張班頭的人貌似官軍,從氣焰猜測可能是廠衛鎮撫司人物!”
  廠衛?方應物愣了一愣,萬萬沒想到這么一件簡單的小事情,最后又牽扯到廠衛。
  這絕對不是簡單的小事情了!也絕對不是陶知縣新官上任三把火,故意排除異己的事情!肯定有人項莊舞劍志在沛公,自己就是那個沛公!
  醒過神后,方應物不由得冷笑連連,朝向陶知縣問道:“你方才說,縣衙之內皆由你做主,那將人犯給了廠衛是何道理?敢問陶縣尊,廠衛是以什么名義提走的人犯?”
  陶知縣此時臉色大變,啞口無言,額頭汗如雨下,但凡是陰謀,只要被發現了,那多半就不成了。想到自己將來的下場,陶知縣面如死灰。
  方應物轉而又對趙祥道:“你將縣獄牢子辭掉罷,本官保舉你去都察院天牢當牢頭!”
  趙祥連忙應聲道:“謝過方大老爺!”(未完待續。。)
  ps:這章是為了昨天下午爆照發的,今天還有一章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