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60 終于派上用場了

雖然道試與三元宰相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但提學官的怪異舉動,卻將商閣老變成了不浮于水面上的重要角色。所以他的表態很重要,眾人都想知道商閣老對此態度如何,或者說更期待商閣老非議一番。不怪眾人關心這些,名門世家都是不喜歡糊名的。要知道,試卷卷頭上填寫姓名不僅僅只是姓名,還要注明父母和業師。
  如果不糊名,那么對于世家子弟而言,在試卷上展示出身就是加分項了,天然比寒門子弟受照顧。而且就算請托推薦也容易操作,不然考官能分得清是誰?
  卻說在眾目睽睽之下,商相公不動聲色,與左右老友道:“老夫倦怠久矣,所以才將幼年讀書時的仙居書院改名為倦居書院。今日不談惱人的功名之事,只談風月,開懷暢飲,諸君莫嫌招待不周。”
  這是徹底不予置評的態度,眾人又在商閣老臉面上什么也看不出來,也只得作罷。
  方應物在角落里暗暗感嘆,商相公不愧是在內閣十八年的大人物。雖然他和藹可親不拘小節,但打了幾次交道后,發現他心中所思從來不輕易讓人得知,始終猜摸不透——這可能已經是他的習慣。
  后續菜品陸續上來,方應物放眼看去,只是平常農家菜肴,十分低調簡單。別的主人家若是如此,那就成了慢待客人,但商閣老如此就是品位脫俗、儉樸自制。
  宴席在午后結束了,眾人紛紛告辭,酒后微醺的商閣老在自家兒孫扶持下,親自一一作別。
  方應物排在人后,正為今日一無所獲而發愁,想著自己心事時,忽然有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走到他身前,留客道:“家祖吩咐過,方朋友路程遠,若到天黑走山路比較危險,所以今日請留宿一晚。”
  隨即方應物被引著來到了此處書院的后院廳中,不知道等了多久,卻見商相公被家中仆役扶著進來。
  方應物連忙上前重新見禮,商相公擺擺手道:“無須多禮。”
  商相公坐在了寬大的太師椅上,接過醒酒茶,低頭小飲幾口,然后才對方應物道:“老夫聽人說過幾句,去年七月時,你曾在城中茶鋪里議論道:權閹汪直沒這個本事逼迫老夫致仕,其他閣老跟腳都在宮中,這里面水很深......”
  “是小子輕狂了,一時放肆議論。”方應物尷尬的臉色發苦,雖然自己沒說什么出格的話,但背后議論被當事人聽到總免不了有幾許尷尬。這話怎的就傳到了商閣老耳中?不知是好是壞,言多必失、言多必失啊。
  商閣老又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卻輕輕放下,另起了話題道:“天下科舉,兩京最重,非翰林不得為提學官,其次便是江西、浙江等處。
  本省新學政李士實是江西人,老夫記得他之前任刑部郎中,不過此人科名不彰,成化二年丙戌科三甲第二百二十九名出身。”
  方應物睜大眼睛,茫然無知,仿佛不明白商相公東一句西一句的到底想表達什么。不過他老人家的記憶力當真超群,誰是十二年前的三甲第二百二十九名這種事都記得。
  商閣老瞥了方應物幾眼,輕輕吐出三個字:“別裝傻。”
  “是,是。”被看破的方應物有點窘迫。閣老應該文雅一些,明明用“別藏拙”三個字更合適,卻非要說“別裝傻”,這也太不給他這小朋友面子了。
  本來方應物沒有對新提學官有太多想法,除了心里時常吐槽他四十年后當大反賊這種奇葩事件。但剛才聽閣老說過那些話,他便暗暗醒悟到很多。
  浙江是天下前幾位的科舉大省,更是人文薈萃之地。雖然沒到兩京提學必用翰林的地步,但提學官人選也是需要有幾把刷子的,不然如何鎮得住場面。
  另一方面,浙江省提學官那是人人都向往的清流美職。原因很簡單,浙江人才多,出的高官也多。去浙江當三年提學,主持一次鄉試,收百來個高質量門生,將來就是一筆寶貴的人脈財富,甚至能蔭及子孫。
  但這李士實不過是三甲還倒數的進士,在進士層面里是最低檔次了,之前又只是在刑部這種不夠清流的部里做事。卻能一躍而為浙江省提學官,跨度明顯有點大啊......
  再說李士實是江西人,不可能回江西當提學。浙江提學幾乎是他唯一能得到的最好學政職務,結果偏偏他就能遇到這個唯一,要說是運氣也太巧合了點。
  與當今朝中三閣老聯想起來,更覺得內幕重重。李學政到淳安來,真是像普通人所想的那樣,是拍商閣老馬屁來的嗎?
  方應物不想表現的太過于心計深沉,沒有將種種分析宣之于口,只言簡意賅的說了一句“事有反常即為妖”,表示自己經過點撥已經感到不對勁了。
  商輅見方應物放下了遮掩,不再繼續裝傻,點點頭道:“孺子可教也,雖老夫不知道你從哪里得到的消息,但你仿佛對廟堂之事多有心得?可謂是: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你看當今世道,到底如何?”
  方應物答道:“當今世道,忠直之士見放,不是流于偏遠就是閑置南京。至于朝堂之上......和光同塵而已。”
  “和光同塵?這個詞用得極好,一語道破了廟堂現狀。”商閣老細品道。
  方應物忽然變得很熱血,慷慨出聲道:“恃寵為惡豈能長久,正義終將到來,光明就在前方!寒冬已至,陽春還能遠乎!”
  商輅擊節贊道:“善!吾輩讀書人,所學不為故紙堆,就當經世濟用。老夫觀你之詩詞,還以為你小小年紀便早生慧根,所以早早看透世情,可能有隱居山林避世之思。看來也不完全如此。”
  至此商相公微微自得,覺得自家伯樂水平真不低,到了晚年還能沙里淘金、慧眼識人,在茫茫人海中發現了方應物。以此子的見識、才華和處事手段,前途不可限量也!
  于是他忍不住進一步考校道:“老夫出道題,你在此制藝一篇,給老夫看看。”
  一個時辰后,夕陽西下,透過窗戶照射出長長的人影。
  商相公滿懷期冀的捧著方應物剛剛答出的八股文,但只粗粗掃了幾眼后,很是滿臉疑惑的問道:“你是如何通過縣試和府試的?”
  縣案首、府試第二的優秀童生方應物羞愧的低下了頭,無言以對。
  --------------
  補完這章,求推薦票!周一要上首頁榜!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