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第六章請借縣志一閱

如果生性平淡喜靜,只圖衣食無憂、平平安安的度過這輩子,那么入贅只有獨女的王大戶家、守著美貌娘子、在這僻靜的花溪兩岸逍遙自在,倒也是一個可以考慮的選擇。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方應物很想去看看,故而他絕不愿將自己拘束于這山村中的。一旦入贅,不僅社會地位劇降,而且也失去了自由身。
  此時方應物身處郁郁蔥蔥的半山坡上,眺望遠方連綿林立的青翠山峰,自信的笑了笑。投胎到偏僻山區的小縣里,也不見得是壞事,至少人才競爭激烈程度低,容易出頭,他的底氣就在這里。
  其實對于淳安縣的人才特別是科舉人才競爭問題,方應物徹底判斷錯了......他雖然是歷史專業,但相對仍是比較宏觀的,不可能對浩如煙海的所有地方史志都了然于胸。不過一個人有希望不是壞事,總比絕望好。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打發走了王家小娘子,又回到水田邊,心里仍在思考自己的前程問題。忽的耳邊卻響起一聲大喝,打斷了他的思路,“小潑才!半日沒有看著,果然在這里偷懶!”
  方應物順著聲音望去,卻是神情極其不友善的叔父。正當他愣神時,叔父已經怒氣沖沖的走到了面前,揮舞著蒲扇大的巴掌,口水幾乎要噴到了臉上。
  “大少爺吃白飯吃不夠么,別是投胎沒眼力投錯了人家!地里活計忙得很,你還有心思東游西蕩偷懶耍滑!”
  方應物愕然望著叔父,這才多大的事情,他老人家至于發這么大火么?
  話說方清田小算盤打得很響。首先,如果不事生產的侄子去了王家當贅婿,他就少了一大負擔,并且二房能夠徹底獨占八畝田地了。
  其次,如果侄子扭著性子不肯答應王家,那他已經被斷了讀書路子,就得下地干活,家里算是多了一個近乎免費的勞動力,只用管幾口飯便可。
  可今天才是插秧第一天,方清田就看到侄子在田邊故意偷懶浪費農時,連個水都沒沾上,頓時感到小算盤受挫、火上心頭么。
  侄子磨洋工,損失的可都是自己的!想到這些,方清田嘴里又不依不饒的責罵道:“你這吃白食的討債鬼,還在這里裝死!”
  泥人也有三分氣性,更何況性格有幾分清高傲氣的方應物。他這叔父才剛剛見過兩面便罵了他數次,平時如何也可想而知。
  當即他毫不客氣的反唇相譏道:“叔父說話放尊重些,仔細算起賬來,誰欠誰的債還說不好。小侄算來算去,非但不是吃白食,只怕叔父還要倒找小侄幾石米!”
  方清田見侄子膽敢沒有尊卑上下的還嘴,勃然大怒。旁邊幾個也要去下田的鄉鄰見到叔侄在這里對峙,便圍上來勸道:“有理講理,休要傷了親戚和氣!”
  也有人說:“小哥兒,你叔父罵你幾句,算得了什么,且忍過罷。你歲數也不小了,不可偷懶好閑惹家中長輩生氣。”
  看著人多,估摸著叔父不敢動手,方應物冷笑幾聲道:“鄉親們都在這里,小輩我要講一講理。這八畝田乃是祖父傳下,兩房從未分割過,算得上是公產。細論起來,田中所出,理當一家一半是也不是?”
  “合該如此,不過你家素來是二房清田老兄種地的,哪有平分的道理。”有人議論道。
  方應物繼續說道:“不錯!確實都由叔父種地,那么折合起來有一半四畝是你們二房自種,而另一半四畝便等于你租佃了我們長房的!只不過這筆賬多年不算而已!
  按照時情,租子是五成,所以應當有四畝地的一半收成作為租子歸長房所有。以每畝一石半收成算,論理叔父你每年該給長房三石米糧為租子!”
  聽到這里,方清田臉上變了色,周圍鄉親也挑不出什么理,默不作聲。
  最后方應物理直氣壯的總結道:“小侄我每年所食,斷斷是不夠這三石的,叔父反倒還賺了些。所以叔父你口口聲聲辱罵小侄是吃白食的,有何道理?說得不好聽些,小侄在叔父家里白吃白喝也是理所應當,甚至吃的還不夠!”
  幾位圍觀的鄉親嘖嘖稱奇,這應物小哥兒今天開了竅么,心思如此靈光,算賬也算的如此迅速。
  對四畝水田的一半收成是多少,也就是四乘以一石半再除以二這個高深的算術問題,他竟然短短瞬間、不假思索就得出了結果,實在是令人驚嘆!
  如果應物小哥兒再年輕個五歲,便可以當神童報到縣里去了,有人如是想道。
  這些道理,方清田還真沒想過,向來只覺侄子白吃白喝占他的便宜,卻斷然忽視了八畝地并非全屬于他,至少有一半是長房的。
  而且他還有個想朦朦朧朧占小便宜的心思——反正兄長都當上秀才吃皇糧了,當然應該讓著點刨土吃飯的弟弟,誰叫他有出息呢。
  “牙尖嘴利的小崽子!”占小便宜的心思被侄子當眾揭破,方清田惱羞成怒起來,臉紅脖子粗的擼起袖子就要動粗。
  方應物連忙往人群后面躲閃,這時又有位老人家路過,喝道:“你們成何體統!”方應物望去,卻是本家健在的爺爺輩中年紀最長的一個,稱作二叔爺的。
  只見二叔爺走了過來,不分青紅皂白的對方應物斥責道:“方才我都聽得仔細,你小小年紀便目無尊長,想要游手好閑么?我這把年紀還要下田務農,你又有什么做不得的!你們兩房本為一家,理當和睦無間,像你這般斤斤計較許多作甚?”
  面對二叔爺不分青紅皂白的維護叔父,方應物心中憤憤然,不知他老人家是真糊涂還是假糊涂。只盯著他懶惰有什么用處?難道他看不出問題根本在于,叔父企圖把他當成比佃戶還便宜的勞動力使用么?
  但不滿歸不滿。方應物卻不便頂撞這種管事的老輩,不然此時眾目睽睽之下和爺爺輩吵架,傳出去有礙自己的形象和名聲。
  雖然這叔爺是老糊涂,但也代表了鄉村凡人界的規則和秩序,是方家宗族領域里的頂尖存在,方應物這個小字輩無法挑戰。除非他具備了打破領域束縛的實力,比如像他父親那樣考中秀才。
  也許村中老頭子就是如此水準,方應物感慨道,只能先忍著了。同時他也沒忘了自我安慰,自己與這些眼里只有三瓜倆棗的村夫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何苦沒完沒了的計較。
  和這些糊涂蛋扯不清,神龍不與凡人共語!所以......還是先下水田插秧罷。
  其他人見狀便都散去了,清官難斷家務事,這其中的是非曲直,外人能說什么?
  一晃到了夕陽西下時,方應物最終被逼著做了整整半日農活,直累的腰酸腿軟。當他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到村口時,卻遇到了堂弟方應元。
  堂弟是從鄰村社學那里回來的,想到這里方應物心里又是說不出的氣憤。方應元也曉得堂兄心里塊壘,被堂兄目光盯得心里惴惴,也不敢搭話,一溜煙的跑回了家中。
  今天十分疲倦勞累,方應物忍不住上了床先睡了一小覺。再睜開眼時看向窗外,天色微微黑了,此時肚中空空這個問題凸顯起來。
  方應物起身下床,出了屋門,在昏暗的光線里卻見有個二十六七、相貌平平的“年輕”婦人端著鐵鍋,在院子中倒掉了刷鍋水。
  方應物從記憶中得知,這個倒掉刷鍋水的婦人正是嬸娘。她回過身來,猛然看見大侄子悄無聲息的立在東邊屋檐下,黑暗中目光幽幽,當場嚇了一跳,連忙端著鐵鍋低頭匆匆進了自家屋內。
  心里有鬼見不得人才會這樣!方應物不屑的哂笑道,準備覓食填飽肚子。
  等等......嬸娘倒掉的是刷鍋水?那就表示鍋里的東西已經被吃完了?也就是說,晚飯沒了?
  方應物明白了,看來叔父一家子吃晚飯時沒有叫上自己,這絕對是叔父對于今天自己膽敢頂撞的報復!
  更何況現在可是青黃不接的春季,有一頓沒一頓的,窮人家心思肯定能省一點是一點,能省一碗是一碗。某人自己在飯點睡覺,那就表示他不吃飯了。
  方應物側頭又看向廚房,如果他沒看錯的話,廚房的門是鎖上的,防的是誰簡直一目了然。
  方應物的鄙夷笑容突然僵住,頓時氣也打不出一處。這是什么鬼日子,一天來連飽飯都混不上!
  以他的涵養,不至于去院中指著西廂房破口大罵,但也忍不住在心里咒罵起來。叔父這家子也夠極品了,真真典型的小人物小算盤做派,他們的眼光也就巴掌這么大!活該一輩子受窮!
  方應物認為自己占著理,作為長房代表,理當享受每年三石米糧的待遇,這足夠頓頓飽餐的!但此時空占著理毫無用處,叔父一家就是不給他飯吃,秀才遇到兵,他能奈何?
  明明是在自己家中,卻好似寄人籬下一般,困居于此為三頓飯發愁,時運也太不濟了!韓信還有漂母贈飯,可誰來給他送飯?
  方應物拉不下臉去討飯吃,簡直夏蟲不可以語冰!他一賭氣回到屋中時,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摸索半天,也尋不到燭火之類的照明物事,不知是今天第幾次發出感嘆,這生活質量太慘不忍睹!
  很明顯,叔父一家打的主意就是要迫使他低頭并下田充當壯勞力干農活,用他肯定比招長工或者短工便宜。
  而他對此是堅決抗拒的。一是不愿意被占便宜當近乎免費的老黃牛,二是不想那么累,三是還殘余有前世的清高心態。
  在各種胡思亂想中,方應物昏昏沉沉的又睡著了,他今天實在是太累了。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