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98 奉旨之人(上)

及到次日,一大清早方應物便起身出門,準備在進宮面圣之前出門躲一躲。因為他發現,想在家里躲著不見人是不可能的,就好比青樓里的姑娘哪有真不賣身的?
  如果再來幾個類似于大舅哥或者毛弘老前輩這樣的人,那他的日就沒法過了,還不如早早自行了斷。
  方應物叫上王英和方應石兩人隨從,才走到大門口,便發現有個眼熟的人在大門外探頭探腦,不是許久未見的前縣衙師爺婁天化又是誰?
  話說方應物從宛平縣離任后,接了督糧江南的差事,而當時聘請的幕僚婁天化因為老母重病不便離京。
  又加上婁天化當了三年知縣幕僚,在宛平縣縣衙人脈已然成型,靠著包攬詞訟、代人辦事之類的活計也能吃上飯。所以他暫時辭了方應物這邊的束脩,沒有跟隨方欽差南下。
  王英與婁天化較為熟稔,看到婁天化忍不住調侃道:“婁先生許久不見!聽說你這半年在宛平縣縣衙吃的盆滿缽滿,脫貧致富可喜可賀,該做東道!”
  婁天化先對著方應物行過禮,然后才苦著臉道:“莫要說笑了!前日不知怎的惹惱了新知縣,他判了在下一個攬事生非、攪亂公門的罪名,將我打了十板趕出來,并勒令今后不許再進縣衙。”
  方應物哈哈一笑,“你活該!沒聽說過一朝天一朝臣的道理么,新知縣上任,怎么會容忍你這樣的前朝遺老在縣衙里呼風喚雨。”
  婁天化辯白道:“在下并沒有呼風喚雨。只是憑著幾年攢下來的交情混口飯吃而已。”
  方應物步出自家大門,卻停住不動了。自己現在該去哪里?按原本計劃,回了京城后。見過自家父親、老泰山劉棉花、好友項成賢等人,下面就該去拜訪一干同鄉官員和房師李東陽了。
  可是自己眼下這個非常狀況,能去找朝廷人么?無論見誰,都免不了被人矚目和議論罷?
  最要命的是,今天別人大概都在衙門里,而自己卻招搖過市的去官吏扎堆的衙門,想想就頭疼。
  自己出去是為了躲麻煩的,如果拜訪其他朝廷大臣,那就不是躲麻煩。而是自找麻煩了,甚至還會給別人帶來麻煩。
  所以方應物出了自家大門就愣在這里了,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為好。
  方應石和王英等了又等,不見方應物發話,便問道:“要往何處?”方應物搖了搖頭,嘆道:“似乎無處可去。”
  這時候,婁天化突然插嘴道:“東家可否知道,你在宛平縣時提拔的那個總班頭張貴前幾日已經下獄了。”
  這話將方應物的注意力引了過來,他也懶得管婁天化為什么又開始叫東家。只忍不住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張貴做了什么,怎么會下獄?”
  婁天化答道:“具體就不曉得了,似乎也是由新知縣下令,才會被下獄勘察的。”
  聽到這個消息。方應物心里很不舒服。他又看了婁天化幾眼,沉吟片刻,便吩咐道:“今日左右無事。就去宛平縣衙瞧瞧!”
  張貴是方應物當知縣時的親信,甚至可以說是心腹親信也不為過。在方應物離任之后換了新知縣。張貴若是被冷落閑置,也算正常。
  還是那句話。一朝天一朝臣,新知縣總要用新的自己人。所以張貴也沒道理一直當紅人,但是如果被下大獄,那就不太正常了。
  當然如果張貴犯了十惡不赦、遮掩不住的大罪,又是另外一回事,下獄被懲治也是活該。
  可是連婁天化也說不出個一二三,那便足以說明張貴并不是這種情況。在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的情況下,張貴便被知縣下獄,這就有點叫方應物不爽了,豈不說明了他方應物根本罩不住人?
  一邊走著,王英和方應石與婁天化不停議論著:“那知縣真如此糊涂?常言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張貴好歹也是咱們方老爺用過的親信,咱們老爺又沒有失勢,怎的隨隨便便就把張貴下了獄?這不是讓咱們老爺臉面掛不住么?”
  “就是就是!咱們老爺一不是離京任職,二不是貶謫降官,甚至還位居科清要,三不是家里倒霉,大老爺和劉府相爺都還在位,那新知縣只要稍微懂事,也不能如此做事!”
  “新官上任三把火是應該的,但也要有個限度,這樣過了頭就不好了。在下也不知道那知縣是如何想的。”
  從家門口到宛平縣縣衙的這條道路,方應物已經走了三年,很是熟門熟路。今天春光尚好,他懶得乘轎,只當是散步逛街了。
  到了縣衙大門外,門口的禁卒卻先瞧見了最為眼熟的婁天化,遠遠地叫道:“婁先生!縣尊大老爺說了,不許你再進縣衙大門一步,你怎的又來了?不怕被打斷腿么?”
  婁天化冷哼一聲,橫移兩步,正好站在了方應物身后。那卒這才發現,婁天化旁邊的人原來是前縣尊方應物。方才只顧得看眼熟的婁天化了,沒注意到別人。
  方應物當了三年鐵腕知縣,至今余威猶在,那卒下意識一哆嗦,縮著脖不敢再說話了。
  眼下方應物身上是便服,沒有穿出妨礙行動的官袍,不然周圍全都得忍不住對他跪地磕頭了。
  穿過縣衙大門,方應物又來到儀門外面。這縣衙大門一般是可以隨意進出的,但儀門之內是縣衙各房和大堂所在,不能輕易出入。
  便有把門的衙役壯著膽,對方應物詢問道:“方大老爺今日前來,有何貴干?小的替方大老爺傳話去。”
  方應物很平靜的答道:“本官是來尋那張總班頭的,有幾句話想要與他說,你行個方便。”
  那衙役本能的感覺到前縣尊大老爺來者不善,陪笑道:“如今總班頭已經換了人,不再是張貴做總班頭了,方大老爺還要見么?”
  方應物假意驚訝道:“換人了?那也要見一見,今天就是來見縣衙總班頭的,無論是誰當這個總班頭!”
  把門的衙役似乎在方應物面前撐不住了,連忙道:“如今的總班頭是崔大爺,眼下正在衙里,小的便去傳話!”說罷,他便一溜煙的向縣衙里面跑去。(未完待續。。)
  ps:下一章明天上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