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97 還不動手

卻說方清之瞪了眼兒子,剛要說什么,然后聽到方應物重重咳嗽一聲,便被打斷了。
  方清之對方應物的失禮略有不滿,還沒有發作,卻見方應物對太子道:“儲君宅心仁厚,不知如何樣的認錯改過?”
  而太子朱祐樘支支吾吾,一時沒有答上來,神態也頗為不好意思。放眼天下,有資格接受東宮太子認錯的并為太子改過背書的,也只有天子與內閣了。
  但是真要讓朱祐樘立刻就去找天子或者內閣低聲下氣的認錯,他還是感到面子有點過不去。
  如此方清之忽然隱隱有所悟,原來太子也是有“放空炮”的嫌疑......自己方才干脆利落認了“擅闖”的錯,太子和苗公公卻無法處置;此后苗公公在自家兒子的擠兌下,向太子跪地求饒,討得太子原諒后也無法處置;
  而最后太子再來幾句嘴上的漂亮話承攬了全部責任,如果不較真落實問題,目前暫時還是無法處置,難道還能強拉著太子去內閣或者天子面前?除非他方清之想要不顧大局的掀桌子了。
  然后整件事情似乎就可以在一個死循環里糊涂過去了,這就是自家兒子經常說到過的“認認真真走形式”罷?
  想至此處,方清之忍不住唏噓感慨幾聲,在東宮侍班幾年,終于親眼看到一位純良少年也成長為小有心機的人了么?
  方應物此時卻暗暗苦笑,他旁觀者清,認定了苗公公有問題,是別人安插在太子身邊的臥底,但太子卻沒有感覺到,反而有意庇護苗大伴。事實再一次證明。這種忠臣無奈、君上被奸臣蒙蔽的經典評書段子果真是來源于現實。
  如果今天此事糊里糊涂的混過去,事后就別想真正保密了,八成會有消息傳播,而且這個消息一定會對太子和方家父子很不利。至于傳布消息的人。大概就是這位苗公公。
  按下方家父子心思不表。苗公公趁機對太子道:“今日已經不適合晚課,小皇爺可回仁壽宮休息。”
  朱祐樘連忙點點頭同意了:“可!”他也不想繼續在這里糾纏了。目前先這樣罷,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方應物大急,忍不住上前一步對太子道:“苗公公不可信!”朱祐樘微微不悅,拂袖道:“方大人。你可以退下了!”
  方應物走動了幾步,向太子身后看去。此時在太子身邊侍候的內監大大小小有十幾個,苗公公這樣屬于地位比較高的幾個太監站位距離太子很近,而那些地位低一些的,以及連正式內廷官職都沒有的小內監就站得遠一點。
  方應物對著內監們拱了拱手,開口道:“本官剛才進來時,遠遠便瞅見苗公公等幾個人與天子放浪形骸博戲喧鬧。而諸位卻大都侍立在旁邊,并無明顯過錯。
  所以在本官看來,有罪者也就苗公公等數人而已,諸位大多只是適逢其會。縱然太子仁德。苗公公僥幸逃得一時,但也有可能另有追究下來,只怕諸位也要被苗公公連累了,甚是可惜!”
  方應物這話,挑撥離間的意思極其露骨,只要不是聾子都能聽的出來......簡直就差明擺著說,你們可能要被苗公公連累,還不快到本官的碗里來!
  不過苗公公沒有著急,冷笑幾聲后并沒有開口與方應物針鋒相對,只在旁邊看著。在他看來,方應物方才的語言技巧及其拙劣粗糙,傻子才肯為這幾句話便心服口服,而且這還能說明這姓方的開始露怯了,不然為何口不擇言?
  果然如同苗公公所想的,方應物的話幾乎毫無效力,眾位內監不是眼觀鼻鼻觀心,就是向苗公公那邊張望的,沒有人出面與方應物答話。
  很顯然,眾內監對方應物的話并不感冒,更犯不上為了方應物這個不速之客去得罪天天相見的苗公公。
  方應物見自己說話沒人在意,便再次對眾內監開口道:“諸位難道不想將功補過?苗公公蠱惑太子,諸位又何必為他包庇?如肯出面舉報,蕩除東宮奸邪,功在社稷善莫大焉。”
  方應物的話越來越重,已經算得上**裸的撕破臉了。苗公公縱然并不擔心什么,但聽到方應物的話也火冒三丈,誰愿意聽別人當面指著自己罵?
  但苗公公沒有選擇與方應物對罵,剛才的事實表明,面對面的罵仗好像罵不過方應物......故而苗公公轉向太子道:“奴婢沒臉了,求小皇爺為奴婢做主!”
  朱祐樘也對方應物感到有點惱火,便對方清之道:“方先生就是如此管教兒子的?”
  方清之很想回答一句“天上地下,沒人管教的了他......”但未免太不莊重,只能低頭道:“臣會教訓此子。”
  苗公公陰陽怪氣的說:“如果方大人管教不了,宮里大可代勞!小小年紀,終究欠缺些教訓!”
  又吩咐小內監:“將侍衛叫進來,將方應物亂棒打出宮去,另外向內閣傳話,追究他擅闖文華殿之罪!”
  太子張了張口,不過沒有說話,任由苗公公發號施令了。
  文華殿外當值的侍衛進來后,聽了苗公公吩咐,卻面面相覷不敢動手。他們在外面當值時看得真切,方應物可是被陛下身邊太監帶來的,確確實實奉了圣旨到此。
  苗公公叫他們把方應物打出去,這干系怎么擔得起?難道苗公公犯了神經病不成?
  苗公公不明所以,暴躁的叫道:“爾等手瘸了?還不動手!”
  正當此時,方應物忽然對著天空抱拳為禮,喝道:“上諭!命戶科給事中方應物,前來文華殿侍奉太子用膳!”
  什么?太子及眾內監聞言,齊齊吃了一驚!他們知道,方應物肯定沒有膽量這樣假傳圣旨,除非失心瘋了,口中所說的應該都是真的!
  所有人原本以為,方應物只是借著父親的光,找機會在太子面前混臉熟來了,這樣的人之常情并不稀奇。卻沒想到,方應物竟然是直接奉旨前來文華殿!
  通過私人關系來混臉熟和奉旨前來,那完全是兩回事!而且最大的問題是,這道圣旨究竟有什么含義?
  或者說,天子派方應物來文華殿目的何在?眾人不禁陷入了深思中,君威莫測,誰敢輕率?方應物只說奉旨侍奉太子用膳,別人不敢亂問,也只能自行腦補其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