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595 冷場帝

事實證明,小道消息雖然不靠譜的時候非常多,但有時候準確度還是相當不錯的。而且是從靠近權力中心傳出來的小道消息,越是準確。
  詹事府左諭德兼翰林院侍讀方清之從東宮聽到小道消息后的次日,也就是方應物從蘇州府回家的第四天,便有宮中天使來到方家傳圣諭,召方應物兩日后也就是三月九日進宮。
  這堪稱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朝廷上上下下仿佛炸了鍋一樣,議論飚發沸沸揚揚,其劇烈程度甚至比天變發生的時候還要大!
  去年有京師地震,今年有墜星,連續兩年都發生異象,說稀罕也稀罕過了。但成化天子召見大臣進宮,尤其還是乾清門以內的深宮,乃是二十年來都不曾有的事情!
  從天順八年登基至今,今上在位時間約莫二十二年左右,但也只有初期兩三年與大臣互動比較多。
  但那幾年過后,天子地位穩固,內向性子也成了型,感到君臣對答實在刻板乏味,便不喜歡召見大臣了。百官大都只能在朝會上遠遠地看一眼天子,偶有的幾次特例,也都是天子御文華殿召集群臣,同樣出于公事,與朝會差不多。
  當然也有所謂的“臣僚”能進宮面見天子,但無非是宮里供奉的畫師、工匠、書法家之流,被加了莫名其妙的官銜作為恩賞而已。
  因此可以肯定的說,近二十年來,成化天子從來沒有在私底下單獨召見過正經的文官大臣。
  將近二十年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而且是所有大臣心里都感到別扭和芥蒂的事情,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忽然有了突破。這沖擊力確實要超過天變了。
  每個人聽到這個消息后幾乎都不敢相信,那位躲在深宮的死宅男竟然會主動召見大臣?
  對這件事眾說紛紜。一千個人可能就有一千種想法。而且更難得的是,各種議論完全沒有陣營之分,一個清流直臣的想法與一個佞幸小丑的想法很可能是一樣的。
  有的人熱淚盈眶,認為這是天子受到天變的影響,開始親近賢臣正人了!絕對是一個好兆頭,大明朝中興有望!
  有的人高冷客觀,冷靜的認為這是純粹是因為天子感到好奇,就像凡夫俗子聽到了神秘傳聞,總想親眼目睹一下。
  有的人捶胸頓足。嚎叫道這就是大明版本的“不問蒼生問鬼神”,肯定是天子聽到星君下凡的傳聞,所以要召見詢問。圣君如此,國將不國,大明要完!
  無論眾人如何揣摩天子的心思,但揣摩猜測完畢之后,每個人的心情卻是大同小異的,無非是羨慕嫉妒恨而已。不管是什么陣營,不管是忠奸清濁。全然是一樣的心情。
  在成化朝,能進深宮面見天顏,并有幸獨自君臣對答,這機會對絕大多數人而言一生也遇不上一次。別說普通大臣。就是貴為大學士的閣老也一樣嫉妒。
  萬安萬首輔,為了討天子歡心只能偷偷在奏章里夾雜春宮讀物,若能與天子私下里交流。又何至于此?
  另一個大學士劉珝,近年來君恩漸淡。地位急劇下降,但苦于沒機會面對面的向天子求情。只能面對隔閡望而興嘆。聽到仇家方應物竟然能進內宮,簡直嫉妒的要發狂。
  至于清流眾人,無不將此視為留名青史的絕好機會,大有“忠君報國在此一舉”的意思了。
  一時間方家賓客盈門,門外車如流水馬如龍冠蓋云集,門里的大堂門檻簡直要被踏破。京城百姓還有想來燒香拜神仙的,這兩天都擠不進胡同了。
  這么多人來方家看熱鬧,方應物本著“低調”原則,一概不出面,所有應酬都交給了父親。
  其實這也算是幫助父親大人聚集人氣了,作為一個進軍內閣的潛力型選手,人氣名望這種東西永不嫌多。
  但攔得住外人,攔不住親人。從劉府過來的大舅哥劉楓劉大公子沒有去正堂,直接來到西院找方應物。
  方應物見禮道:“稀客稀客,有失遠迎!你不是被老泰山發配到國子監坐監讀書么?今日怎的有空到我這里來?莫非你逃了課?”
  劉大公子擺了擺手:“我特意請了假,來看看妹夫你!”隨后又道:“聽說你要進宮,能不能將我那父親帶上?這是父親讓我來問的。”
  進宮帶老泰山干什么方應物問道:“老泰山怎的會有這想法?”
  “父親大人說,怕你年輕不懂事失了禮,他老人家在旁邊陪著比較穩妥!想必天子也不會責怪。”
  方應物無語,劉棉花算計的可夠真周到。奉詔進宮,自然不能隨便帶人。
  但劉棉花好歹是內閣大學士,宰輔相國級別的人物,又是方應物的長輩,厚著臉皮要跟隨進去,并非是原則性的大事,宮里還真不好攔他。
  方應物正在低頭琢磨時候,卻見王英匆匆跑過來叫道:“大老爺叫秋哥兒你去堂上見客!立刻去!”
  如此方應物只好讓大舅哥先坐著,叫王英陪客,然后整頓幾下衣冠,前往堂上見客。同時這心里也犯起了嘀咕,不知道是什么人來了,父親大人居然讓他必須出面見客。
  登堂入室,方應物看到父親正陪著客人說話,仔細看了幾眼,卻見這客人年紀老邁,又是形容枯瘦、面色蠟黃,宛如重病在身風燭殘年。
  方清之對著兒子喝道:“還不過來見過科中前輩!此乃刑科毛拾遺毛老前輩!”
  聽到父親介紹,方應物登時心神大震,連忙上前見禮。此客人是刑科都給事中毛弘,而方應物名義上的本官還是給事中,所以方清之才會用前輩兩個字。
  這毛弘非常有名,堪稱是現在朝廷里第一諍臣,與便宜外祖父王恕一樣,都是在陛下心中掛了號的超級大刺頭。方應物隱隱然有幾分預感,這毛弘肯定會叫他非常棘手。
  果然,毛老前輩喘了幾口氣,扶著案邊穩住身子,對方應物道:“老夫今日,特為天下蒼生而來!”
  ps:細節還沒有想好,過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