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94 后殿所見(下)

如今方應物處于待察狀態,不用上朝上衙,清早自然不必像其他官員那般辛辛苦苦的從床上爬起來。所以他也不必看時間,只管睡到自然醒即可。
  卻說方應物睡得正香時,忽然被人劇烈的搖晃。一開始他還沒有醒,最后被晃得受不了,方應物睜開眼睛,卻見小妾蘭姐兒在床邊站著。
  “你這是作甚?”方應物口中埋怨著,又伸出手揉著額頭。宿醉之后突然被人用力叫醒,是很不舒服的。”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蘭姐兒指了指窗戶外面,方應物抬頭看向窗外,日頭不算高,便又抱怨道:“昨晚不是說了么,午時用膳再叫我,還是昨晚沒有喂飽你,你按捺不住了?”
  “怪沒正經的!”蘭姐兒嘀咕一聲,又指了指窗外,但青蔥樣的手指略略放低了些。
  方應物再次向窗外看去,卻發現有人立在院首那里,仔細看去,赫然正是父親大人。
  方應物連忙從床上滾下來,套上衫袍,三步并作兩步到了院子里,遠遠地朝著父親問道:“父親大人不去走馬蘭臺,竟然還在家里?究竟有何貴干,非要讓你老人家親自來吩咐?”
  方清之重重咳嗽一聲,斥責道:“有話給你說,別沒個正形!”方應物努力作出嚴肅樣子站好。
  方清之皺眉道:“方才我去東宮侍班,卻聽到宮中內監議論說,圣上有keneng要召見你。”
  什么?方應物結結實實的被嚇了一大跳,一時間瞠目結舌無話可說,自己身上這些流言還真讓天子上心了?
  他這幾天屢屢抱怨周圍人太迷信。卻忘了當今天下最大的一個亂搞迷信的人是誰
  登基以來耗費百萬修建各種寺廟道觀,至今京師中還供養著成百上千的和尚、道士、番僧、方士。周邊得寵之人除了太監就是僧道方士這樣的天子,對神仙事的熱衷可想而知。
  難道自己身上的流言不但能忽悠市井之間的愚夫愚婦。還能把這位天下第一人給忽悠了?
  如果換成別人,特別是劉棉花這類人,說不定要欣喜若狂喜極而泣。
  人人都zhidao當今天子除了公事公辦的朝會外,基本上不會接見大臣,文雅的說,叫做“天高簾遠、君門萬里”。
  宮里宮外完全是隔絕開的,就連內閣大學士幾年也見不到一次天子,更別說其他人了。
  如果有哪個大臣能進宮面見天子,親自與天子對答。那就意味著無限的機遇和keneng。如果這位大臣能經常進宮面見天子,那就立刻變成最炙手可熱的權臣,無論他本來是什么官位。
  方清之也深深明白這一點,所以他看向自家兒子的眼神很是奇怪。他zhidao自己根本管不了兒子,因而完全是抱著平常心,很好奇的來看結果的,不zhidao自家兒子會有什么樣的選擇。
  但在自家兒子的臉上,根本看不到半絲喜意,只見得他在院中走來走去。不停的長吁短嘆、愁眉苦臉
  作為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人,方應物當然比一切人都明白并確定性的做出判斷這不見得是好事和喜事,絕對不能在天子身邊混!
  首先。如果是成化初年,有這樣的機遇,他方應物未嘗不可以考慮另一條路線。反正有二十年時間慢慢經營,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
  可是如今已經是成化二十一年。按照正常歷史進度,天子只有兩年壽命了!這時候抱大腿實在不劃算。只怕大腿還沒暖熱,就要涼了。
  然后就是眾正盈朝的弘治時代,成化年間這些佞幸的下場凄慘無比,能被發配鳳陽種菜的都是最好結局了。他方應物腦子進水了,才會在這個時候加入佞幸圈子。
  其次,他方家世世代代都是混清流的(其實也就兩代),若轉而去走裝神弄鬼的佞幸路線,那么轉型代價太大了,相當于將過往的根基全部推翻,很容易得不償失。
  幾年前有個在六部的進士,因為篆刻技術高超,得到喜愛字畫金石的成化天子賞識,破格提拔到內廷尚寶司,能夠時常被召見。
  但此人卻感到這是屈辱,最后自殺身亡,他方應物羞恥度還能比不過先人?
  第三,方應物很清楚天子身邊都是佞幸小人,身份大抵是太監、僧道、方士這種。
  而他方應物出身士林清華,完全不是那個圈子里的人,甚至還與這個圈子結過仇,如果在天子身邊混,肯定要被小人排斥。俗語云伴君如伴虎,被看成虎的不只是君,還有君周圍的這些人啊!
  綜上所述,方應物就zhidao,絕對不要想著去往天子身邊佞幸圈子里混,那是有去無回、九死無生的道路!
  但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身不由己的時候太多。方應物zhidao自己的最佳選擇,但是面臨天子召見,為人臣者能拒絕么?
  這一點是沒得選,拒絕天子召見那也是非常失禮的行為,君為臣綱是擺在父為子綱前頭的,君父召喚怎么能拒絕?
  故而方應物又只能想道,被召見也沒辦法,只能把握本心、堅定立場了。最haode結果當然就是既不觸怒天子,又讓天子失去對他的興趣。
  這種情況下,如何君前對答真是個有技術含量的事情,不但要小心天子,還要提防天子左右的小人。
  在天子左右侍候的人,肯定不是懷恩這種忠直正經的太監,多半還是梁芳、韋眷、李孜省、鄧常恩、繼曉這種佞幸小人。
  若真遇到這種局面,自己實在有點勢單力孤,縱然自己口才出色,也架不住三人成虎。那時候要是有一個幫腔的人就好了,方應物忍不住想道。
  但是想來想去,方應物發現,與自己關系bucuo的人里面,能出現在天子左右幫腔的人選只有一個,那就是東廠提督汪太監。
  可是汪太監因為心虛,已經躲到了薊州鎮去,這幾天肯定回不來!方應物忍不住在心里又狂吼起來,汪芷我頂你個肺!不該她出現時亂搶戲,該她出現的時候又躲遠了!
  方清之在旁邊看的莫名其妙,自家兒子的臉扭曲到變形是為那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