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92 左順門閑談


  
  在臨清有了這樣遭遇,方應物優哉游哉的心情像是鳥兒一樣飛走了,甚至恨不能像鳥兒一樣插上翅膀飛回京城去。一路上便不敢再耽擱時間,用了最快的速度直奔京師。
  三月初時候,方應物到達京東通州碼頭,稍作休整后在清晨趕赴京城。大約在午時從崇門入城,然后按照規矩先去了兵部,將欽差關防繳還給兵部。至于王命旗牌,早就被旗牌官送回南京去了。
  隨后方應物又在散衙之前趕到西城都察院,報上名字掛了個號,表示差遣正式結束,等待都察院詳細考察。
  上述這些乃是國朝欽差回京的規定程序,等都察院考察完畢有了結論之后,朝廷才會安排下面的工作。
  方應物從都察院出來后,公事算是暫時結束,可以回家歇息了,正所謂先公后私也。
  到了方宅胡同口,方應物忽然渾身放松了下來,回家的感覺畢竟與外面不同。
  恰好一陣和煦的春風吹拂過臉面,方應物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就是家的感覺么。
  方應物剛剛默念了一聲“回來了”,耳邊忽然傳來長隨兼護衛方應石的聲音:“小心!”
  方應物睜開眼,忽然一團不知從哪來的灰塵順著風向灑到了臉上,險些將眼睛給迷了。他還沒反應過來,又有一片紙打著旋兒糊在了自家額頭上。
  方應物手忙腳亂的將額頭上的紙扯下來,低頭看去卻是一張常見的黃紙。燒黃紙的那種黃紙。
  略晦氣!方應物丟掉黃紙,加快了步伐。準備回家洗掉這股晦氣。
  可是他走到自家大門前時,入目所及之處,是一地的灰燼,塵土時不時隨著春風起起落落,以及若干沒燒盡的紙燭燃香......
  誰家死人了這是?方應物勃然大怒,指著門前狼藉對自家門喝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你是怎么看門的?”
  門萬分委屈,“小老爺有所不知!這段時間總有百姓跑到門前,說是要拜小老爺你這星君。小人哪里全攔得住!只能勸他們將祭品取回去,免得糟蹋了食物,不然就是滿地的豬頭燒雞了......”
  方應物聽得目瞪口呆,站在門內仰天長嘆道:“世間盡是愚夫愚婦,可悲,可悲!”
  早有王英在前面回家報信,等方應物進了家門。父親方清之已經在堂上等候了。
  在外面先公后私,是先將公事交待清楚了才可回家;到了家里還有先公后私,那就是要先拜見過父母長輩。
  方應物規規矩矩的行大禮拜見過父親,而后站起來答話。方清之問了幾句差事,方應物簡單將自己的作為說了一說。
  最后方清之嘆道:“雖然只是治標不治本,但你沒有足夠時間。半年里能將治標做到如此地步,已然很不錯了。”
  方應物稍稍訝異,父親大人有長進啊,居然能看得明白了。方清之又揮揮手,吩咐道:“你先回屋洗漱。晚間與為父一起用膳。”
  回到西院,方應物洗漱完畢。與小妾其樂融融的溫存片刻,又逗弄了幾下兩個兒,然后與父親用膳去。
  君食不言寢不語,吃飯時話不多,場面略沉悶。飯后父到了書房,并落座用茶。
  方清之放下茶盅,開口道:“你......不會真的是什么星君下凡罷?”
  方應物叫道:“當然不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兒我是什么情況父親難道不清楚么?”
  方清之忍不住撓了撓頭,很糾結的說:“這陣為父一直想著,替你上疏辭掉官職,叫你就此致仕算了。”
  方應物大吃一驚,仔細察言觀色發現父親大人不像是開玩笑的,慌忙問道:“這是為何?”
  方應物不能不慌,現在可是父為綱的年代,如果父親發了話叫他放棄功名利祿,那他沒法拒絕,不然傳出去就是忤逆不孝了。
  方清之嘆了一口氣,“為父枉活了近四十載,從來沒見過做官能做成大仙的,叫為父如何見人。
  家門外的場景是什么樣,你也都看到過了,與愚夫愚婦拜大仙有何區別?長此以往成何體統?做官別做成笑柄了!”
  做官做成大仙?方應物顧不得欣賞父親大人的冷幽默,苦惱萬分的抱著頭,“兒我也不想如此!天變本該也與我無關,但不知為何夾雜不清的就成這樣了!”
  方清之又道:“天變之后,東廠才放出消息,說王敬之死是東廠人員的過錯,確實與你無關,可惜為時已晚。”
  “什么?是天變發生之后,東廠才放出消息?”方應物敏銳的抓住了關鍵地方,連忙反問道。
  方清之點點頭:“是的,天變之后第二天,東廠就送了消息到邸報。現在看來,為父覺得像是東廠故意為之!
  先前東廠有消息也不報出來,應該就是故意將風頭引到你身上!如果東廠早些將你撇清,那即便再有天變,也沒人聯想到你了。”
  這肯定不是巧合,八成是汪芷從搞了鬼!方應物萬萬沒想到問題出在本該是最可靠的環節上,簡直悲憤莫名,心里狂吼一句:汪芷我頂你個肺!
  找汪芷秋后算賬是另外一回事,方應物趕緊又對父親問道:“這樣胡編亂造的流言,可曾犯了朝廷忌諱么?”
  方清之無奈的搖搖頭:“目前還算不上犯忌諱,人世間各種神神道道的傳聞多了,愚夫愚婦胡亂拜神求仙,不差你這一個。就連宮里,不也有什么活神仙國師么?
  只要不妄言天象、亂造天機便可。但仍舊有不小隱患,若朝廷什么時候想起打擊邪神婬祠,你可就要著點了。”
  方應物無語,這年頭的百姓腦袋里都在想什么?國朝百姓熱衷于造神不假,不要造到他頭上來好不好?就是要造神,也要等他死了以后再封神啊!
  方應物剛想到這里,又聽父親道:“做官做成神仙的,自古以來也有不少,但都是死后成神,便如包龍圖做閻羅這種典故。
  但你這個樣,未免也太啼笑皆非,還是辭官算了。否則長此以往,遲早要成禍患,殃及家門就不好了。”
  方應物心驚膽戰,高聲叫道:“父親大人,想點別的辦法成不成?別總是繞來繞去的想叫兒我辭官!”
  PS:比原計劃拖了幾個小時,少寫了一千幾百字,但我盡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