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91 永遠正確

天變之后,太監佞幸們陷入了失聲狀態,一如一年前地震后。天象示警之下,誰也不敢再高調了,否則無異于吸引最猛烈的炮火。
  就連內閣、部院大臣也都小心翼翼、謹言慎行,生怕一個不慎便被輿論集火抨擊,然后被推出來當替罪羊。去年劉次輔的遭遇可謂是殷鑒不遠,不能不小心。
  至于連續兩個新年都被天象搞砸的成化天子朱見深,下詔開言路后收到了雪片般的奏疏。”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此時士風尚未完全墮落,奏疏多有直言批龍鱗之處,這叫成化天子心里暗暗惱火卻又不便發作,就是天子也不能逆天而行。
  如此朱見深便將一些出挑官員的名字記在了御案旁邊的屏風上,等待天變風頭過去,將來有機會時哼哼。
  不過近年來冉冉升起的清流明星方清之卻異常沉默,始終一言不發、一字不寫,在家閉門謝客,并拒絕了所有交游。
  讓旁人看來先是感到很奇怪,正直敢言的方清之在此時有什么理由低調?但細想之后也就理解了,有那樣一個動輒被老天爺撐腰的兒子,方翰林除了沉默還能如何?
  插一句話,其實方清之低調也有低調的好處,至少不會被天子記名在屏風上。
  官場上有些話只能放在肚子里嘀咕,私下里議論,但不便公開說出來,畢竟子不語怪力亂神,但民間就沒這么多忌憚了,各種版本的議論流傳于街頭巷尾。方應物好歹也是大名鼎鼎的青天知縣。知名度一直bucuo,很容易被關注。
  “方青天不做知縣之后。去了南邊當欽差大臣,用尚方寶劍斬了危害地方的采辦太監。然后被小人攻擊,所以老天才會墜星示警。”
  “我就說過么,方青天乃是天上星宿下凡,來為我大明江山擎天保駕的!”
  “還用你說?我早就zhidao了!方青天本來就是文曲星轉世,原本是要中狀元的,只是被朝中奸臣所暗害才丟掉了狀元。”
  “這你就錯了,什么文曲星,文曲星能殺伐果斷所向披靡么?據我觀察,分明是太白星君下凡。將來要做宰相的!”
  汪芷抱著亡羊補牢的心態,將呂忠的呈文奏給天子,幫著方應物開脫了幾句。然后又抄了一份送到通政司上邸報,拼命將王敬之死與方應物撇清,但效果實在未知。
  或者說,在當前這個大環境下,每個人所想的只是站住什么立場說什么話,沒人關注王敬公公究竟是怎么死的了。
  這年頭通訊落后,汪芷縱然想及時的對幾千里外的方應物說些什么。暫時也沒法子。
  驛遞系統是傳送公文的地方,東廠提督通過驛遞給清流欽差方應物送信,這本身就是讓別人矚目的事情了,更何況用來傳遞不能讓外人zhidao的話。
  而且汪芷與方應物之間為了保密。一直都是面對面直接打交道,沒有太多中間人,此時汪芷便派不出可靠的人前往南方送信。何娘子和孫小娘子這樣的。顯然也不合適獨自出京辦事。
  所以最后汪芷能做的事情就是祈禱了,祈禱方應物得到有關消息后。不要為此太生氣。甚至心虛的汪太監重新考慮起來,在方應物回京之前。是不是再向天子申請巡邊去?
  過年期間,天下億萬民眾大都在家不出門,異地之間的消息傳遞近乎停滯。因而遠在蘇州的欽差大臣方應物對京城詳細情況一無所知,只是從公文上zhidao了天子因為天變下詔開言路而已。
  等到出了正月,方應物琢磨著關于自己的流言應該平息了,便啟程回京。雖然有點早,但按著日子算,座船到了北方時,運河也就開始化凍了,不影響行程。
  袁鳳蕭不愿跟著方應物去京師,留在了江南。唐廣德倒是想把兒子唐伯虎送到京師長見識,但被方應物勸止了。
  在毀譽參半的風評里,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惡魔的方大欽差上了船,在瑟瑟早春的風中往北而去。
  他留下的業績是:征走了超出往年一百石的糧稅,開創了一條從湖廣販米的商路,砍了三十多個地痞惡棍的人頭,坑害了十幾個鬧事的讀書人,抬舉了幾名小才子,重罰了十幾家土豪大戶,阻止了采辦太監王公公禍害蘇州,最后逼死了王公公。
  呂忠呂太監并不與方應物同行,他借了數百官軍,押運價值三十多萬兩財貨另行啟運。他很清楚,這筆財貨關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只要這筆財貨哄得天子高興,什么都不是wenti。
  自認業績出色的方應物一路毫無壓力,優哉游哉的先后過了江淮。進入山東境內,有一日宿在商業重鎮臨清,到此距離京師已經不遠了。
  當地官員與方應物有七拐八歪的人脈,便設宴招待。方應物欣然赴宴。完畢后回座船歇息,遠遠的看到三五陌生人聚在船下等候,當即有護送的縣里衙役上前呼喝。
  卻見有個老者跪地道:“小老兒自浙江往京師經行商,聽聞方青天乃天上星君下凡,所至之處百邪辟易。
  仰慕已久卻不料在此地偶遇,小老兒斗膽請方欽差看在同省面上,為手中折扇題字避邪,自當另有潤筆奉上。”
  聽到這說辭,衙役便不好趕人了,只看著欽差老爺吩咐怎么辦,然后才好行事。
  但方應物愕然不已,直直的發愣,他簡直被這老頭兒雷的里焦外嫩。這老頭子的口氣,與找和尚開光有什么區別?
  難道他方應物提個字就能辟邪了?還有,什么星君下凡、百邪辟易?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說辭?
  在幾位同鄉商人那渴望的眼神下,方星君縱然百般不解,但還是木然的在扇面上隨意寫了幾行字。不過拒絕了潤筆之資,然后又木然的登船休息。
  等飲了幾口醒酒茶,方星君陡然醒悟過來,京師那邊絕對出了什么差錯!因為那老頭子是從京師方向過來的,亂七八糟的封建迷信傳言都是在京師聽到的!
  另外方應物可以料定,元旦的天變還是和自己牽扯起來了,自己金蟬脫殼之計沒有成功!方應物甚至有一種預感,有八成keneng性是在東廠這個環節上出了wenti!未完待續……
  ps:雖然睡過頭,但我還在掙扎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