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89 一切盡在掌握

關于“東廠是做什么的”這個問題,不用問都知道答案。呂忠的意思當然不是要方應物回答,而是一種提醒和警告。
  言外之意就是,向來只有東廠陷害別人,從來沒有別人會異想天開陷害東廠,東廠不栽贓嫁禍給你方應物就不錯了,你居然還敢想著栽贓給東廠!
  方應物又道:“王敬的財貨確實是由你接收了,當時你也欣然同意,這總是不假,然后才有王敬自盡的事情。從頭到尾沒有人逼著你,這怎么能算是栽贓嫁禍?”
  而呂忠反駁道:“王敬是欽差太監,比我位高,何況又都是內監一脈,因而先前我本就沒有什么巧取豪奪的想法!
  若非是你于公于私不便處理這些財貨,我出于幫你一次的心思,怎會以東廠名頭出面接收?”
  方應物再次責問道:“無論如何,王敬的財貨最后都是在你手里,將來呈獻給天子,龍顏大悅之后好處都是你們的。
  那你總不能只想著占好處,有了事故便一推了之罷?莫非這就是你們東廠辦事的規矩?”
  呂太監很霸氣了說一句:“我們東廠向來就是這樣辦事的!”
  多數情況下,一旦這話出了口,場面就要僵住了,再無挽回余地。但方應物不為呂太監的霸氣所動,慢慢飲了兩口茶,又緩緩地放下茶盅,瞥著呂忠。
  過了好一會兒才出聲道:“你可知道,在東廠里,上一個不肯配合本官行事的人是誰?”
  呂忠反問道:“那我要問一句。是誰?”。
  方應物很痛快的宣布了答案:“此人你應該很熟悉,乃是前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尚銘他非要與本官過不去。而如今他大概正在南京孝陵掃地。”
  方應物并沒有疾言厲色,反而有點風輕云淡。但卻讓呂忠嚇得汗毛直豎。
  當年尚銘究竟是怎么被方應物廢掉的,堪稱是近年來的京師之謎。傳言紛紛但卻沒有一個靠譜的,但也正因為神秘才令人畏懼,誰知道背后有什么陰險恐怖的手段?
  方應物冷哼一聲,“你以為廠公汪直讓你打著密探名頭,跟隨本官南下是做什么來了?難道那汪直沒有吩咐過你什么?不要忘了自己的本分!”
  聽到方應物膽敢直呼汪直的名字,呂忠又是驚了一驚,這絕對是一個不同尋常的信號,要么是兩人關系密切熟不拘禮。要么兩人是仇家。
  呂忠又仔細回想起汪廠督的態度,顯然廠公與方應物不可能是仇家。難道自己真該屈從于方欽差的意見?
  見呂忠“冷靜”下來了,方應物便勸道:“說實在的,就算是因為東廠轉移走了財貨,導致王敬負氣自盡,你也不會有多大責任。
  首先,此事成了你們內監公公之間的糾紛,不涉及內監與文臣之間的斗爭,性質要輕得多。處置也要大為減輕。
  其次,本官可以幫你作證,說那王敬被江南百姓阻礙,難以上路回京。被滯留在蘇州府境內,為了趕時間你們東廠便出手了。
  第三,本官可以保證。汪廠公那邊肯定會庇護你,不會讓你當替罪羊被嚴懲。”
  呂忠沉思半晌。開口道:“知道了,方大人盡管去做。上疏將責任推給我,我接著了。”
  方應物悠悠道:“錯了,本官是想請你上疏,自承過失,服罪認錯!”
  呂忠登時臉色漲紅,感到萬分屈辱,方欽差還想讓他自行認罪,這也太欺負人了罷!
  從東廠出來的,只有別人讓著他們,哪有他們讓著別人的,多半都有點傲性,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氣?
  方應物狠狠盯著呂忠道:“此事過后,想必汪廠公還會賞識你,提拔你!想想汪廠公的歲數,至少還夠做十年罷?而你只是個剛入了太監門的人,難道不想找一棵大樹遮陰么?”
  呂忠頓時啞口無言,不禁又想起另一種情況。如果他不順從方應物的意見,而廠公與方應物又狼狽為奸,他的下場會如何?
  呂公公回到住處,忍不住垂淚向隅而泣。在強權之下,個人的辛酸屈辱不足為外人道也。
  卻說對方應物而言,如果單純只說王敬之死這件事本身,其實很容易應付過去。不要忘了,按照史書記載,成化二十一年元旦期間,京師將有“天變”發生。
  一旦出現天變,什么牛鬼蛇神都要退散。王敬這種欺壓民眾的采辦太監是有原罪的惡人,死就死了,天變之下誰敢再為他鳴冤?
  所以他方應物根本不必為自己辯白,到了那時候,自然就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了。
  但最大的問題也就出自這里,去年春節京師地震,方應物成為焦點人物,今年將要出天變,方應物實在不想再次成為焦點。
  這種聲望刷一次就夠了,連刷兩次實在太高調,不符合方應物主動求低調(存疑)的心思。
  可以想象,如果一個人年年都能引發地震天變,那今后風評可就不好說了,方應物不想冒這個險。
  方大欽差眼看著到了年底,還駐在蘇州府不走,就是為了避開與天變有關的事情。至于有恃無恐的收拾王敬,也只是知道天變發生后的大勢而已。
  誰能想到,王敬居然會憤而自盡,結果導致遠在蘇州府的方大欽差在天變即將發生時,再次站在了風口浪尖上
  所以方應物的當務之急是,在天變發生之前,迅速將自己的影響消弭掉,把自己從王敬自殺的事件中摘出來。
  如果呂太監代表東廠出面充當責任方,將方應物變成打醬油的路人,那就算是剝離出去了。再談起王敬自盡的事情,也和方大欽差無關。
  而且還必須由呂忠自己來上報,相當于是東廠自認過錯,這樣才能讓任何人無話可說。
  否則若是方應物本人上疏并將責任推給東廠,那傳到京城后必然又是一陣口水大戰。太監們肯定要罵方應物推脫責任,文官們必然又要不甘示弱的替方英雄辯解,只能是越吵越熱鬧。
  現在這個時間,從向京城上奏還來得及,能在年前送達京師,然后在元旦天變之前消息散布開。
  呂忠按照方應物的指示,迅速寫了呈文向京城東廠上報“詳情”,含糊其辭的表示自己有所疏忽,對王敬自盡負有責任。
  經過一路急遞,呂忠呈文到了京師后,第一時間送至東廠提督汪直手里。
  汪太監仔細看過后,微微一笑,自言自語道:“這個不急,也許過完年再說比較好。”隨后便將呈文藏入袖里,宣布封了衙門準備過春節。(未完待續……)
  ps:大卡文,重新寫了一遍才發……我要當日更萬字的男人!!!今晚熬夜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