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9 不瘋魔不成活

淳安縣人文很盛,不然也不會被方應物時常哀嘆為死亡之組,所以在全省鄉試、全國會試中考中功名的人很多。反過來,這些人在淡出科舉或者官場的江湖時,又喜歡發揮余熱,在家鄉開辦書院教書育人(以族中子弟為主),這是當時流行的風氣。
  商閣老晚年娛情的書院開張了,方應物當然要捧場。不過商閣老所在仁壽鄉位于縣南,距離花溪很有一段距離,打聽過約摸二十多里的路程,還要渡過青溪。
  二月初七這天,天色才蒙蒙亮,方應物就出了家門,前往縣南。不過路上出了點小問題。在渡口渡河時,因為春汛泛濫、江水湍急,渡河效率很慢,又險些在水中翻了船,耽誤不少時間。
  這淳安山多水多,但不是窮山惡水,稱得上山清水秀,景致很不錯。古人稱贊浙東的“山陰路上行,如在鏡中游”這句,套用在浙西淳安也不差。
  可是景致再好,連續趕了兩個時辰路,也要疲憊了。方應物微微喘著氣站在山坡上,終于望見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一道蜿蜒小溪流過山間谷地,小溪沿岸零散分布著幾個村落,其中最中間的那個應該就是商閣老所在。
  沒錯了,村口還有一座高聳的三重式牌坊,正面四個大字——三元及第。類似的牌坊,方應物在縣城正南門見到過,在嚴州府見到過,而且聽說在省城杭州也有。
  省、府、縣、鄉每級一個牌坊,做人到此地步,可謂榮耀之極。但方應物總是懷疑,出現四大牌坊齊豎的盛景,很可能也有此三元成了當朝宰相的因素......
  太祖高皇帝有過詔令,官員敢上書褒美宰輔大臣者,殺!不過豎牌坊應該不在此列。
  天色午時,方應物在三元坊下面遇到了一位砍柴歸來的老者,向他詢問商相公書院位置。
  “并不在村中,而在那邊山腳下!”老者指著村子不遠處一座山峰道。方應物只得又轉了向,朝著那座山峰而去。
  果然在山腳下看到一處雅致的木構屋舍,門額上掛著牌匾,上書“倦居書院”四個字。
  大門外停著不少轎子,也有驢車。院內院外還有不少人,但從服色看都是家奴仆役之流,至于正主,自然已經登堂入室了。
  今天前來祝賀捧場的賓客,大概也只有方應物是辛辛苦苦走過來的,幾經折騰,此時已經過了正午。方應物感受著腳底板的酸疼,不由得暗嘆一聲,自己的路還很長。
  主人賓客都在正堂中,此時宴席已經開始。按照時人習俗,比較隆重的宴席要先上羊、鵝等大菜,然后是湯,所謂的五割三湯也。最后是小菜、瓜果。
  方應物進了堂中,正好是上完頭道大菜的時候,兩道大菜之間有湯水,所以眾人正等著上湯水。方應物出現在門口,立刻引起了賓主十幾人的注意。
  說實話,方應物作為最小的小字輩,遲到很不禮貌。不過這并非本心,實在是他這方面經驗不足。
  前文也說過,對這種事商輅不會不在意,但有別人替他在意,對方應物不滿的大有人在。
  可在座的人里,與方家有瓜葛的人還真沒有,能自居方應物師長的更是沒有,去教訓方應物的資格有點不夠。
  不過汪知縣也在屋內,他點過方應物當案首,雖然在此時的科舉倫理上不算師生關系,但畢竟也是有了一層知遇關系。
  所以也只有汪知縣最適合出面教訓方應物的不是了,他便質問道:“方應物你緣何姍姍而來遲也?”
  方應物略作思索,上前深深對著主座長長揖拜,答道:“小子早起讀圣賢書,讀得入迷,不經意誤了出發時辰,以至無禮。打擾閣老興致,真是百罪莫贖了。”
  用看圣賢書做借口,應該能贏得諒解。汪知縣有心為方應物開脫,引開話題道:“看得什么書?”
  “看的是孟子。正看到東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這一句,突然心有所悟,所以耽誤了片刻。”
  商相公聽到方應物聲稱自己有所悟,便好奇的問道:“此句說的是仁義征伐之道也,賢王商湯征伐所到之處,民眾無不盼望期待,商湯不到之處,民眾便抱怨他不肯來。可你又悟出了什么?”
  有下人端著湯水上前,在宴席之間布置,方應物目睹此狀,口中答道:“通過這兩句小子便所悟,人人都要等待湯時,才能看出其中的仁義。”
  孟子說的是商湯,方應物大概說的是湯水,此湯和彼湯......當即滿屋因為方應物的有趣辯解而捧腹大笑,連修養出眾的商相公也忍不住笑了笑,些微不滿悄然化解掉。
  他指著偏角處座位道:“你這小輩偏會歪解經書,休說老夫不仁義,坐罷!”
  方應物圓了場面,伸手擦擦汗,趕緊奔赴座位上去,坐下后連喝幾口湯,很應景的表示自罰。
  今天的主題是為倦居書院的開張捧場,當然席間少不了吟詩作詞為賀,還有當場潑墨揮毫贈送書畫的。但方應物安靜得很,沒有任何表現,反而一直心事重重神思不屬,這讓商閣老很奇怪。
  方應物的才情和搶風頭的能力,商閣老在嚴州府時親眼見識過的,那一首為他而作、假托他言的《臨江仙》水平之高,甚至高到了他幾乎承受不住的地步。就憑借這首詞,商輅心底也覺得自己欠了人情,不過當然不會宣之于口。
  見狀他便又開口對方應物道:“方小友今日何其沉靜也,可有佳作供我等觀瞻?”
  方應物連忙遙遙拱手致歉道:“聽聞大宗師月底按臨淳安,小子我一身功名全在道試,實在無心其它,辜負閣老提挈美意了。”
  方應物有意挑起了話頭,在座眾人便就此話題議論起來,畢竟這是近期淳安縣讀書界的一件大事,何況眾人無不是詩書傳家,自然都有親屬童生參加道試。
  這個提學官的行徑又是如此不同常態,尤其是糊名考試很讓習慣了被優待的大族們不滿意,不能不議論幾句。
  有明眼人在席間總結道:“大宗師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也!”
  這句引用雖然沒有直接點明,但席間眾人誰聽不出來含義?便都拿眼去看商相公,不知道他對此如何表態。
  ————————
  今天忙了一天,晚上擠出時間寫了一小章先發了。下半章明天早晨上午補上。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