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88 兩字千金

話說面對欽差采辦太監上吊這件事,朝廷中大部分人忙于驚嘆方應物好生猛,在爭鋒中竟然能逼得欽差太監自盡,大大漲了文官的士氣,簡直就是文官之光。◎派小說paitxt.com◎
  不過真正關心方應物的人卻無不擔憂起來,這事看似方應物威風凜凜了一把,但后續發展實在不可測,甚至弊大于利。
  事情涉及到欽差太監,大臣們是沒有資格做出任何決定的,只能靜待天子的圣旨。
  次輔大學士劉棉花一肚子話無法對人說,午后回了家,對夫人吐槽道:“當初給方應物王命旗牌時,我便有些不祥預感,現在看來或許真是個帶來麻煩的東西。
  咱家這女婿走到哪里都是卷在中間的風云人物,遠去江南也能捅出一件大事來讓朝廷震驚。”
  劉老夫人寬慰道:“未見得如此嚴重罷?那王太監的死難道一定賴在方應物身上么?”
  劉棉花嘆道:“你們婦道人家不知道朝廷大事,只怕要有人借此事興風作浪。
  自從去歲出了地震的事情,內監梁芳、韋眷等人今年被刻意壓制,如今時候也差不多了,如果有機會他們必然要出來鬧一鬧。
  而朝臣顯然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他們鬧,最后大概還會是混戰一場,結局如何不可預料。”
  梁芳、韋眷都是天子身邊的佞幸太監,以幫著天子吃喝玩樂和搜刮財貨得寵,與司禮監、汪直這樣的太監不一樣。作為正人眼里的佞幸奸邪,近一年時間里。他們被迫低調了一陣子。
  確實如同劉次輔所預料的,他們不可能就此甘心被壓制下去當一個閑散太監。總要尋找機會重新奮起。
  得知王敬上吊自盡的消息后,梁芳與韋眷立刻前去拜見天子。撲在天子腳下嚎啕大哭。
  “王敬無辜!他不過奉旨赴江南采辦,有什么大的過錯?如今卻被逼的客死他鄉,不能回宮重新侍奉皇爺,這叫奴婢們倍感傷懷,淚不能止!
  念及于此,外面臣僚今日膽敢逼死王敬,明日就敢逼死奴婢,不知到了那時候,還有誰能侍奉皇爺左右!”
  天子亦龍顏大怒。不過他所知道的只是“王敬自盡”,其它并不了解太多,外面的議論紛紛未必能傳進他的耳朵里。便又問道:“爾等聲稱是有人逼死王敬,到底是誰?可有實證?”
  梁芳與韋眷皆不敢明答,到目前都是猜測,誰也不敢保證猜測就是正確的。這事不是可以隨便進讒言歪曲的小事,如果說得太死,最后又出現偏差,那就很容易被反告一個欺君之罪。
  另外他們天子面前哭。只是借此爭取更大的空間,博得天子同情,并非是刻意針對誰相斗。當然,如果避免不了時。也不能退縮。
  最后梁芳進言道:“皇爺大可差人在蘇州府查問,要明白情況并不難,坊間傳言可能與欽差大臣方應物脫不了干系。”
  天子便傳下口諭。令欽差大臣方應物、東廠、蘇州府衙各自去查明真相并回奏。一家之言可能靠不住,但三家就可以對照看了。
  有了梁芳、韋眷兩個大太監帶頭。其他一些被壓制的太監齊齊生了同仇敵愾心思,借著王敬之死的由頭。大肆發泄情緒并聲討文官。
  有在天子面前大哭特哭的,有在宮中私設祭壇祭奠王敬的,有跑到內閣喊叫罵街的,種種形式不一而足。
  甚至還有太監在天子面前哭訴之后,便要拿方應物下獄的別人不像梁芳、韋眷這種因為身份高導致顧忌也多的大太監,什么話都敢隨便說。
  這股風向讓朝廷中有識之士極為憂慮。好不容易借著去年地震為理由,略略打壓了一下佞幸太監的各種妖風邪氣,宮中開支也大為削減,天子搞得亂七八糟的事情也少了很多,難道還能讓奸邪之徒就此翻身?
  所以科道言官為主力,朝臣也紛紛上疏,指責內監故意小題大做,企圖憑空誣陷忠良。這也算是力挺方應物了,正所謂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
  一時間,朝臣的奏疏與內監的口水你來我往,本該平靜的年底又熱鬧了起來,倒是與去年這個時候很像。
  而遠在蘇州府的方應物暫時還不知道朝廷的熱鬧,正在默默反省之中。不得不說,王敬自殺讓他陷入了巨大的被動,完全打亂了他的凱旋心情。
  所以方應物忍不住想道,難道是他真做的太過火,不給王敬留一絲余地?并不是每個人都具備足夠的承壓能力,受不了的自然就崩潰了。
  不過轉念一想,別人心理脆弱又不是自己的錯!兩軍相爭還要照顧對方的心理素質?
  正在這時候,天子的圣旨到了,責令欽差方應物查明真相回奏,方應物連忙將呂忠叫來。
  呂忠進了屋便開口道:“方大人也得到了圣旨?我這里也有廠公傳的命令,說是奉詔叫我查問事情。”
  方應物又問道:“廠公沒說別的什么?”呂忠答道:“廠公只說,朝廷里眾說紛紜,叫我仔細探查。”
  方應物嘆道:“看來這件事讓朝廷里亂的很,雖然具體情況不能明知,但肯定非同小可。這都是本官的錯,對待王公公過于苛刻了!”
  呂忠很違心的說:“方大人不必自責,何必將責任都攬在自身。”
  方應物點點頭,“這話不錯,責任不能都是本官的。我看你們東廠也小不了,若非你們東廠將王敬搜集來的財貨劫走,王敬怎么會絕望到自殺。”
  什么?呂忠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再三回想之后確定自己沒有聽錯,方應物說的這叫什么話?!
  什么叫東廠將王敬的財貨劫走了?難道不是你方大欽差動用了王命旗牌扣住王敬,然后再讓他呂忠去接收王敬的戰利品么?怎的就成了東廠劫走王敬的財貨?
  往重里說,這就是栽贓,而且栽贓的對象還是東廠!先逼死了欽差太監,然后又想栽贓東廠,這方大欽差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呂忠又再三觀察,確定方應物表情很認真,并沒有說笑,便忍住自己蹦起來的沖動,咬牙反問道:“方大人你可知道,東廠是做什么的嗎?”(未完待續……)
  ps:哎呀,時間卡在0:0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