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85 唇槍舌劍(上)

bdshare_panel;
  content;
  sb3秒就能記住的【新網】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小說閱讀。[新#筆#下#文#學wwW.bXwx.cc]
  話說王敬王公公當初被迫離開蘇州府后,雖然沮喪但也沒有徹底氣餒,很快便重振旗鼓在別處大肆搜刮,到此時約摸攢夠了價值三十萬兩的財貨。
  雖然距離五十萬兩的目標有一定差距,但王公公真的盡力了,換任何人來都不可能比這更多。
  與目標有差距的主要緣故,還是因為被趕出蘇州府,喪失了最大來源地。其次就是因為蘇州府的遭遇,導致他這欽差太監威望大減,在別地遇到的阻力大了很多。
  眼看到了年底,必須要加緊時間趕路,爭取在新年時候回到京城獻禮。等到龍顏大悅時,就是方應物倒霉之日,幾句讒言下去,方應物在江南功績再大,那也是白干!
  王敬沒有打算從蘇州城過路,而是繞著城過去的,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
  若不是蘇州府正處在運河必經之路上,他連蘇州府都不想進,主要原因還是蘇州城里有那個令他無奈的人。
  常言道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王敬這種太監,最怵的就是拼著一身剮也要拉人下馬的大臣。
  方應物雖然本性不是這種人,但有這種潛力,難保不會突然抽風(genju過往經驗來看抽風幾率不小),還是小心謹慎為好。
  趕路不可能一天就穿過蘇州府,更何況王公公隊伍里還有大量“戰利品”,總要在蘇州府境內住宿一夜——當然如果有可能,王公公恨不得一步跨過蘇州府。
  被一干告狀百姓堵了公館,方欽差有點恍然。這段時間過得太順,險些將王敬給忘了。若不是有大批百姓來鳴冤。他險些就把王敬給放過去。
  派人去打聽過,了解到王敬一行人行蹤。方應物像是見到了獵物一般,開心的多吃了兩碗米飯。
  本來他打算趁早離開北上回京,但既然王敬送到了嘴邊,那就多留一兩個月,用王敬來為他的欽差生涯畫上句號。做出了功績,再刷出點聲望,堪稱是完美的收官!
  當即方欽差傳令標下官軍集合,次日親自帶隊清晨出發,去追趕王敬。
  王公公隊伍略龐大。箱籠行李也多,所以走得慢。他到了滸墅關運河碼頭這里,催促關尹安排大批船只,又要消耗一段時間。
  “干爹你看”王臣忽然指著遠處道路上驚叫。
  王敬的目光從貨物裝船挪開,眺望遠處,卻見數十名官軍簇擁著一位年輕官員出現在視野里。
  王敬頓時閃過不祥預感,他雖然從衛所調集了兩百多軍士護衛金銀財寶,但此時并不能壯膽。
  三個月前的血淚經驗讓他知道,這些官軍或許能擋一擋盜賊。可是在王命旗牌面前,根本靠不住。
  王敬忍不住皺起眉頭,自言自語般問道:“他來作甚?他又能作甚?”
  王臣縮了縮脖子,不敢回答。關于方應物的問題。他一概不發表意見了,干爹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免得最后還要落下埋怨!
  方應物走到王敬面前。笑容可掬,“數月不見。王公公一直可好?竟如此來去匆匆乎?”
  王敬面無表情的答道:“北方水面已經開始冰凍,必須要抓緊工夫北上。盡量多走一段水程,便不在蘇州耽擱了。”
  方應物便盛情邀請:“天寒地凍,出門不易,王公公何必如此辛勞!姑蘇驛中已經打掃完畢,不如在此過冬,靜待來年春天如何?”
  這什么意思,難道想軟禁?王敬拒絕道:“謝過方大人好意,但為陛下效力,縱然道路艱險,何敢惜身?”
  “不不,王公公還是去姑蘇驛住,不要辜負了本官的盛情!”方應物仿佛是有恃無恐,對左右吩咐道:“來人!送王公公上轎,不可慢待了!”
  王敬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瞧這蠻橫勁頭,到底誰才是橫行霸道的天子家奴?
  難道正常qingkuang下,不該是太監蠻不講理、大臣無可奈何嗎?怎的現在完全反了過來?
  若這事傳回京城,他王敬簡直就要成太監之恥,沒見過這么丟人的欽差太監!若連比蠻橫都比不過文官,還當什么太監!
  疾風知勁草,板蕩顯忠臣,這時候只有王臣站了出來,色厲內荏的大喝道:“誰敢動我干爹!”
  至于其他欽差太監隨從,在當初大都從方欽差刀下僥幸保命,眼下早被嚇破了膽不敢上前。而王敬調來護衛財貨的軍士,在形勢不明時只會保持中立。
  旗牌官陳百戶沖上前去,用刀背直接放倒王臣。方應石一個箭步沖上前去,按住了王敬,沉聲道:“小的恭送王公上轎!”
  王敬naodai都要炸開,他快被氣瘋了!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好的不靈壞的靈,這方應物還真就抽風了!
  就是最楞的大臣,也沒這么干事的!膽敢軟禁太監虧他想得出來!
  方應物掃了幾眼,淡淡的對太監隨從道:“姑蘇驛沒有那么多房間,為之奈何?”
  一干只知道趨利避害的無賴潑皮頓時如鳥獸散去,能跟隨太監搜刮民財的人,能有什么好貨色?指望他們為王公公效死,那還是算了。
  王敬勃然怒道:“方應物!這樣對你有何haochu?你完全沒有道理這般做!”
  方應物冷笑幾聲,低聲答道:“不先下手,難道要等著你回到京城去獻讒言么?本官沒那么傻。”
  王敬又氣急敗壞的喝道:“我是奉旨采辦的欽差太監,你這樣先下手也沒有haochu!”
  方應物并沒有繼續答話,對著標下官軍揮了揮手,示意返程。同時護送財貨的外地官軍看到大勢已定,便順從了方應物,按照命令將裝有金銀財寶的箱籠運往蘇州府。
  看著ziji的心血被再次“掠奪”,王敬仿佛變成了碎嘴婆子,絮絮叨叨,苦口婆心,不停地對方應物說話。
  “方應物蓄意迎合民意,到底有沒有想到過后果?須知你的烏紗帽不是民意所決定的!你敢擅自囚禁欽差太監,試問你如何向天子交待?陛下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那些財貨落在你手里,又要怎么處置?你敢將它發還回去么?那九天雷霆之怒不是你能承擔得起!
  還是敢將財貨獻給天子么?你做來做去都是錯事,你有沒有仔細想過?”
  方應物抬了抬眼皮,毫不在意的說:“王公公歇口氣,下面不勞你操心了。”(未完待續……)
  ps:前些日子接了個大項目,人生非常難得的一次機會,如果錯過也許會后悔一輩子,故而集中精神弄了兩三天,耽誤了更新,從今天起補更新。
  fy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