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80 抓我作甚

韓雄從門口消失后,席間眾人心頭泛起一陣蕭索之意,很有點勘破紅塵的意思。~wwW.bXwX.cC新筆下文學~{@新@筆@下@文@學www.bxwx.cC}并不是為了韓老爺,而是為了自己。
  韓老爺到底算是誰送進大牢的?這其中的禪理仿佛奧妙無窮。看透這次“民意”之后,讓眾人的情緒變得說不出的灰暗,以及有點灰心。
  從頭到尾都被牽著鼻子走,仿佛失去了一切自主權,被當做提線木偶演完了該演的戲,這種感覺回想起來簡直糟透了。
  為什么當時沒有勇敢的站出來,向欽差大人表示不同意見?最令人堵心或者恐懼的是,如果重來一次,情況大概還會是這個情況,人性弱點若能那么容易克服就不是弱點了。
  按下望江樓里眾人的百味雜陳不表,在望江樓外面也聚集著一大批八卦心旺盛的百姓。他們不知道望江樓里面的具體狀況,只能知道方欽差與一干本地名流在飲宴。
  后來又看到稱霸平門外的韓大老爺被捆了進去,然后半個時辰后又捆了出來,據說要送到府衙大牢去關押。
  再然后,欽差座船開始卸貨,各種行李箱籠又被抬了下來,用車輛往城里運。
  通過這點動向,蘇州百姓終于可以確定了一件事,欽差大人肯定不走了。這倒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好消息!
  隨著時間流逝,各種內幕漸漸的傳了出來。最主流的說法是,據說方欽差很要面子,被謠言中傷后,盛怒之下真打算就此走人。
  但是被李應禎老先生等本地名流苦苦相勸,方欽差有所意動。而后為了平息方欽差的怒火,本地名流們做主指控韓家罪行,為方欽差的清白背書,并將韓雄送進府衙大牢待審。
  在內幕漸漸揭曉的時候,與韓雄有密切聯系的幾家人一個接一個的鋃鐺入獄,等待衙門的審判。
  方應物只離開一天。又搬回了公館,里面一切幾乎原封未動,他的隨從們也沒有什么特殊情緒,只當是演習了一次。
  唯有為了報仇賴在欽差大人身邊的袁娘子情緒低落。方應物借著燭光觀察了幾下,便問道:“你這是為何?大仇將報,難道不該是高興么?”
  袁鳳蕭嘆息道:“奴家實在沒有想到,你竟然完全不需要奴家的證據,輕易地就把那韓老爺送進大牢里,就像是空手套白狼一般。你這份心機讓奴家揣摩不透,感到有些害怕。”
  方應物也不明白,又問道:“你到底怕什么?”
  袁鳳蕭神色黯淡,“奴家原本想著,如果找不到人嫁。賴在你身邊也行。現在看來還是算了,你實在不能令奴家放心,不能讓奴家感到安穩。”
  方應物啞然失笑,“你這掌控心也太強了,把握不住別人就不安心。是因為從小遭遇造成的安全感缺失罷!不過隨便你怎么選,反正沒有我,你在江南也足以衣食無憂。”
  “雖然奴家任性,但你能給奴家留一個念想么?”袁鳳蕭不知為何又動了情,貼近方應物輕輕喘著氣問道。
  方應物糊里糊涂不明所指:“你要什么念想?”
  “別裝傻!”袁娘子狠狠地將欽差大人撲倒在床板上,“從今天起,到了關鍵時候你不許拔出來。”
  ......
  如今這府衙就是方應物的傀儡。對方應物所關注的重點案件自然判的很快。
  韓雄因為違抗欽差法令、非法霸占田地等罪名,被判了流放充軍。所有隱匿田地被清理充公,還罰了韓家補上十年賦稅。
  其余八家都是從犯,便寬大處理了,除去罰銀之外,只被勒令清退土地、補繳賦稅。
  這九家一共被清查出五千畝各種手段的隱藏土地。共補交了一萬石賦稅。
  正如方應物之前的預料,查處這九家的震懾作用還是有的。一些背景不夠強,或者隱匿田地手段不夠隱秘的地主擔心被人舉報,便主動向衙門申報,按規矩補上了十年賦稅。
  零零碎碎的加起來。倒也有四五萬畝,收回來十來萬石稅糧,為今年的征糧大計又增加了一塊添頭。
  對此方應物無奈的搖搖頭,據他估算,蘇州府隱匿土地應當在數十萬畝這個量級,清查出的這些只算十分之一而已。
  但他沒有時間也沒有能力全部清理出來了,只能靠著抓典型威懾來取得一點成績。蚊子再小也是肉,十來萬石錢糧也算是給自己增添政績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方應物雖然常駐蘇州府,但也將欽差法令發到了附近的其他各府,至于具體效果如何,暫時顧不上。
  蘇州府是重中之重,江南一半的錢糧出自蘇州府,所以能真正抓好蘇州府這邊就足矣。其他地方,暫且只能摟草打兔子。
  轉眼之間就到了十月份。按照朝廷法令,十月份就是開征秋糧的時間,也就是說,對于督糧欽差方應物而言,最關鍵的時候來了。
  從十月份一直到年底為止,他能征收多少錢糧,將決定著他這次差遣的最終業績。
  蘇州府賦稅數量是天下之冠,宣德皇帝欽定的額定賦稅是兩百萬石,去年因為水災產生拖欠是七十萬石,至于年代久遠的拖欠不可計數。
  而對于方應物而言,兩百萬石就是最低線。在兩百萬石基礎上增收越多,他的政績也就越大,當然難度也越大。
  如果能今年能足額完成征糧并連帶補上去年的七十萬拖欠,那方大欽差就是神仙了。
  如今有從富戶勸捐來的十幾萬石補稅,以及清理田地追繳的十萬石補稅,合計起來是二十幾萬。再完成兩百萬石左右,方應物基本就可以算是較好的完成任務了。
  秋收征糧的具體事務,自然有各衙門去操心,方應物是管不了那么細的,只能看著最新賬本盤算自己的任務。
  十月初,方應物無所事事的翻來覆去時,突然聽到稟報說:“王魁王員外從湖廣回來了!”
  方大欽差當即丟下了賬本,亟不可待的向門外行去,他可是對王魁寄予了厚望的。
  當初王員外奉了方應物的命令,拿著從采辦太監那里克扣來的五萬兩銀子,去了湖廣販運米糧。
  意圖做一個榜樣,引導蘇州富商有樣學樣,闖出一條新路子。最終目的就是,依靠湖廣方面的增收,來補充蘇州因為人口滋生而產生的米糧盈余減少的現狀。
  一晃將近兩個月過去,也不曉得王魁那邊到底是什么情況。因為熟知歷史大勢而信心十足的方應物細細想起此事,未免也有些患得患失。
  大勢畢竟只是大勢,而單論個例的成敗卻是由細節決定的,即便最終總會有人做成,但也不能保證王魁這次一定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