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577 來遲了

方應物仿佛情緒萬分激動,大踏幾步走到李應禎面前,又伸出雙手要去握手,將李老先生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倒退兩步。【手機看登錄m.yunlaige.com】
  方應物不以為意,飽含深情的侃侃而談:“老先生拳拳之心,本官萬分感激,方才經老先生點撥過,本官幡然醒悟,仔細想來,本官確實錯了!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為官本該有忍辱負重的覺悟,怎可為一己虛名而動輒耽擱公事?李老先生教訓的是!”
  李老先生早年也是做過官的,雖然仕途一般般,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這方欽差前后突然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而且突然對自己謙卑起來,其中必有緣故!
  所以欽差這番主動自認過錯的話十分不好接口,李老先生正斟酌著如何答話時,卻見方欽差抬頭張望,看看了身旁的十幾名士紳,又看了看周圍遠處的百姓。
  最后方欽差的目光又回到了近處的十幾名士紳身上,痛心疾首的說:“今日有如此之多高人名士到此挽留本官,其中盛情實意叫本官愧不敢當!本官負氣使性,實在對不住諸君的支持!
  但圣人云,朝聞道夕死可矣,本官雖為不才,但也知道痛改前非,還望諸君繼續支持!”
  眾君子面面相覷,他們的確是想留住欽差方大人的,哪怕放低一點身段、稍稍損失臉面也是可以接受,總比欽差太監再來禍害鄉里好。
  現在欽差大人主動自承過錯,謙虛的說出了這么漂亮的話,讓他們這些本地士人面子里子都有了。按理說應該是達到了預期目的,甚至可以說是超出了預期。
  可是眾君子又隱隱感到幾分詭異。仿佛有哪里不對,但暫時又說不出來。最后只得答道:“方大人言重了。吾等只是胡亂議論幾句!”
  長隨王英到方欽差身邊請示道:“老爺還走不走?已經搬到船上的箱籠是否要重新卸下來,再搬回公館去?”
  方應物瞪了王英一眼,“沒見本官正與諸君敘話么?船上東西先不要動了,回頭再說!”
  眾人聽到這話,心頭又提了提。如果方欽差真下了決心不走,那行禮還留在船上作甚?
  方應物又對李應禎等人拱了拱手,“不遠處有家望江樓,還請諸君移步至此,本官請諸君飲茶休憩。順便聆聽本地賢人教導。”
  如此眾人便跟隨著方欽差來到了望江樓三樓,吩咐小廝將桌椅重新擺過,方欽差便率先落了座。
  仍有圍觀百姓聚集在外面,至今是什么情況還不明白,本地名士們到底能不能留住欽差大人,這都懸而未決,便意味著還將有新八卦冒出來。
  等茶水上過,方應物便笑道:“近日這謠言紛紛,委實讓本官心煩意亂。雖然人人都知道謠言乃韓家所為,但本官礙于律例情面只能無可奈何。
  不過本官想明白了,正所謂大禮不辭小讓本官雖為朝廷欽差,但在蘇州府仍要感謝諸君支持。”
  其實方大人這話在別人耳朵里聽起來。很有點前言不搭后語的意思,不過眾人也就這么一聽。
  常見的場面話而已,要求就不要那么高了。再說欽差大人一口一個“感謝支持”,聽起來還是挺順耳的。
  隨后方應物擺開閑談架勢。與眾人說起各種風土人情、軼聞掌故,他還打算等到午時。在望江樓設下宴席,邀請眾人一同吃喝。
  同在這日,蘇州城平門之外,欽差旗牌官陳彥站在一處高坡上抬眼眺望,約莫兩里地之外有一片宅院。
  而陳彥的旁邊就是蘇州衛副指揮使鄧大人,此刻指點著說:“那里就是韓家莊所在,據消息韓雄此人眼下確實在家里,但深居不出。”
  陳彥輕喝一聲:“上!”于是帶來的蘇州衛五百軍士一起向韓家莊撲過去。
  不過韓大老爺在此地盤踞多年,近日風聲又這么緊,早做了防備。見到大隊人馬,立刻有人狂呼小叫的向韓家莊報警。
  隨即有急促的鑼聲不停回蕩在莊里面,不多時聚集起了兩三百農夫堵在莊子外面。
  內地衛所軍士承平日久,早沒什么戰斗力了,見狀有所遲疑,緩緩地停下腳步。
  陳彥讓本隊軍士舉起王命旗牌,對鄧副指揮道:“王命旗牌在此,欽差大人有令,敢逡巡不前者,百戶以下就地處斬,全家發榆林為苦役,終生不得回鄉!”
  聽到這樣的命令,衛所軍士只得繼續上前,與韓家莊農夫混戰在一起。終究是人數略多、又據有官軍大義,漸漸占了上風。
  此時韓雄正在和小姨娘說話,忽然聽到稟報說有數百官軍打上門來,已經和莊里人站起來時,勃然大怒,起身喝道:“狗官真敢如此!”
  韓雄大老爺平時霸道慣了,此時被欺負上門時便忍耐不住,不愿被人看作是烏龜。何況如果躲著不出去,一旦讓官軍闖進村莊宅院,那后果會更慘烈。
  所以韓大老爺從深宅大院中沖了出來,站在莊子入口,看著外面亂斗現場,雙目圓睜的厲聲喝道:“欽差亂命激起民變,看誰敢拿我!”
  “民變你娘個頭!”百戶旗牌官陳大人眼明手快,一個箭步竄到韓大老爺身邊,毫不客氣的用刀背猛地砍了下去,將韓雄放翻在地。
  韓雄滾在地上,口中仍舊強硬,大罵道:“欽差為一己之私,擅自捕捉良民,只怕要人人自危,視狗欽差為洪水猛獸!別以為蘇州人好欺辱,你們等著滿城的怒火罷!”
  “坐井之蛙跳梁小丑!不勞你操心!”陳彥不屑的揮了揮手,自有標下官軍過來用牛皮繩將韓雄綁住。
  韓雄又叫道:“王法何在!我韓家定要告到朝廷去!”陳彥冷笑幾聲,指著王命旗牌道:“這就是王法!”
  韓雄被擒住,官軍便就此撤退,留下了一地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的莊民。鄧副指揮依依不舍得望了幾眼大宅院,韓大老爺出來的太早,很可惜沒有機會沖進宅院里去啊,那可是坐擁數千畝良田的韓家宅院。
  在望江樓里,宴席已經開始了。忽然有雜役匆匆走進,來到主座上方欽差身旁,然后在欽差大人耳邊悄悄稟報了幾句話。
  方應物點點頭,然后舉起酒盅再次笑道:“且滿飲此杯,本官感謝諸君鼎力支持!”
  又說感謝支持?若說這是場面話,未免說的次數也太多了,到底支持了他什么?席間眾人一頭霧水但敬酒還是要喝的,連忙滿飲了杯中酒。
  ps:早起來一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