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75 難成大器

在輿情中,大多數人的作用就是被影響,或多或少的被影響,只有少數相關知情人才看得懂門道。《bxwx.cc新筆下文學無廣告》[新筆下文學WwW.BxWx.CC]
  唐廣德唐員外就是這少數明白門道的知情人,所以方欽差迷于女色公報私仇的傳言出來后,他再一次坐不住了,又跑到了欽差公館。
  作為在欽差大人身上下了重注的人,唐員外比方應物本人反而更不淡定。
  唐廣德也是公館熟客了,把門的欽差標下官軍沒有阻攔,直接放行。不過才一踏進大門內,唐員外就感到了與過往不同的氣氛。
  在先前,欽差公館雖然容納了欽差本人和十幾名隨員,以及伴隨王命旗牌而來的一隊官軍,但因公館占地不小,平常眾人坐班的坐班、出外的出外,休息的休息,又不直接受理民眾事務,總體而言,公館中氛圍是偏向于雅靜的。
  可是今天進來后,唐員外卻感到公館里熙熙攘攘喧鬧了不少,各色人等進進出出,行動匆匆忙忙。
  再細看,眾人仿佛都在整理東西,還看到一些打理好的箱籠已經堆放在屋門內了。
  這是怎么一回事?唐廣德心里感到莫名其妙,不過腳底下步子沒有停。然后便見自家兒子唐寅從回廊上走了過來,與自己正對上。
  唐寅連忙上前施禮,口中道:“見過父親,我正要去望江樓,卻不想父親先過來了。”
  唐廣德瞪眼道:“你不安心在公館侍候方大人,卻往回跑作甚?難道還委屈了你?”
  唐寅叫屈道:“是大人吩咐下來,叫我送張告示,貼在望江樓那邊。而且,我也大概要離開公館了。”
  “什么情況?”唐廣德一邊問,一邊接過告示,自行看起來。唐寅沒有答話,安靜的站在旁邊等待父親看完。
  告示上內容很簡單,欽差大人諭示全城士紳百姓。鑒于人言可畏,為了避嫌,近日要暫離蘇州府,前往松江府巡視。
  這、這、這......唐員外拿著告示。不知道說什么好,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話:“怎能如此!”
  恰好欽差長隨王英也路過此處,見到唐廣德便駐足問候,并道:“令郎聰穎非常,實乃罕有人物,宛如我家老爺當年一般。我家老爺心中頗為欣賞。怎奈打算擇日暫離蘇州府,只能后會有期了。
  關于令郎功名之事,我家老爺自會向大宗師去信舉薦人才,想必考取秀才只在這一年間,唐員外勿為慮也。”
  唐廣德按捺不住疑惑。“方大人為何要離開?”
  王英很官方的答道:“不要有過多聯想,我家老爺奉旨到江南督糧,蘇州是江南,松江府就不是江南了?去別處巡視實屬正常!”
  唐廣德追問道:“方大人本該是個心性堅定的人,當初謠言滿城飛。方大人也沒有產生離去之意。而眼下這不過是小小傳言,方大人為何反而不耐了?”
  王英聽了并沒有什么抑郁神情,大笑道:“你也不算外人了,其實我家老爺別有想法......你且看著罷!”
  看著鎮靜如常的王英,唐廣德的心思忽然平定了下來,看來事情不那么簡單就是。
  當最新的告示貼了出去,傳遍蘇州城內外大街小巷、鄉間村里。上上下下反應各異。
  韓雄韓大老爺這種的,早早得到消息后,忍不住要彈冠相慶。這說明他們的刺猬策略成功了,終于兵不血刃的叫方欽差明白了現實難處,并知難而退了!
  也就是說,韓家面臨的這道難關終于還是平安度過了。便如過去數十年來所遭遇到的那些關口一樣。正是踩著這一個個困難,韓家才成為了擁有數千畝田地的土豪。
  韓老爺當即將參與助力的親友們再次請了過來,在韓家大堂中喝酒演劇,以為慶賀。
  在外人看來,韓老爺這種做法略顯張揚。但之前韓老爺真的承擔的很大壓力。采辦太監的下場和那三十多顆人頭在前,韓老爺作為韓家之主,打算反抗方欽差,心里怎能不提心吊膽?如今到了曙光要出現的份上,那壓力必須要釋放出來。
  大多數人都是在韓家與欽差之間看戲的人,對此不禁感慨萬般。驅逐了采辦太監之后,方欽差威風凜凜幾乎不可戰勝,卻沒料到會被虛張聲勢的韓家給逼走,看起來簡直匪夷所思。
  當初有那么大的輿論壓力,方欽差都不以為意,但卻頂不住這樣一條耽于女色公報私仇的流言,不得不暫時避開。
  又有人分析,這便是“君子可欺之以方”的道理了,當初輿情壓力都是公事上的,方欽差心性堅毅又得到王命旗牌,自然扛得住。
  但這次流言純粹是在私德方面進行人身攻擊,愛惜羽毛的人當然承受不了,越是講究臉面的人越不愿意糾纏這種問題。
  可是流言辯也辯不清,欽差大人只能用躲避的法子,這就是周公恐懼流言日的道理!
  還有老成人教育子弟道:“此之謂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爾等要吃住教訓,一是若那袁娘子的事情不泄露出去,焉能被韓家抓住機會興風作浪?二是方欽差若不招惹女色,焉能陷入被動?所以少年戒之在色!”
  在離別之日越來越近的時候,一條新的消息傳了出來,讓無數蘇州人痛恨到咬牙切齒的千戶王臣被方欽差釋放了。
  當初方應物率領民眾,驅趕采辦太監的時候,除了砍了三十多個為非作歹的爪牙主犯、罰了一百多從犯為苦役之外,還暫時囚禁了千戶王臣以平民憤。
  可是現在,方欽差卻將千戶王臣放走,這大概能反映出方欽差的心境罷,說明欽差大人實在是心灰意懶了。
  如此人人都有幾分唏噓和同情,不禁又念起方欽差的好。回想起來,方欽差還是對蘇州府有大恩大德的,在采辦太監瘋狂禍害蘇州時,挺身而出削平了災難,還了蘇州府一個太平。
  這時候,一伙從松江府到蘇州府來做買賣的外地商人突然聚集起來,在公館外敲鑼打鼓、炮仗齊鳴,熱烈歡迎欽差大人移駕松江府。
  此情此景,讓很多本地人一時不明所以,為什么松江人如此強烈歡迎欽差大人駕到?然后一些人又聯想到了一件更驚悚的事情......
  ps:
  事情總是全部撞在一起。。。。剛從外地回來,晚上可能有飯局,明天又有作協開會。哎!今天下午再努力寫一章,晚上就不敢保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