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573 討價還價

所謂隱匿田地只是一個籠統的說法,具體操作手段可謂是八仙過海五花八門,在這上面地主們常常是挖空心思——
  比如有功名的人具備一些免賦役特權,便借此非法接收超額土地投獻,借此逃避賦役;又比如買賣土地時,勾結官府胥吏縮小地契面積,原本買賣十畝的,地契上卻只寫五畝;
  還有將土地假托到某家絕戶名下的,然后想方設法注銷了絕戶戶籍,然后土地便借此從官府籍冊中“消失”;至于強行霸占土地,然后不在官府備案登記的,那都是最上不了臺面的做法了。
  在重賦重稅的江南地方,許多大地主都免不了有這方面的問題。至少眼下坐在韓家大堂里的這九家里,沒有一個敢說是完全清白的。
  韓雄韓大老爺見自己費了一番口舌,漸漸將親友家主們說服,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氣,要是他們都支持自己,那就人多膽壯了。
  不然單憑韓家獨自反抗欽差大臣,地頭蛇對過江龍不敢說一定會失敗,但風險卻是非常大的,一旦失敗的后果也是非常嚴重的。
  所以韓大老爺得知欽差大臣打算對韓家下手后,第一個想法就是將親友家族都拉攏起來,將風險分散降低。
  恰好此時,有個管事匆匆上了大堂,對韓雄稟報道:“老爺!據族人舉報,今天莊子周邊出現了一些陌生人,也沒見辦什么事情,只在附近轉悠。見人便打探我韓家消息!”
  韓雄拍案道:“不出所料,果然來了!這必然是欽差大人遣人來刺探情況!”
  如果在座眾人先前只信了八成。那么現在就是十成了,原來韓雄不是危言聳聽。欽差大臣真的要動手!
  先前有所懷疑的徐家人立刻問道:“事已至此,不知韓兄有何計較?不妨與我等說來!”
  韓雄等的就是這個時候,便喝了幾口茶后侃侃而談:“經我思慮再三,眼下不宜與欽差硬碰硬,也毫無此必要。正所謂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策。
  那方欽差手段雖然酷厲,但卻未必熟諳世故,想法子虛張聲勢,叫他知難而退就行了。我想從輿情入手。有三板斧下去便足矣!
  首先,將欽差大臣要對付我韓家的消息散布出去,讓滿城人都知道這個事情,明白來龍去脈。
  其次,如今在座一共九家,要用一個聲音說話并有所表示,還要做出點事情給別人看,讓別人知道我等是共進共退的!
  有這樣的事實擺出來,不信那方欽差不反復掂量、三思后行。一家也許容易收拾。但九家合起來,誰敢有把握動手?尤其是為了一個女子,是否值得?
  其三,我等使人放出話去。要大肆宣揚清理田土的難度,連帶增強別家大戶的信心。同時叫方欽差徹底明白阻力有多大,能主動知難而退才是不傷臉面的做法。”
  眾人聞言一起叫好。“韓兄的法子好極,頗有含而不露之妙處。實乃上策!”
  說定了之后,眾人散去。然后就是緊鑼密鼓的按照韓大老爺的安排行事。
  一日之間,欽差大臣意圖清理田地,打算拿平門外韓家開刀立威的消息傳遍全城。當然,韓雄這邊并沒有宣揚欽差大臣是因為女色才拿韓家開刀,這有點打臉,不符合含而不露的初衷。
  然后又過了一天,包括韓家在內的九家大地主公開聚會,地點就擇在位于閶門外交通要地的望江樓。
  這些地主之間互相交換了幾十畝土地,并商定了要聯合在他們的地面上修一道堤壩和若干溝渠,用于防洪和灌溉。
  在傳言韓家要被欽差大臣開刀的時候,九家地主公開演了這么一出,就是傻子也知道別有深意!這等于是向別人表示,他們九家是同氣連枝、共進共退,搞一個就等于是搞了一窩。
  至此為止,無論欽差大臣也好,被當成目標的韓家也好,似乎都沒有什么實際動作。但就這空對空的輿情還是制造出了緊張氛圍,激起了本地人的高度關注。
  圍繞著清理田地的問題,在有心人的宣揚下,輿論似乎不大看好方欽差,因為這件事實在太難了!
  從舊例來看,有很多官員做過這件事,但沒有收獲全功的,甚至敗走麥城的也為數不少。
  從現實來看,大地主在本地勢力盤根錯節,官員都是外來戶,怎么可能真正搞得清楚土地問題?
  別的不說,丈量統計田土就需要依靠胥吏來做,而胥吏卻很容易被地主們收買。而且胥吏還要在本地討生活的,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得罪土豪們。
  更別說方欽差大概也只能做到年底,沒幾個月就要走人,哪有時間仔細推行清田事務?
  其實還是有很多貧戶或者窮人心里支持欽差大人的舉措,但面對一個隨時說走就走的官員,本地其他人就算憤恨土豪廣占土地轉嫁稅賦,但又怎能拿出真心來協助方欽差?不怕被土豪們秋后算賬么?
  這一番分析下來,凡是稍有智商的人,對方欽差都沒什么信心,產生了支持也是白支持的念頭。
  但其他心里有鬼的地主們倒是放心了不少,感到方欽差還真辦不成這事,他們不用過于擔憂。何況還有韓家等大戶頂在前面,他們只管跟在后面搖旗吶喊就行了。
  當所有人都對你沒信心時,那就沒有人是可靠的了......如此韓雄的目的全部達成,而且是非常順利的完成,不費吹灰之力便讓欽差大臣陷入了輿情上的被動!
  不過這種被動僅僅是靠著猜測和推斷帶來的,欽差大人還沒有任何實際舉動,也并沒有真正出手,這就有了足夠的回旋余地——在韓大老爺看來,這個回旋余地就是他故意留給方欽差的。
  只要欽差大人稍有覺悟,就該懂得知難而退的道理,那么還算能保住臉面,總比出手后遭遇挫折要好,稱得上是皆大歡喜。
  作為一個年紀輕輕就能混到欽差的官員,或許會魯莽熱血,但想必不會是極端迂腐和愣頭愣腦的人。面對如此明顯的利益得失,該做出什么樣的抉擇,簡直再明顯不過了。(未完待續。。)
  ps:下一更明天上午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