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72 項莊舞劍

在北方,擁有數百畝土地稱不上大,至少擁有數千畝土地才能算大地主,數萬畝的也有不少。
  但是在江南這里,數量級與北方又不同了。有田地數百畝就稱得上土豪,擁有田地數千畝的那算是頂級大地主,一個縣也不見得能有兩三家。
  定居于蘇州城平門外的韓家就是這樣的人家,這韓家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名門望族,成華初年出過一位官職類似于兩廣總督的韓雍韓大人。
  韓家究竟有多少土地,外人從不得而知,但傳言估算至少在三千畝以上——詳細數目大概只有當家的家主本人最為清楚。
  韓家現任當家人是韓雄,今年五十一歲,執掌家事已經二十年。至今仍然身體康健,看樣子再當十年家沒有問題。
  一位擁有至少三千畝土地的家主,在本地自然是霸王的存在,又因韓雄行事霸氣果斷,鄉間百姓見了都要尊稱一聲“韓大老爺”。
  近年來,不少地主富戶仰慕城市繁華,紛紛搬進了蘇州城里常住。但韓大老爺卻厭惡城里浮華,執意定居在平門外鄉間祖居,連帶兒孫都不能進城。
  韓大老爺有自己的信念,他覺得祖宗基業傳到自己手里,只有親自守在這里才能感到心里安定。
  但今天韓大老爺卻不安定了,坐在高敞的大堂中都嫌棄氣悶,走到堂外廊下,不停地來回踱步,雙眉緊鎖,仿佛滿懷心事。
  侍候在旁邊的下人們瞧見這狀況。知道老爺心情不佳,生怕被遷怒遭了池魚之殃——過去不是沒有這樣的例子。
  于是有熱鬧偷偷去后面內院。將小姨娘請了過來。卻說這小姨娘姓趙,生的杏眼桃腮、艷色撩人。今年不過二十出頭,近幾年在韓大老爺這里最得寵。
  下人們都知道,每當韓大老爺發了火時,連親兒孫都要遠遠躲開,也只有趙小姨娘能哄得住。
  小姨娘扭著腰身來到韓大老爺身邊,貼上去問道:“老爺,最近家里平順,外面太平,有什么煩心事能把你愁成這樣?你看嚇得小的們大氣也不敢出。”
  韓雄臉色仍然很難看。沉聲道:“說出來你也沒主意。聽說欽差大人方應物已經盯上了我們韓家,要拿我們開刀殺雞給猴看。”
  小姨娘也嚇了一跳,遲疑道:“沒這么嚴重罷?”
  韓大老爺雙眉皺得更緊,“你懂什么?居安還要思危,況且已經身處累卵之危?常言道,破家縣令滅門令尹,那方應物可是比縣令令尹之流更厲害的角色!
  連欽差采辦太監都能被他驅逐走,堂堂的知府也被他軟禁掉,如今又盯上了我韓家。能不憂慮小心么?
  只要方應物有心修理韓家,而我韓家又懵懂不知麻痹大意的話,只怕難逃厄運!”
  小姨娘也被說的心慌慌,搖著韓大老爺道:“那快想想法子呀!”
  韓雄長嘆一聲道:“自從韓雍大兄沒去之后。我韓家再無上得了臺面的達官顯貴,如何與那方應物分庭抗禮?
  如今韓家獨自面對方欽差,總顯得勢單力孤。故而要多拉幾家一起才好。人多勢眾之后,分量也就有了。欽差大人想為所欲為也沒那么容易。”
  拿定了主意,韓大老爺將西席先生請來。吩咐他寫了十來封信,邀請一干親友家族的家主后日相聚。
  這年頭講究門當戶對,更何況人以類聚物以群分,能與韓家結親或者往來的人家,自然也是土豪大戶。
  大家都賣韓大老爺面子,何況面臨欽差高壓的非常時期,大家也都想找個由頭聚會商議。及到后日,韓家花廳里提前備好的八張座位全都坐滿了。
  這**家合起來,起碼擁有兩萬畝土地,數千名佃農,號召力絕不可小覷。
  作為聚會的發起人,韓雄率先開口道:“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的這個道理,誰人不曉?吾輩都是廣有土地的人家,在蘇州城里外都排的上號。那方欽差若是鐵了心要清理田地,我們幾家只怕首當其沖,都在劫難逃!”
  韓雄的話,算是戳中了在座眾人的心里。方欽差先前的高壓手段還歷歷在目,叫眾人暗暗畏懼——雖然當時對付的是采辦太監和府衙。很難想象要是落到了自家頭上,那又該如何抵擋?
  不過也有人覺得韓大老爺危言聳聽,疑問道:“韓兄你是否說的太過?我看那方欽差不是窮兇極惡之徒,目前是什么情勢,還需再觀察一陣子,何曾有你說的這樣危險?”
  韓雄掃了眾人幾眼,這才又解釋道:“徐賢弟切勿不以為然!不瞞諸位,據我得到的絕對可靠消息,方欽差已經籌劃著對我韓家動手了!在我韓家之后,你們能跑得掉么?”
  眾人紛紛大驚失色,猜測揣摩是一回事,但變成了事實就是另一回事了,連忙追問道:“消息可曾準確?”
  韓雄點頭道:“這消息千真萬確、絕無虛假!昔年有個連我都記不清的一戶人家,與我韓家結了仇后鬧出點人命來。
  而這家人的后人流落成了杭州花魁娘子,不知怎的與方應物勾搭上,如今這女子就在欽差公館里大模大樣住著。
  而方應物這年輕人容易沉迷女色,被迷昏了頭便想替那女子報仇雪恨,以此博美人一笑。更何況方欽差清理田土急需一個立威對象,我韓家就莫名其妙倒了霉。”
  眾人聽著面面相覷,這仇人孤女十年后報仇的故事實在是有種戲文的既視感。但韓雄肯定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必然仔細打聽好消息了,應該是確有此事。
  又聽韓大老爺慷慨激昂道:“如此韓家自然不能坐以待斃,諸位都是我韓家世代親友,唇亡齒寒的道理實在無需多言了!今天是我請到了諸位,也許到了明天,就是諸位要請我韓家相助!
  俗語云:獨木不成林,如今吾輩只有齊心合力,結勢自保,方可共保家業!”
  眾人便紛紛表態道:“韓兄放心,我等不是不曉事的人!世代交情在此,斷然沒有坐視不理的道理!”(未完待續。。)
  ps:三!今天先這樣吧。。明天繼續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