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67 天大的驚喜

次日,欽差采辦太監王敬抑郁的從屋中走了出來,院中有十幾個人等著他這都是王敬從京師帶來的手下。[新#筆#下#文#學wwW.bXwx.cc]
  京師跟過來的人里,千戶王臣和兩個小頭目昨天已經被方應物捉走,剩下的都在這里了;在蘇州本地招攬的人,也全部都被方應物所抓捕起來。
  昨天還一呼百諾,將近兩百人云集麾下,今天就只剩這小貓三兩只,讓王敬王公公很不是滋味。
  但也沒關系,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但兩條腿的人多得是。只要欽差太監的招牌還在,去了別地再收一批爪牙就是。
  “走!”王敬咬牙切齒的下令道,此后便一馬當先的向外面走去,而在大門口處則有百余官軍監視。
  雖然王公公暢通無阻的出了門,但是押運財貨的手下卻被攔住了。帶隊前來的百戶官毫不通融的說:“欽差大人有令,每人身上只需攜帶銀錢五十兩,以及日用家什,除此之外一概不許帶走。”
  王敬登時狂怒,他從昨天一直憋屈到現在,終于忍耐不住。回身對百戶官罵道:“瞎了眼的狗東西,你認得爺爺是誰么?”
  想他王敬到了蘇州之后,辛苦至今才搜刮了價值十余萬兩的財物珍玩,這是自己最大的成果,難道能全部拱手讓人?
  方應物要他的人,他認栽了,將王臣交了出去;但是沒想到方應物居然得寸進尺,在這時候打起財物的主意!
  如果昨天方應物透出這個意思,他絕對要拼一個魚死網破。不會與方應物妥協!
  百戶官被王敬罵了一通,只能苦著臉答道:“欽差大人讓下官立了軍令狀。如果放任王公公攜帶勒索來的財貨離去,就以窩藏同犯罪名要下官的項上人頭抵罪!”
  王敬怒氣沖沖的回到院中。對著門外百戶喝道:“不許攜帶離去?若我就此不走了,你敢進來明搶么!”
  百戶官尚未答話,但王敬左右卻先嚇破膽了。昨天方應物抓走了其他人,聽說要大殺特殺開刀問斬,焉能不害怕?
  他們十幾個人說是漏網之魚也不為過,而在他們眼里,方應物就是活閻王一般的存在,蘇州府就是大兇之地,早走早好!
  若停留不走實在是夜長夢多。鬼知道那方應物會不會心血來潮,為了與王公公別苗頭,再抓他們上法場去?
  王公公是欽差太監,不怕別人來殺,但他們小人物可擋不住王命旗牌!想到這里,左右爪牙紛紛對王敬勸道:“王公!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去了別處再白手起家就是,何必在蘇州府浪費時間。”
  王敬陰晴不定。他對手下的心思很清楚,知道手下們沒出息沒膽氣,但又能怎樣?
  他能把這些人全都趕走么?那樣徹底豈不成了孤家寡人,連個可指使的人都沒有了?
  最后王公公只能長嘆一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姑蘇驛。誰也看不見,他那隱藏在大袖里的雙手一直發抖,指甲狠狠的嵌入了手掌肉里。
  立在碼頭邊等候開船時。王公公回想起那幾大車財貨,只覺得心如刀割、痛苦不堪。簡直就有跳水自盡的沖動,對方應物的恨意便又增加了數倍。
  “方應物!敢劫我錢財。我與你勢不兩立!”
  伴隨著欽差采辦太監王敬的離去,蘇州城陰霾盡去,街面上立刻恢復了閑適繁榮的景象。
  而且投靠欽差太監的無賴惡棍被方欽差一網打盡后、殺伐果斷之后,其他市井棍徒畏懼方欽差的聲名,也都暫時低調的隱藏起來。
  于是街面上亂象大減,最直觀的指標就是,各種敢拋頭露面的小娘子比從前稍稍多了點。
  仿佛一夜之間,王敬及其爪牙禍亂蘇州的事情就成了被掀過去的一頁,已經不存在于現實生活里了。
  不過在城外臨時法場上,衛所官軍仍然按照每天三人的穩定節奏,不快不慢的砍著腦袋,大概要砍上十一二日。每天都有新鮮出籠的血淋淋人頭提醒著滿城士紳百姓,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欽差公館這里也產生了巨大變化,外面公館街上聚集避難的富戶們漸漸散去,房價也逐漸跌落回正常水準。在公館里,唐廣德唐員外也匆匆返回了望江樓,力爭早日重新開張。
  不過唐廣德好說歹說,竭力將自家長子留在了公館里。借口是欽差大人身邊都是粗笨人物,使用起來不好看,讓自家兒子充當個端茶倒水的書童以報答庇護之恩。
  方應物苦笑之余接受了這番好意,心里忍不住吐槽幾句。這唐廣德真是敢冒險,隨隨便便就將兒子丟給別人當臨時書童,也不怕羊入虎口,不知道有些士大夫們喜好孌童么?
  不過也可能是唐員外見到袁鳳蕭也可以賴在公館不走,所以才對方大人的取向比較放心。
  采辦太監王公公被扣下的幾大車財貨,一個不拉的盡都送進了公館,暫時堆積在內院廂房中,由方應石負責看管。
  銀錢、珍玩、古董、字畫應有盡有,都是蘇州府百年承平積累下來的好東西。此刻堆積在一起,裸的展示在方應物面前。
  十多萬兩財貨也許不是極其夸張巨大,但如此高密集的堆放在一起,委實令人目眩神迷、眼花繚亂。
  方應物站在屋內,打量著展開的一抬抬箱籠,饒是定力驚人,也連連倒吸了幾口氣才穩住心神,腦中不禁泛出一句“珍珠如土金如鐵”。
  不得不承認,這王敬搜刮功夫有一套,他前后才在蘇州一個月時間,期間還有自己搗亂,便已經敲骨吸髓的搞到了這許多財物。
  真讓他在江南橫行到年底,弄個幾十萬兩大概真不在話下,那就連天子也足以打動了。
  為了報仇身世之仇,死賴在公館不肯離開的袁娘子聞訊趕來參觀,見狀瞠目結舌、眼眸閃閃。她多年來也算小有積蓄,但與眼前這些相比,簡直就是微末浮塵啊。
  方應物伸出手在袁娘子眼前晃了晃,“你別在這里財迷了,再看也不是你的!”
  袁娘子喃喃自語:“我多么想聽到一句話你說,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些箱籠全被我承包了。”
  “這很可以!”方應物又轉頭對方應石道:“你把財物都倒出來保管好,然后將箱籠送給袁娘子!”
  正說笑之際,王英在院中叫道:“外面有幾位本地縉紳老爺來拜訪了!聽那口風,似乎是為了這些被太監勒索的財物而來。”
  袁鳳蕭嘻嘻一笑,“方老爺,他們八成是想把東西各自要回去!先前沒膽量去找太監,現在卻敢來欺負你
  你要是個有種的男人,就別白白把這些財貨送回去,對他們霸氣的說一句:這些箱籠全被你承包了!”
  ps:搞定加更!湊合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