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566 神仙妖怪

上千民眾聚集在姑蘇驛大門外面,等待著里面的最終結果。半個時辰之前,他們目送欽差大人方應物走了進去。當時方大人說,他要先進去為本地人討公道,請眾人再耐心等候一段時間。
  雖然看不到姑蘇驛里面的詳細狀況,但百姓們卻知道,情形應該是非常有利的。
  因為方大人進去之后沒多久,便見官軍押著一大批為非作歹、民憤極大的太監爪牙出來。這些走狗爪牙原本大都是當地的無賴惡棍,投靠太監欺壓良善,但此時再沒有先前的囂張氣焰,一個個魂不守舍,顯然是要倒霉了。
  又過了片刻,百姓們又見到官軍押著爪牙之首、據說是京師千戶的王大人出來。這采辦太監王公公的一大半惡名,其實都要記在王千戶頭上,種種惡行都是這王千戶親力親為的,不知多少人家遭了王千戶的毒手。
  此時這王千戶還在沖著里面大喊大叫,破口大罵欽差大人,但是卻被官軍很不客氣的打了一頓,堵上了嘴巴。由此百姓心里便非常清楚,這王千戶絕對要被懲治了。
  最后在萬眾矚目之下,欽差大臣方應物從姑蘇驛大門中走出來,站在人群面前。
  上千人不約而同的停住了嘴,場面立刻安靜下來。方應物很平靜的開口道:“告與諸位父老,本官幸不辱命!采辦太監王敬之爪牙,千戶王臣及以下各人皆為惡多時,罄竹難書!現已全部拿下,視同人犯!”
  聽眾們小小的歡呼了幾聲。聽這意思,代表他們百姓一邊的方欽差大獲全勝了!這樣一來。蘇州府總算消除了禍患,不過還要聽一聽細節。
  方應物順著民心說:“首犯千戶王臣為朝廷武官。本官不便擅自做主,先將其下獄看押,然后上奏朝廷,請朝廷處分!”
  這幾句話平平無奇,也是應有之義,沒什么好激動的。
  但又聽方欽差聲音高了八度,朗聲道:“其余爪牙之中,共計有侵害百姓主犯三十五人......本官做主,將這些主犯全部正法。以平民憤!”
  人群里還是小聲議論紛紛,沒有公開站出來歡呼的。方應物也愣了愣,自己的大手筆怎么冷了場,情況怎么會這樣?
  但方應物卻不知道,眾人一開始對“正法”兩個字沒反應過來,沒理解其中意思,自然就反響平平了。不過很快便有明白人迅速解釋出來,正法的意思其實就是砍頭!
  頓時人群大為震動,將三十五個人全部砍頭。這可是要殺得人頭滾滾了!短暫的驚愕后,歡呼聲再次響亮起來,方大人對惡勢力夠狠!
  那些“主犯”都是街面上游手好閑的惡棍無賴,善良百姓沒少受欺辱。這次他們又幫著太監為禍鄉里,極其招人恨,全部殺掉也沒什么可惜的。對多數人是好事。
  剛才還有因為王臣沒立刻被處罰而心生不滿的人,正擔心官官相護時。再聽到方大人要高居屠刀,也只能服氣了。
  衛所副指揮使鄧大人悄聲問道:“方大人問斬人犯。不上奏朝廷么?”
  方應物指著人群道:“民意已如火山,如何好遷延時日?本官一力做主,要速斷速決!”
  以國朝制度和慎殺思路,涉及到處死人犯的案件都要上奏朝廷復核,甚至有時候要將人犯遞解到京城去聽候最終判決并執行。
  但王命旗牌卻有一項特權,那就是可以在非常時期,欽差為了穩定局勢可先行將人犯問斬,然后再上報朝廷備案。這大概就是民間“先斬后奏”傳說的由來之一。
  所以在法理上,被賜予王命旗牌的方應物不同于普通官員,以平息民憤為借口下令將為禍蘇州的主犯爪牙先行處死,是完全不存在任何問題的。
  只是一口氣殺三十五個人,確實也夠驚世駭俗的,一般只有在剿滅匪患叛亂時,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方應物又道:“其余爪牙從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本官判罰為苦役三年!”
  人群繼續表示非常歡迎!投靠王太監的惡棍大概有一二百人,平素都不是什么好人物,大都是橫行市井欺壓良善的貨色。
  如今這幫人被欽差大臣一網打盡,殺頭的殺頭、判刑的判刑,蘇州城街面上可以清靜一下了!沒有人不歡迎這樣的情況。
  剛從方應物的鐵腕中回過味來,有的人想起了這次蘇州遭難的主要人物,便開口高聲問道:“斗膽問欽差大人,一直未有聽到,那采辦太監不知要如何處置?”
  方應物答道:“采辦太監王敬乃欽差身份,本官雖無權拘押,但經過本官當面斥責并曉以大義后,他已經答應明日清晨便離開蘇州府,從此不再返回。本官也只能盡力做到如此地步了!”
  方才聽到要處死三十多人的決定,民心震驚之余也就漸漸消了氣,對太監王敬也就不那么憤懣。
  既然沒有窮追猛打的心思,又聽到方應物這意思,是要將荼毒蘇州的采辦太監徹底驅逐出境,那么也就可以了。畢竟王公公是欽差太監身份,這已經是方大人能做到的極限了。
  如此人群又忍不住開始歡呼雀躍,驅逐王敬、拘押王臣、其余主犯被斬首示眾,從犯被罰以苦役,民意終于取得了最后的勝利!
  他們聚集起來抗爭,沒有白辛苦一天,正所謂老天有眼,惡有惡報!
  雖然今天從頭到尾,百姓們除了跟著方欽差跑來跑去,并充當背景之外,仿佛什么也沒有做,但并不影響慶祝的心情。
  無論怎么說,他們也是親身參與了大事件,并安安全全的達成了目的,還能有什么更高的要求?
  此時夕陽西下紅霞滿天,但百姓圍著方應物久久不愿離去。方欽差則與鄧副指揮商量著技術問題......
  鄧副指揮為難道:“斬首要用特制大刀,否則沒那么容易砍得下來,衛所中倒是有幾柄,但同時要砍三十多人,還是難辦。”
  方應物若有所思,“既然如此,那就一批只砍三四人,每日砍一批,允許百姓旁觀,砍完便示眾。那三十五個人犯分為十批,差不多十日后便可結束。”
  鄧副指揮愕然片刻,然后苦笑幾聲道:“下官遵命!”
  這欽差大人真是好心思,本來今日之事算是結束,也許熱門個兩三天,便也就差不多淡了。
  但連續十天砍人并斬首示眾,等于是把過程硬是給延長了十天,至少熱門上半個月,其中增加的聲威不可盡數。(未完待續。。)
  ps:狀態不行,思路不暢,直到現在才勉強搞出這章。但今天又有萌妹子爆照啊,另外的加更只能連夜憋了,不知道幾點才能憋出來,先預定為明早八點之前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