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59 不講規矩

話說王臣鼓動義父,在欽差公館外安排了眼線,不分白夜的十二個時辰盯著。
  雖然公館里面的事情不能得知,比如方應物接到的敕書是什么內容,方應物與誰說過什么話之類的;但一些比較大的、或者比較明顯的動向還是能探知的,比如今天公館街上三四十位員外老爺都被請進了公館中。
  此時公館大堂上,數十人濟濟一堂,座位都不夠用,只能站立著聽方應物講話。
  方大欽差坐在正中間上座,慷慨激昂:“在公館街上出了這么一件事,我很痛心,深感痛心,想必你們這些本地人比我更痛心!采辦太監及其爪牙已經胡作非為到了這個地步!
  但諸君可曾知否?如今天時、地利、人和齊備,滿城民意沸騰,正當我等奮起之時!
  你們在我這里憋屈的躲了這么些天,難道不想一掃濁氣么,各回各家么?現在機會就來了!”
  有人問道:“方大人有何良策?”
  方應物站了起來,意氣昂揚、豪情萬丈的說:“沒什么良策,但憑一腔熱血和勇氣,以及正義的信念,還有全城百姓在背后的支持!有了這些,我們無往而不勝,必將取得最后的勝利!”
  眾人紛紛表示不懂,懇請方大人不要說官話,要用平民百姓能聽明巴的話,不然誤會了什么可就不美了。
  這些小資產階級覺悟都太低了,方應物暗暗嘆一口氣,又坐下來道:“就是叫爾等聚齊所有人手。明日四更造飯、五更動身,拼出一個平坦前途!”
  四更造飯、五更動身。這是評書里經常聽到的臺詞,但一般都是行軍打仗才用得上......眾人悚然一驚。難道方應物打算強迫他們聚齊人手,然后便去玩命,比如攻打采辦太監駐地?
  唐廣德看看左右,眾人都拿眼睛點他,只得出面問道:“在下或有遲疑,我們只有這三四十家人,聚集在公館街面上,或可能結勢自保。但出了公館街,未免有些不夠看的。靠著這么點人去聲討奸賊,實在是雞蛋碰石頭。”
  方應物環視四周,傲然道:“如今不缺敢為之人,缺的是登高一呼之輩!本官并非親民官,無節制地方之權,但也有一腔正氣!
  明日本官可以親自拋頭露面,做一個帶頭之人上街,踐行君子本分,你們還有何疑慮?
  而且我們上了街之后。民心所向浩浩蕩蕩,必將有沿途百姓加入我們,自然不會只有這百十人!一萬八千不敢想,但聚起上千人問題不大。應該夠用了!”
  眾人熱淚盈眶,齊聲呼道:“今日方知,欽差方老爺之忠義!我等怎能不感念于懷!”
  本來可以置身事外的欽差大人都打算親自擼袖子上了。他們這些被迫害的人還有什么可說的?
  再說,有了欽差大人的號召力。在欽差大人的率領下,沿途不說萬眾景從。但隊伍起碼也會壯大十倍,氣勢上絕對就不一樣了!
  “如無異議,明日便召本官吩咐去做!另外,明日肯定人數眾多,別人可能就不便指揮了,但你們各家人必須令行禁止,嚴格遵照本官指使行事!”
  眾人一起承諾道:“吾輩曉得,在公館街上編練這久,自然知道聽從欽差諭示的道理!”
  從欽差公館出來,家家戶戶便開始準備,這樣的事情自然瞞不住人。很快就被探子打聽到,然后傳到了姑蘇驛里。
  王臣冷笑幾聲,“這方應物真是蠢不可及,不知道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的道理么?若事起突然,我們大概猝不及防,如今他卻大張旗鼓,卻叫我們有了防備!”
  王敬瞥了王臣一眼,“你這話,又是跟那個田祥學的罷?真是半瓶子醋晃蕩、自以為是!
  用你們那點市井小民的心思,去揣測方應物的謀算,簡直可笑之極!前幾次你們吃的教訓還不夠多么?
  那方應物目的就是要大造聲勢,拉起更多的人,然后借機樹立他自己的威望!至于能不能成功,你我父子是死是活,你以為方應物真會關心?”
  想到成千上萬的人殺奔過來,王臣臉上現出驚惶之色,王敬察言觀色之后深感失望,這干兒子實在不是成大事的料。
  但王敬面上沒有露出多余情緒,只吩咐道:“他們召集的人數就算多點,仍舊是游兵散勇,圍攻欽差畢竟是亂民滋事,這個理誰也駁不了!還是那句話,我們只要不被當場打死,最后勝利者就是我們的!
  你再去找蘇州衛指揮使通報消息,叫他一定要做好準備。一旦公館那邊開始行動,衛所軍士就必須來姑蘇驛保護,至少要來一千人!
  再告訴他,明日本欽差太監若有三長兩短,朝廷就要用軍法砍他的腦袋,叫他自己掂量好輕重!”
  欽差大臣和欽差太監各有籌謀,仿佛大軍交戰前夕,蘇州城中里的氛圍變得奇怪起來,很多靈敏的人都嗅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到了次日,公館正門大開,欽差方應物烏紗著頂、官服在身,打出了全套儀仗!
  欽差大人果真親自出現了!公館街上人群響起了小小的歡呼聲,由欽差帶頭扛責任,他們自然放心不少。就算出了亂子,那也是欽差大臣的責任。
  此時公館街上已經聚集的人大約有兩百來個,是今日舉事的核心人群。
  方應物面朝眾人,神情嚴肅,但沒有沒說話,沉默了片刻,最后才點點頭道:“家園興亡,在此一舉,還需諸君奮力!”
  話雖直白,也不是長篇大論,但卻叫眾人莫名的感動和熱血,振臂高呼道:“奮力!奮力!”
  “動身!”方應物又招呼一句,上了官轎,打出欽差大臣的行牌(雖然督理錢糧這塊牌子此有點不倫不類),一馬當先的向閶門方向走去,其余眾人連忙跟上。
  閶門內外素來是最繁華熱鬧的地方,方應物帶領隊伍出行,立刻萬眾矚目,行人紛紛讓道,并和道旁店家一起高聲喝彩,宛如歡送英雄一般。
  果然也如同所預料的,欽差大臣的旗號確實有點用處(別管是什么欽差),沿途不斷有熱血人士加入。結果隊伍越走越長,出了閶門時,已經有五六百人了。
  采辦太監王敬駐地姑蘇驛,地處胥門之外運河邊上。而胥門位于閶門南邊,所以方欽差帶著隊伍出了閶門后,轉而向南,朝著胥門外方向而去。
  姑蘇驛駐地里,王敬陰著臉坐在大堂上,而王臣坐立不寧,在堂上堂下團團轉。
  如果真有上千人沖擊,但憑手底下這二百來爪牙防護,成敗還真不好說。
  此時王臣的感覺仿佛是度日如年,忽然有人來稟報:“蘇州衛指揮使帶著衛所軍士來了!”
  王臣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全身這才松快下來,一屁股坐進了太師椅中。有了官軍保護,眼前大抵可以安枕無憂了。
  至于事后的事情,自然有干爹運籌帷幄!那方應物為了一己之名,煽動民意,制造民亂,圍攻欽差太監駐地,都是鐵證如山!
  那方應物再有本事,也只是個二十幾歲年輕人,哪比得上自己干爹深沉難測、謀定后動!這次他死定了!
  王敬當然提前派出了探子,一**的消息不斷傳到姑蘇驛里——
  “方欽差上了官轎,從公館出了!”
  “亂民隊伍已經抵達閶門,目測壯大了數倍!”
  “亂民隊伍已經過了閶門,轉而南下,朝著姑蘇驛方向而來!”
  “亂民隊伍距離姑蘇驛只有二里了,人數已經過千!”
  隨著消息不斷傳遞,姑蘇驛氣氛陡然緊張起來,仿佛兩軍交戰,幾乎一觸即!(未完待續。。)
  ps:有萌妹子爆照,只好倉促把這章存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