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56 書院之行(上)

經過深思熟慮后,汪知縣做出決定,這次徐門子不再咳嗽了。“來人!傳本官的話,去請慈溪胡老先生明日到縣衙會晤!”卻說方應物晃晃悠悠的走在山間道路上,他的身后是二十多鄉親,還抬著兩個狼狽的人。這兩個被抬著走的,自然就是慘遭引蛇出洞的縣衙戶房丁戶書和邵書吏了。
  上花溪村眾人說說笑笑,對于跑到縣衙門口埋伏并毆打綁架吏員這種事情,似乎并不很在意,沒有什么緊張情緒,反正類似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很難想象,這是一群幾個月前還因為衙役下鄉而嚇得手足無措的人。現在之所以無所畏懼,全是因為迷信方應物這個領頭人的關系。
  方應物很懷疑,如果遇到天災時,自己如果登高一呼要造反當皇帝,鄉親村民們也會盲目跟著干一票。大概歷史上很多造反都是這么起來的。
  想到這里,方應物下意識朝后看了一眼,登時氣也打不出一處,笑罵道:“你們還抬著他們作甚!扔下來叫他們自己走!”
  “哦,是,是。”幾個村民手忙腳亂的將兩個縣衙吏員丟到地上,很不好意思的說:“小相公真體貼人,我們早就想扔了,一直沒敢。”
  方應物教訓道:“在縣城里怕他們兩個搗亂,被人追上不好辦,所以強行抬著走!現在都走到山里來了,還能怕他們搗亂?這是把他們當老爺侍候么,敢搗亂就慢慢打,打到服軟為止!”
  披頭散發的丁戶書從地上爬起來,滿懷怒氣的質問道:“方朋友!冤有頭債有主,你若要了結事情,該去找胡家,捉在下作甚!”
  方應物瞥了丁戶書一眼,嘆口氣道:“我太無能,對胡家沒什么辦法,只好拿你出氣了。”
  “事情根子不在我這,在下是受人指使,你抓住在下不放毫無用處!”
  方應物很鄙夷的想道,此人還在執迷不悟,不明白自己錯在哪里。這個世界有時候很公平,你成了弱肉強食的幫兇,就不要怪別人用弱肉強食的態度對付你。
  便不耐煩的說:“別啰嗦那么多!我最瞧不起你這種沒擔當的人了!修改我們花溪田地等次這件事情,是你直接經手的罷?那你裝什么委屈!你做了初一就別怪我們做十五!你讓我們花溪人沒飯吃,我們就讓你知道什么叫餓死!”
  丁戶書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這方應物對待他完全是霸王硬上弓,不講任何技巧。不過他心里已經極度后悔了,早知他如此作風,自己就不該利欲熏心去幫胡家。
  又走了一段,方應物走山路無聊,風景也看膩了,與鄉親們也沒什么共同語言。于是又挑逗起丁戶書說話消磨時間:“你覺得這件事情,我直接去縣尊,會有效果么?我去找胡家談判,會有效果么?”
  丁戶書搖搖頭,知縣和胡家當然可以不鳥方應物。
  “你覺得,我就明目張膽的抓了你,會承擔什么后果么?”
  丁戶書還是搖了搖頭。解元家和胥吏的政治地位有天壤之別,而鄉紳又是默認享有法律特權的。
  沒有人會為了一個政治地位輕賤的衙門吏員出頭,知縣不會,其他人也不會,最多也就是勸方應物息事寧人。何況還是這個吏員犯事在先,幫他不就相當于幫胥吏欺壓士紳么。
  所以方應物虐了自己,還真不必承擔后果,自己就是上告到府里、省里,估計也沒什么人會同情自己。他為胡家做下了事,那真只是狐假虎威,但狐貍就是狐貍,不是老虎。
  丁戶書隱隱之間明白了方應物的心思,兩軍交戰,先集中兵力攻擊對方弱點乃是兵法常識。莫非是要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
  但只要胡家還在,方應物就是打死他也很難改變現狀,能解決什么問題?“人無利不起早,那你又能得到什么?”丁戶書質疑道。
  方應物笑呵呵,“這可不好說,不好說......”
  回到上花溪村,已經日頭西斜了。方應物將丁戶書和邵書吏塞進提前準備好的門窗很小的破屋內,一人一間。此外安排了鄉親看守,六個人一班,晝夜不停。
  屋內僅有桌子一張,筆墨紙一套,其他什么都沒有。
  方應物也跟隨者進來了,站在門口負手而立,很嚴肅的說:“丁戶書!現在我代表花溪村民自治組織宣布,你被雙規了!”
  丁戶書云山霧罩的沒有明白,“什么雙規?”
  “在規定的地點、規定的時間交待問題!”方應物指著筆墨道:“把你修改我們花溪田地等次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在紙上寫明白了,然后畫押!”
  丁戶書這才明白了,不由得忿然道:“方應物!你膽敢私設公堂!”
  方應物仍舊一本正經的說:“這怎么是私設公堂?我一不是官員,二沒有審問你,三不是讓你寫供狀,四不會判決。只是請你到這里來,寫一份關于修改花溪村田地等次事件的陳情書而已!”
  “掩耳盜鈴,這就是你的文字游戲!”
  對丁戶書的指控,方應物充耳不聞。他在屋里轉了一圈,望著房梁自言自語道:“這房梁太粗,我擔心丁先生會懸梁自盡......”
  丁戶書怒目而視,這是咒他死掉么?你才想自殺,你們全家都想自殺!
  方應物視而不見,對門外高呼道:“來人!將丁先生腰帶解了,免得他想不開,自己掛了房梁!”
  登時進來三個漢子,兩人將丁戶書按在地上,一人強行卸掉了丁戶書的腰帶。
  丁戶書雖然自甘下賤充任吏員,但也是讀過書的。活了四十多歲,這輩子第一次被男人強行扒掉腰帶,連布繩做的褲帶也解掉,一時間他感到羞憤欲絕,有那么一瞬間還真閃過了自盡的念頭。
  方應物拍了拍窗戶,見窗戶外不遠處就是花溪水,又吩咐道:“去鄰村喊幾個木匠,將窗戶外面封死了!免得丁先生想不開,跳窗戶投水自盡。”
  最后方應物打量了幾眼桌案,高喝道:“再來人!將這張桌子撤了!方桌有棱有角,若是丁先生想不開,拿太陽穴撞案自盡怎么辦!”
  丁戶書雙手提著褲子,一開始還氣憤不已,只覺得方應物是詛咒自己。但慢慢的就只有后怕了,原來有如此多“被自殺”的可能......方應物這是提醒和暗示?
  換了一張圓桌,方應物便對丁戶書安撫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丁戶書還是寫吧。寫完就一了百了,我自然放你回家去與妻兒團聚,說到做到決不食言。
  現在我去那邊看看邵先生,也勸一勸他,丁戶書先慢慢想著。”
  方應物揚長而去,留下看守丁戶書的花溪村民卻沒這么客氣。
  丁戶書望著門口,提著褲子靜靜站在那里,正要深思一番自己對策。冷不丁卻見旁邊村民狠狠一巴掌扇了過來,打得他耳邊嗡嗡作響,腮幫子腫起一團。
  那村民指著丁戶書破口大罵:“原來就是你這賊子要加我們花溪的稅!若不是小相公吩咐過以德服人,我們花溪村民一人一拳頭,也能將你搗成肉泥!”
  一夜無話,次日清早方應物起來時,便見方逢時拿著幾張紙,喜不自勝的說:“小相公,招了招了,供狀在此!”
  “謹言!”方應物輕喝道:“這是自述陳情書,不是供狀!”
  方總甲連忙收回話,“是,這是陳情。小相公的法子很管用,昨日一直讓村民不停地去罵,男女老少齊上陣。罵到深夜時,那兩個終于受不住了,要了油燈連夜寫下這陳情書。”
  方應物將兩份陳情書接過來,互相對照了一下,滿意的笑了。還算這兩人配合,寫下的情節大同小異,沒有耍花頭,看來都是如實自述了。
  事不宜遲,還要再去一趟縣里......但是一想那十里山路,方應物就頭疼,來回二十里,天天走一遍也太累死人。
  但沒辦法,只能再次出發。在路上方應物就想道,若今后社會活動日益增多,自己住在深山村里只怕也不合適了。
  如果到明年春季,中了秀才后要進縣學,就該搬到縣城居住,總不能天天從花溪跑到縣學吧,那要累死人。
  在胡思亂想中,午前時分方應物趕到了縣衙。
  在大門外卻見有四五人簇擁著一頂轎子趕過來,方應物好奇的看了幾眼,收回目光正要邁步進衙門,卻又發現,從轎子上走出來的中年人很眼熟。
  他立在原地又仔細認了認,這不是自己的便宜舅父么?當初父親剛中了解元時,這位舅父曾上門認親,不過嘴臉勢利可惡,被洪、項二公子嗆走了。
  原來昨日知縣下了帖子請慈溪當家人胡老先生往縣衙一行,但胡老先生借口身體不適,只派了兒子胡增文代替前往會見知縣。
  這胡老爺下了轎子,抬頭也恰好看到自家外甥方應物。他愣了愣后冷哼一聲,徑自進了縣衙,沒有理睬方應物。
  這知縣請胡家人過來,只怕也是為了這次的事......方應物若有所思,摸了摸懷中的兩份陳情書,也進了縣衙。
  ——————————
  推薦票落到首頁榜最有一位了,很危險啊,求拉起來!關于本書走向,鄉村生活基本寫完了,對于下面的劇情,大家有什么思路可以踴躍去書評區發言!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