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58 不勞你操心了


  卻說“民女”當街被搶的消息,在蘇州城內外傳得飛快,一傳十十傳百,眾說紛紜以訛傳訛雖然說這個“民女”的身份能不能稱為“民女”,但確定無疑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小有名氣的漂亮女人。\wWW.bxwx.cC新筆下\《bxwx.cc新筆下文學無廣告》http:
  自從采辦太監來到蘇州府后,破家或者被勒逼錢財珍玩的為數不少,搶銀子已經不算什么新聞。而女人當街被采辦太監爪牙劫走,這種略帶色的消息就是相當大的爆點了。
  其實采辦太監爪牙這段時間荼毒地方,闖入過不少人家,有些女眷已經受害。雖然礙于臉面不大愿意聲張,可是仍有各種未經證實的小道傳言流傳。
  這種消息委實令聞者憤懣,不過小道流言終究是小道流言,掀不起太大的風浪。
  但這次不同,是一個女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公開被搶走的,絕對不是小道消息,頓時一股積壓很久的憤懣被引燃了。
  目前尚未產生爆炸性的后果,但是風雨欲來、黑云壓城的憋悶感還是有的,或許只差一個臨界點了。
  但是在這個時刻,那位被搶走的薛娘子卻回到了住處。隨后又有新消息傳了出來,薛娘子自稱一切都是誤會,只是王千戶想照顧她生意,所以派人街走了她,卻不料以訛傳訛叫別人產生誤會。
  聽到這番說辭,聞者仿佛齊齊泄了氣,一場風波眼看著又要煙消云散。
  在欽差公館中,方應物沉著臉對袁鳳蕭問道:“果然讓你猜中了!你覺得薛娘子這種態度,是被威脅了。還是得到了好處?”
  袁娘子仍舊對昨夜之事耿耿于懷,慵懶的躺在榻上。背對著方應物嘟囔道:“奴家在公館里沒有出去,又哪里知曉外面的事情?”
  方應物在她的翹臀上狠狠拍了拍。“別懶著了,你去找那薛秀玉一趟去。叫她別假裝沒事了,照我的吩咐來,幫著我攪一攪風頭。”
  袁娘子不大情愿的說:“方大老爺,你就行行好罷,她這樣做也算是脫身了,你卻非要再把她再扯出來?”
  方應物義正詞嚴的喝道:“采辦太監禍害全城,本地人束手無策,她但凡稍有良心。就該協助本官的正義之舉!不然的話,她幫著采辦太監及其爪牙遮掩罪行,等若是助紂為虐!”
  袁娘子仍然討人情道:“大老爺饒了薛娘子罷,你們大人物的事情,真不是女兒家該參與的,奴家聽了你吩咐去府衙告狀,那已經是最大限度了。而奴家對薛娘子了解得很,她肯定不想再繼續擔驚受怕。”
  好不容易有這么一個能激起全城情緒的機會,又知道自己的大殺器快到了。隱忍多日的方應物怎肯放過?
  他冷哼一聲,直接威脅道:“是因為害怕么?采辦太監能收拾她不假,難道本官這個欽差就是吃素的?你要知道,本官一樣能讓她不好過!
  再說這是善事。是好事,怎么如此不情不愿?你們有沒有一點為民除害的覺悟?”
  袁鳳蕭打了個哆嗦,又一次深刻的認識到。眼前的方應物真不是當年的方公子了,而是手握大權的方欽差。忍不住嘆道:“方大人你這是逼良為娼。不對,逼娼為良啊。”
  抱怨完畢。袁娘子忽然又想起一個問題,“去去去,這就去!可是現今這形勢,奴家出去也害怕啊。”
  方應物連忙寬慰道:“我讓方應石領著幾名雜役跟隨著,會保護你的!必要時,他手里有東廠的牌子,足以護住你。”
  被方應物威逼利誘的袁鳳蕭便去找了薛秀玉,不知道是怎么說的,薛秀玉在次日也跑到了府衙,學著前兩天袁鳳蕭的樣子,在府衙門口擊鼓鳴冤。
  在圍觀之下,薛娘子以受害者血淚控訴自己遭遇,說是被采辦太監爪牙強暴,然后還遭到了采辦太監威脅,被強迫封口掩藏真相!
  強暴這個殘忍的字眼,立刻挑動了觀眾的神經!若非屈辱不甘到了極致,而她本身就是個風塵女,誰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下公布自己被強暴的事情?
  原先消息只是當街劫走女人,不大能明確什么,這次便更明確了,就是被劫色強暴了!
  隨后,薛娘子也如同前兩天的袁鳳蕭一般,被人民群眾簇擁護衛著躲進了欽差公館,號稱為避禍。
  最新消息第一時間便傳到了采辦太監這里,王敬還沒有說什么,但王臣卻微微有點興奮。
  他語氣按捺不住的得意,對王敬道:“干爹,先前我說的不錯,事情果然如同我所料!
  那方應物表面隱忍,其實狼子野心,一旦找到機會,他絕對會跳出來,與我們為敵!你看今次這狀況,足以證明我的看法了!”
  證明你個頭王敬淡淡的問道:“那你說,如何應對?”王臣立刻卡了殼,訕訕道:“當然聽干爹的安排,我哪敢多嘴。”
  王敬對此胸有成竹,“我觀察了很多年,像方應物這類文臣的做派,都是有跡可循的,慣用的還都是那些套路。在朝廷中且不說,在地方上,最慣用的法子就是挾民意行亂事。
  具體到這次,他肯定會煽動一批為數眾多的亂民,直接圍攻我們。就算打死了我們,在粉飾太平之下,也不會有太嚴重后果。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暫時扎進籬笆,防范被亂民沖擊!只要心存謹慎,認真防備,應當釀不出大禍。
  先將所有人手都召回聚集,并嚴陣以待!另外你拿我的信物去找蘇州衛,萬一勢頭不對,便請他們調派軍士來護衛!”
  按國朝體制,若欽差沒有提督軍務這項差銜,想調動官軍為自己所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萬一欽差遇到危險,在緊急情況下也可以請求本地駐軍前來救援,這是欽差的自保手段之一。
  王臣未免有些不知足,“這樣也太被動了,那方應物半點損失都沒有。”
  “蠢貨!誘敵深入的兵法你不懂么?”王敬最近對王臣越來越不滿了,“只要我們扛住亂子,不被暴民拉下馬,誰又能奈我們何,誰又能逼我們認錯?
  既然不是我們的錯,那就是亂民的錯,挾民意恣行是一把雙刃劍!到了那時候,朝廷即必須要追究變亂責任,方應物逃不了干系!
  而這就是我們反攻之時,注意抓幾個人嚴刑拷打,逼著他招出方應物!”
  這時候,又有新的消息傳到:“公館那邊有異動!方欽差召集了街上幾十家大戶,關起門來密談。”
  王敬哈哈大笑,“果然如此,方應物這是要開始煽動民意了!”(未完待續。。)
  ps:前幾天一直宅在家里碼字沒出門,今天不得不出門辦點事,另外實在忍不住休息了一下下。。。明天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