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56 才子的命運


  
  王臣在這邊幾乎陷入了狂躁的情緒,但王敬王公公卻沒在意他的心情,只對小太監吩咐道:“立刻打發人,去外面仔細打聽今日的事情!一絲一毫也不能漏過!”
  到了夜間,各種各樣詳細消息陸陸續續的傳了回來。袁娘怎么告狀,怎么煽動人群,怎么在簇擁下招搖過市,怎么回到的公館,一切細節都被打聽得一清二楚。
  王敬長嘆一聲,對王臣道:“吾輩行事,最怕別人萬眾一心。如今經過那方應物操弄,若是百姓不復一團散沙,成了同仇敵愾之勢,那我們就徹底難辦了!”
  “干爹未免有點杞人憂天,不止于此罷?”
  王敬怒斥道:“你這蠢貨,若不是你抓錯了人,怎會給了別人口實?你知不知道抓來這個薛娘,半點用處都沒有,甚至還是打草驚蛇,讓方應物警醒過來!
  先前那方應物從來沒有公開針對過我們,這次為何一反常態?就是因為從你這里意識到了惡意!
  所以那方應物才借此機會,拼命煽動百姓怨氣,希冀給我們制造麻煩!依我看來,他倒真是不傻,未嘗不是警告我們!”
  王臣不敢為自己的過錯辯解,只惡狠狠地說:“既然事情因為薛娘而起,若實在不行,那就斬草除根,永絕后患!沒了薛娘,方應物還能拿什么做章!”
  王敬罵道:“糊涂!我要是方應物,巴不得你害掉薛娘,給當前這個局面火上澆油!”
  王臣愣了愣。那放映好歹也是人進士,以青天出名。怎么能有如此陰暗、腹黑的心思?
  王敬冷笑一聲,“你以為讀書人就不黑?只是你見識短淺而已。讀書人黑起來更厲害!”
  王臣如同醍醐灌頂,想明白了一個問題。難怪自己屢屢斗不過方應物,原來是自己不如他黑!
  如此王臣又提議道:“那就放掉薛娘,以平息這次眾怒如何?”
  王敬又罵道:“你簡直蠢不可及!放掉了薛娘,豈不表示向本地人屈服了?有的人是最會蹬鼻上臉的,我們軟了一次,那么別人誰還敬畏我們?”
  王臣今晚被義父一口一個蠢字的罵著,卻又不敢不滿,心別提多么郁悶。此刻賭氣道:“事已至此,不知干爹有何法?”
  王敬又是一次大罵:“蠢貨還不服氣?你腦里除了打打殺殺、搶劫勒索,還存著什么?這么簡單的法,你都想不到?
  那姓薛的女人一直被關在密室罷?內外消息不通,她并不知道外面情況罷?現在她心里不知害怕成什么樣,正是最脆弱的時候!
  再說這種歡場女,有什么立場可言?所以稍加威逼或者利誘,她大概就會變成聽話的人罷?
  到那時,還不是我們叫她往東就是往東。往西就是往西!只要她出面,證實強搶民女的事情不存在,聚集起來的氣勢就要泄了!
  這樣去試試看,總比你打打殺殺要強!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動作。都可以一起使出來!”
  按下王敬父這邊不表,卻說袁娘進了公館便被請到湖邊水榭傻里。她一邊拿著團扇扇風,一邊輕輕喘著氣。又喝過茶水,才見到方應物。
  “奴家可算是能正大光明的住進公館了。人人皆知我狀告了太監,為避禍才進來的。”
  方應物吩咐傳膳。就與袁娘一同在水榭里用餐。“說不定,你還能與公館主人傳一段喜聞樂見的佳話,讓百姓津津樂道,名氣要漲。”
  袁鳳蕭頓時滿腹牢騷:“奴家又不在行里賣身,眼看青春將逝也沒人要,賺那些名聲有有什么用處!”
  方應物笑而不語,并不接話。袁娘忽然想起什么,又質疑道:“方才奴家只顧得按照你的吩咐胡鬧,并沒有多想什么。
  但是回了公館之后,忽的起了一個念頭,方大人你指令奴家去胡鬧,真的好么?本來那邊知道抓錯了人,秀玉娘大概很快便放出來,可是經過今天這一攪和,只怕要生出變數!”
  方應物不以為意道:“世間哪有那么多兩全其美的事情?想要得到,必然就得失去。薛娘誠然多冒了幾分險,但也不是沒有好處。
  經過今日這鬧騰,薛娘作為被當街劫走的受害之人,必然要成為議論焦點罷?
  只要她懂事,略微表現的剛烈一點,就會成為一個新偶像,在本地的名聲必將扶搖直上,身價漲個幾倍問題不大。對于一個風月場的女,還有什么比這更好?”
  袁鳳蕭站在女人立場上想了想,遲疑著說:“薛妹落到了豺狼手,若有委曲求全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在逼迫下,她說一些違心的話,幫著那邊將此事平掉,也算是息事寧人了。”
  “她最好不要這樣做。”方應物唯恐天下不亂的說:“不然我很不高興......”
  袁鳳蕭辯解道:“可這樣是最簡單的法了,她一個女人家,還能怎么樣?”
  方應物收起笑容,淡淡的說:“我為何要理解她?那么誰又來理解我?我只是想讓她實事求是、不要歪曲事實而已,當然一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擇的,她選擇完之后,能承擔后果就行。”
  袁娘再一次意識到,眼前此人不再是方公了,而是一個很合格的官僚大臣。
  她輕掩櫻唇,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話有話、很曖昧的提醒道:“眼下夜色已經深了......”
  如果王臣看到此景,肯定又要忍不住罵街,憑什么方應物在深夜良宵與美人談心說情,而他只有被干爹狂噴口水的份兒?
  面對美人暗示,方應物很知趣的笑了笑,正要開口回應時,門外有人叫道:“欽差老爺!你急著讓小的去尋找林阿三,他先是不肯回來,好說歹說勸到現在,這才肯回來相見!”
  方應物聞言便對袁鳳蕭說:“夜深露重,袁娘趕緊回屋歇下罷!我還要去會一會客人。”
  林阿三?一聽就不是什么高大上身份!袁娘頓時滿腹羞惱,方應物居然為了一個地位卑微的客人,就放著她這大美人不管不顧了?她在方應物眼里,還不如什么林阿三更受歡迎?(未完待續。。)
  ps:過渡一下~明天開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