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54 十月來了

在姑蘇驛里,采辦太監王敬慢慢翻著賬本,雙眉緊鎖,情緒不是很好。王千戶站在旁邊,大氣也不敢出一口。
  翻完了賬本,王敬責問道:“這兩日入賬怎么如此之少?照此進度,年底之前如何能返京?難道要我留在蘇州府過年么?”
  王千戶解釋道:“還請干爹明察,這不是底下小的們不賣力氣,委實是狀況有變化的緣故!
  一來有三四十家大戶圍聚在公館周圍,受著那方應物的蔭庇,干爹你又不想在方應物這里多生枝節。我們只能無可奈何,這筆預定好收入的便收不上來!
  二是自從有這三四十家帶了個頭,我們所遇反抗力度比從前大了許多,許多大戶人家也有樣學樣結勢自保,想啃下來的難度比從前大了許多!
  三是就算放開三四十家躲到公館街的大戶不管,再重新尋找合適目標,仍須花費一定時間才能見效。”
  王敬知道干兒子說的并非是虛話。手底下的爪牙們沒有官方身份,出去辦事只能靠一張唬人的皮,當他們唬不住人時,效率自然就低下了許多。
  王敬嘆口氣,欽差公館真是一道躲不開的障礙。那三四十家富戶至今仍然在無憂無慮的耗日子,仿佛是在全蘇州府人面前嘲笑采辦太監及其爪牙的無能......
  這帶了一個很不好的示范效應,如果別人都不害怕他們了,那他這個采辦太監存在的意義又是什么?
  王臣又走到王敬身邊,低聲稟報道:“昨天與干爹說完后,立刻加派了人手,一天十二個時辰盯著公館舉動。夜晚時候,看到一個女子乘轎進了公館。”
  王敬好奇的問道:“什么女子?”
  “聽說此人是方應物的老相好,已經從了良的前花魁娘子,一直為方應物守著身,今次是從杭州城趕過來相會的。
  她在白天時已經與方應物見過,夜晚再去只怕是為了避開別人目光。今日早晨,這個袁娘子從公館里出來,乘坐轎子到了街道上時。我們在這里蹲守的兄弟立刻上前,連人帶轎子搶了回來!”
  王敬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許,嘆口氣道:“常言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或許對付文人,用這種卑劣簡單的手段最為直接有效。通過別的方式,那都是兜圈子,而這又是文人所擅長的。”
  最后王敬對王臣吩咐:“既然這是方應物的女人,就要存著點體面。別將事情做絕了,把方應物逼到魚死網破。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王臣連忙答道:“是,一定叮囑好小的們,管住自己褲腰帶!”
  方應物尚不知道又有“陰謀”盯上了他,一個人坐在書房里。反反復復看著到手的敕命,真是百看不厭。這時候,袁鳳蕭來了。
  大概把門的雜役知道此女與欽差老爺八成關系匪淺,所以沒讓袁娘子在大門口等,直接領到了書房外。稟報過之后,便讓她進去了。
  方應物當下心情大好,主動與袁娘子調笑道:“你昨晚可是失約了。該當何罰?”
  袁鳳蕭恨恨的說:“不是有薛秀玉那個小浪蹄子來勾引你么?這賤人竟然給奴家下迷藥,但她沒少讓你快活罷,你們男人就是靠不住!”
  方應物很實話是說的答道:“黑燈瞎火的,我哪知道她是誰?只當是你了!”
  袁鳳蕭很吃味的問道:“她人在哪里?也沒見她回去,難不成你打算金屋藏她?”
  “要藏也是藏你,怎么可能藏她!她一大早就從我這里走了。但聽說到了外面街面上時。突然被人劫走了。”
  “被人劫走?”袁鳳蕭臉色稍稍一驚,“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這樣的事情?”
  方應物猜測道:“大概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別人要找她。”
  “不可能!”袁娘子一口否定了這個猜想,“奴家在秀玉娘子那里住了幾天。又與她無所不談,從沒聽說過最近得罪過什么人!
  再說,要綁她可以另外尋找好機會,又何必在公館外不遠處,又是眾目睽睽之下動手?”
  方應物對這個問題興趣不大,那薛秀玉與他前無恩情,后無人情,犯不上太過于關注。只隨口問道,“那你又說是為何?”
  袁鳳蕭沉思半晌,“你說,如果是奴家才出了公館,便被人擄走,方公子你將意下如何?”
  “你和那薛娘子當然不同,若你被擄走,本官必定惱火,再想法子全城追索!”說到這里時,方應物忽然反應過來,也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等等,你說他們本來的目標可能是你,薛娘子只不過李代桃僵,被誤認是你,所以才被節奏?”
  袁娘子點點頭,“不然奴家怎么也想不通,為何會有人去劫持薛秀玉。而奴家昨日來到公館,很多人看見過,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不奇怪。
  而薛秀玉乘坐的小轎子還是同樣一頂,從公館出來時,被別人誤會成是奴家,那也不奇怪。”
  方應物若有所思,難道有人是針對他而來,并打算朝袁娘子下手,薛秀玉只是遭了池魚之殃?
  設身處地的想象一下,假設與自己關系不淺的袁娘子在公館外被劫走,那和薛秀玉被劫走相比,在輿論中完全是兩種不同的事情——一個是欽差大人的女人被劫持走了,一個是路人甲乙丙丁被劫持走了。
  前者是足夠影響到自己的情緒和抉擇,也足夠對自己形成一定打擊。而后者在方應物眼中,則是微不足道的。
  而且還應當注意到一點是,對方偏偏在公館外動手,這本身就具備著強烈的警告作用,警告的對象當然就是他這個公館的主人了,方應物想道。
  “我大概知道是誰做的了......”方應物對袁鳳蕭道。能干出這么無恥沒下限的事情,除了采辦太監那邊,還能有誰?
  不過饒是已經猜出,方應物依舊冒出了幾滴冷汗。還好是那薛秀玉中了招,如果真的發生袁鳳蕭在公館外被劫走的事情,那自己真不好辦。
  試想一下,如果事情張揚開來,人人都說欽差連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說不定還讓別人給品嘗過了,那自己的臉面如何掛得住?
  如果自己選擇了吃暗虧,那不知道又要付出多少代價,對方企圖綁架袁娘子也是為了獲利的。
  想至此處,方應物的火氣層層往上躥,這后果簡直不堪設想!更讓他惱怒的是,那邊竟然徹底破壞了游戲規則的底線,使用出這種卑劣手段,簡直就像是地痞無賴之流!
  不,那幫人本來就是地痞無賴!這次雖然沒有成功,但卻已經開始動手了!
  更讓方應物警醒的是,那邊已經開始不惜耍弄最卑鄙手段了,相比之下,自己的人手確實太弱了,幸運的是可以等待王命旗牌到來。
  袁鳳蕭見方應物半晌不說話,“方公子,雖然那薛秀玉與你關系不大,但看在奴家的面子上,還請不吝施出援手。一個弱女子落到豺狼手中,情實可憐。”
  方應物一邊想著什么,一邊安慰道:“其實也不必著急,如果他們想要劫持的是你袁娘子,發現情況不對時,自然也就放人了,他們綁著薛娘子又沒好處。不過,我還需要你去做一件事情!”
  “不做!”袁鳳蕭回應道。方應物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仍習慣性的按部就班吩咐道:“那你就......你說什么?”
  袁鳳蕭幽怨的瞪了方應物一眼,“每每聽從你的吩咐做事,即便你都能承諾出天花亂墜的條件作為交換,但最后總是你占大便宜,奴家一想就很不舒服!”
  女人就是沒大局觀,正在關鍵時候,怎么突然耍起了小性子?方應物嚴肅的說:“這次真的不同。”
  袁鳳蕭一臉提防的表情,“你又哄人玩,奴家不信。”
  方應物理直氣壯的說:“這次與從前不同,我沒有承諾任何條件作為交換。只是單方面的安排你去做事,所以你不必擔心因為條件不公而受騙!”
  袁鳳蕭娘子:“......”
  好說歹說,方應物總算擺平了耍起小性子的袁娘子,把她哄到了府衙那邊。至于為什么是府衙而不是縣衙,自然是因為府衙影響力比較大。
  一個花魁級別的、風情萬種的、亭亭玉立的大美人在府衙門口一站,自然就招惹了無數道目光。
  一個花魁級別的、風情萬種的、亭亭玉立的大美人奮力舉起鼓槌,敲起立府衙大門前的喊冤鼓時,更是招惹了無數道目光。
  看著美人氣喘吁吁的費力樣子,不少人恨不得上前去幫著敲一敲,當然也只是想一想,那面喊冤鼓可不是那么好敲的。
  從衙門里跑出來一位書吏,本來是滿臉不耐煩的神情,但猛然間在鼓前看到大美人,他心情頓時好了許多,開口詢問道:“小娘子這是要做甚?有何冤情遞上?”
  那美人訴說道:“小女子乃是袁氏女,居住在杭州府,原為風塵賤籍,四年前脫籍為良。前幾日到蘇州來看望一位姐妹。不承想,這位姐妹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采辦太監爪牙強搶,至今下落不明,小女子只得來府衙擊鼓,請府尊為弱女子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