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50 王莽謙恭未篡時

在公館里,雜役見客人都走了,正在堂屋中打掃收拾。\wWW.bxwx.cC新筆下\\wWW.bxwx.cC新筆下\卻又看到一個嬌滴滴的美人走了進來,后面則是欽差大人方應物。雖然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她與欽差大人是什么關系,但眾雜役都很知趣的退下了。
  這美人確實是方應物的老“相好”了,原杭州城花魁娘子袁鳳蕭是也。只是四年不見,冷不丁出現在這里,確實叫方應物嚇了一跳,挺擔心這袁姑娘跑過來是為了逼婚的。
  回到屋中坐下,方應物再次問道:“袁姑娘怎得在此?”
  袁娘子卻答所非問,“聽說方大人前番兩次路過杭州,皆未來見奴家,叫奴家可是很傷心。好歹也是故舊之人,難道如此緣慳一面么?”
  方應物無奈道:“你也知道只是路過而已,本官身上奉著詔旨,不便在杭州多停留,你實在多心了。”
  袁鳳蕭便順著話頭道:“奴家自然體諒方大人的難處,后來打聽到方大人駐節吳地,正好距離杭州想去不算遠,故乘舟而來,與方大人見面。唉,有個古人說一諾千金,不知道方大人聽說過么?”
  方應物苦笑幾聲,未免有點小小的尷尬。當年說好幫袁花魁解決終身大事,但最后無果而終,方應物也離開杭州赴京趕考。一晃就是四年過去。這份人情一直欠著,但實在不好還,自然是能躲就躲著了。
  “你數百里跑過來,總不會是相思成災罷?這么幾年了,憑借袁姑娘你的相貌才情,難道你還沒找到夫家么?”
  “總是沒有合意的......再說你們父子都是浙人的門臉,奴家給方大人你守著身子,又有誰能這么不開眼,敢來找奴家提親?”
  在蘇州府舉步維艱的方大欽差許久不曾聽到這種令人陶醉的諛辭,很是回味了片刻,然后才道:“你這話太過了!”
  袁娘子抿嘴一笑:“不瞞大人說。我今天到此,可是為了解方大人你的燃眉之急。”
  在女人面前,方應物很是繃得住架子:“本官哪有什么燃眉之急,需要靠你來解決?”
  “方大人莫不是要被人從公館趕走?”袁娘子反問道。
  方應物聞言訝異。那府衙小吏才剛剛來過,袁娘子又是怎么知道的?難道還能提前知曉此事?
  袁娘子抿嘴一笑:“奴家有個手帕交,在蘇州這里做畫舫營生的,手底下還有三五個姑娘。前日到了蘇州,奴家便先去投靠到她那里歇腳,然后聽到了一些與方大人有關的隱秘事情,不知道方大人你有興趣否?”
  方應物不以為然,“你能知道什么......”
  隨即方應物突然想到,青樓楚館這種地方,很容易使人陷入放松狀態。嘴巴自然就不牢靠了,然后便能傳出一些內幕消息。
  但袁娘子卻就此閉嘴不說了,只揮著小團扇,對方應物笑而不語。
  方應物愣了愣,忍不住說笑道:“你這不見兔子不撒鷹的習性。真是江山易改、稟性難移!是不是又想從本官這里交換什么?”
  袁娘子忽然起身,盈盈跪倒在地,俯首道:“請方大人為奴家報仇。”
  對這個回答,方應物無比意外,疑問道:“報什么仇?”袁娘子又答道:“身世之仇!”
  方應物沉吟片刻,沒去問前因后果,直接問道:“仇家是誰?”
  袁娘子忽然淚如雨下。咬牙切齒的答道:“蘇州平門外的韓家。”
  方應物若有所思,他南下之前當然做過相關功課。知道這個韓家也是蘇州大族,就在本朝出過一位名氣相當大的高官,就是左副都御使、巡撫、提督兩廣軍務韓雍,其實就是兩廣總督。
  成化初年有三大患,一是北邊套虜。二是腹地鄖陽流民,三是廣西瑤亂。其中廣西瑤亂就是韓雍以文臣領軍一手平定,堪稱是王越式的人物,所以名氣很大。
  其實應該說王越像韓雍,而不是韓雍像王越。當年先皇打算提拔一批懂武事的大臣。曾經說過“要找像韓雍的”,王越才因此得到賞識。
  不過這位韓大人雖然名氣巨大,但晚節不太好,被人彈劾致仕,然后一直閑居在家。目前已經不在人世,前兩年剛剛歿掉,子孫估計連孝服也還沒除去。
  所以聽到韓家兩個字,方應物不能不慎重。但是他在南下之前,知道征稅艱難,地方土豪阻力也不會小,所以就有想找田土廣大的劣紳問罪,然后殺雞駭猴的想法,韓家不知道合適不合適。
  良久之后,方欽差才對袁娘子道:“本官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世,如果確有冤情,韓家果有不法情事,可以盡力為你做主。”
  袁娘子站起身來,不復言笑無忌的樣子,很懂事的說:“大人言重了,奴家怎敢要挾欽差?些許陳年往事不用著急細說,等到大人得了空,再聽奴家啰嗦也不遲。
  先前奴家與那位姐妹閑聊時,恰好說到方大人你。她卻道,昨晚在畫舫中偷聽到幾個人議論方欽差,其中為首的年輕人被稱為林大人。”
  林大人?方應物稍加思索,便猜出這很可能是林千戶,放眼蘇州城里還真沒聽說過第二個林大人。“他們怎么議論的?”
  “那幾個人情緒不太好,喝酒喝多后,說話便很放肆。奴家那朋友雖然聽得不全,但也依稀聽到說把方欽差趕出去,給方欽差一個教訓云云。
  最后,那林大人比較遲疑,后來另一人便說這算是給王公盡孝,勸林大人不用為此擔心。”
  本來方應物態度很隨便的聽著,但聽到最后這句,眼神一亮,追問道:“你確定你轉述的準確?”
  進來半晌,此時的方應物最為熱情,袁鳳蕭得意的說:“字眼可能有出入,但大意肯定是不錯的。”
  方應物不禁皺眉沉思起來,以他的精明,從這只言片語中,立刻就能覺察出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王公自然指的是采辦太監王敬了,什么叫算是給王公盡孝?將自己從公館里趕出去,林千戶為什么要擔心?
  想來想去,唯一的解釋就是,府衙讓自己搬走,其實是奉了林千戶的指使。但林千戶卻沒有從王敬那里獲得許可,屬于背著王敬擅自妄為。
  而府衙那邊的李知府卻誤會了,以為林千戶傳達的是王敬的意思。
  林千戶是一個淺薄的人,他的腦子比較簡單,覺得假傳干爹命令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李知府可不是林千戶這種頭腦簡單的人,而且恰恰相反,甚至還是相當的多思多慮,心中彎彎繞繞不見得比他方應物少。
  所以李知府在產生誤會之后,肯定在頭腦反復思量過,最后判斷欽差太監王敬與他方應物正式撕破臉了,不然王敬為什么要逼宮方應物?
  凡是這樣的時候,就是豪賭站隊的時候,贏者通吃,敗了便失去一切。權衡之下,李知府選擇了破罐子碎摔,下了決心去抱太監大腿。
  這情況看似不可思議,但官場上什么樣的人都有,什么不可思議事情的背后都有內在的原因。
  大道三千,反正另一條路沒希望了,借著王敬出人頭地未嘗不可,無論如何,王公公也是在天子面前能直接說上話的人。至少就目前來看,王敬比方應物硬的多。
  但很可惜,李知府弄錯了一件事,千戶王臣的所作所為并非是采辦太監王敬的授意......別說李知府,就是方應物自己也沒想到林千戶是瞞著王敬行事的。
  見方應物許久不說話,袁娘子主動問道:“這個消息,可否解大人燃眉之急?”
  方應物點點頭道:“當然可以!”
  ps:
  進度令人著急啊。。。可能12點前搞不定,但不管延遲到1點還是2點,萬字計劃一定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