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49 周公恐懼流言日

雖然那小吏沒有答話,但只要有點腦子的人就能猜出一二內情。放眼蘇州城里,能與方應物具備同等資格的人,也只有欽差采辦太監了。
  若非是為了給采辦太監騰出地方,府衙又怎么會打算把方應物趕走?說什么地方大小不合適,都是自欺欺人的理由。
  對此方應物確實無比震驚,就算是再心思縝密的人,事先也想不到府衙會做這種事。
  地方官要將欽差大臣從駐地中趕出去,猛然說出去簡直沒人敢相信。當然,如果是欽差太監強力撐腰的話,那么動機就可以理解了。
  在官場上,拉幫結黨的很多,但生怨結仇的也有不少。這些仇隙大抵上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公仇,一種是私仇。
  公仇多是因公事而起,具體緣故則是由于立場不同發生的。例如先前蘇州府彈劾方應物,就是圍繞賦稅問題發生的,并非蘇州府一定要刻意針對方應物這個人。
  私仇則是因人或者私事而起,如果方應物被從公館趕出去,那就是刻意針對他方應物而來的,肯定屬于私仇范疇。當然,公仇私仇之間有時候分界也不是那么明顯,或者是經常混雜在一起的。
  兩者之間,公仇相對而言比較好化解,當事人時過境遷、不在其位之后,說不定還能生出“相逢一笑泯恩仇”的佳話,除非是極度狹隘記仇的人,這樣的人終究是少數。
  但私仇可就沒那么容易消解掉了,私仇比公仇更容易記恨。不死不休的糾纏一輩子都是有可能。就像一個人使用公款也許會很大方,但使用私房錢時卻會想之又想。
  所以可以得知。府衙此舉絕對是對人不對事,真是要將方應物得罪到死了。也能反映出。李知府真的豁出去了,孤注一擲的賭上所有。
  但對方應物而言,于公于私都不能讓。于公若就此相讓,那聚集在公館附近的這些大戶們怎么辦?這是目前方應物在蘇州城里唯有的一點群眾基礎了,斷然不能隨便放棄。
  于私若就此相讓,那方應物的臉面何在?心底很驕傲的方大欽差實在丟不起這人。那王太監固然有跟腳,受天子寵信,又是大太監梁芳的親信,可是難道他方應物的根底就差了?他還有東廠汪芷做后盾!
  想至此處。方應物陰沉著臉,對那府衙小吏問道:“本官若是不肯離開,又當如何?”
  那小吏壯著膽子答道:“府衙譬如房東,欽差大人譬如房客。想來大人你也是體面人,總不能學那無賴房客作為罷?不然傳開后,也不甚好看,或許有人非議方大人貪圖享樂。”
  方應物被堵得沒話說,便冷哼一聲呵斥道:“你這小吏,倒是伶牙俐齒。既然你的話已經帶到,那就滾罷!”
  那小吏卻還又問道:“欽差采辦太監王公公那邊人多,急著要征用公館,不知方大人何時能收拾方便?小人也好回了府衙稟報。”
  這是公然拿采辦太監王敬來威脅?方應物怒極反笑。“你這賊殺才,不過區區一胥吏,膽色當真是不小。這話都是那李廷美教你說的么?”
  旁邊方應石怒不可遏的沖上前來。對著傳話小吏道:“讓爺爺我來告訴你!”隨即一巴掌將這小吏扇倒在地,卻又見此人連滾帶爬。飛也似的從門外逃走了。
  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情,方應物和來拜訪的富戶們也沒心思繼續閑談了。訪客于是紛紛起身告辭。
  本來以方應物的身份地位,只需在客廳拱拱手就算給面子送行了。但眼下卻是非常時期,為了安撫人心,方應物便談笑自若的親自將眾人送到了大門。
  正作別時,忽然有一頂小轎子顫顫悠悠抬到公館門前。停穩之后,轎簾掀開,露出一只修長齊整的纖纖素手。
  由這只白皙光潔、保養得當的手可以看出,轎中人必然是養尊處優的年輕女人。眾人忍不住暫停一下,多看了幾眼,能是何等女子出現在公館門前?
  然后便有婢女迅速上前,轎中人便扶著婢女下了轎子。眾人眼前一亮,卻見這女子二十幾歲年紀,生得極是嫵媚風流,一顰一笑皆有藏不住的風情款款。
  那女子眼波流轉,瞧見了方應物,驚訝的用手中團扇遮住了因為張開而不雅小嘴,隨即笑嘻嘻的搭話道:“方大人怎的親自出迎,賤妾何德何能,簡直折殺人也,傳出去要被問罪的。”
  原來是方欽差的老相好?眾人若有所思,又去看方應物,卻見欽差大人同樣很吃驚,“你怎的在這里?”
  那女子輕搖團扇,扇起香風陣陣,“蘇州杭州,不過數百里水道而已,往來便利的很,又不是天涯海角,賤妾為何不能來?”
  這么絕色風情的大美人,竟然從杭州城主動追了過來?圍觀眾人一時間艷羨不已,八卦之心大起,這種年少得志、功成名就的讀書人福利真好!
  在眾目睽睽下被女色糾纏,方應物覺得有失欽差體面,重重咳嗽一聲,呵斥道:“你別在這里現眼了,進來說話!”
  雖然方應物態度不怎么樣,但那女子不以為意,反而倒貼出了笑臉,在婢女扶持下,娉娉裊裊的進了公館大門,消失在意猶未盡的眾人面前。
  見沒有八卦可以看,眾訪客也就散去了。此后,方應物被驅趕的消息迅速傳到街面上,剛放松沒兩天的公館街臨時住戶頓時又將心提了起來。
  其實這一招,就叫做釜底抽薪!他們是因為方應物才聚集在這里的,如果沒了欽差大臣做主心骨,還能鼓起多少勇氣去面對兇殘的太監爪牙?要知道,采辦太監的身后人可是皇帝。
  一時間,公館街上所有人都高度關注起欽差公館大門。一邊是府衙方面激將,一邊是采辦太監的直接威脅,若方欽差真扛不住又從這里走人,那他們也要樹倒猢猻散了!
  想再折騰一次跟隨方應物搬家,只怕也難辦,費不起這個力氣!何況這次如果方應物走人,那就明擺著表示方欽差軟弱了,那他們還跟著方應物作甚?(未完待續。。)
  ps:這是開胃菜,今天還有三更萬字(號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