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43 欽差施政

方應物心里想了又想,忍不住將隨員從墻頭上喊下來,自己親自手腳并用的蹬梯而上。~wwW.bXwX.cC新筆下文學~
  爬到了墻頭,探頭探腦的向外面看去,卻見不知多少人都擁擠在墻外面,齊刷刷的仰著頭朝自己這邊張望。
  方大欽差居高臨下,瞧著一張張表情各異但都充滿著懇求的臉,心里越發猶疑不定。
  如果換在另一個時間、另一個地點,他說不定要心中竊喜——這哪是一個個人、一張張臉?這就是一個個聲望提款機啊,還是主動送上門的!
  作為放眼整個成化朝,都能排進前五名的聲望刷子,如果時機合適的話,方應物斷然不肯錯過一切增加聲望的機會。
  但眼下這個情況委實令方大欽差糾結萬分,這么多人都求到了自家門前,不插手于情于理說不過去,不合自己身份和形象。
  若傳回京師朝廷,自己辛辛苦苦多年打拼出來的名聲豈不要損失慘重?面對此情此景,都不敢伸張正義,還談什么方青天?
  最重要的是,插手此事也算救人于水火中,有利于在本地樹立自己的威信和號召力,將來再啟動錢糧事務時,有了支撐點。
  當初接下這個欽差任務時,就考慮過用采辦太監來當契機。但要插手,也不是沒有問題。
  一是有越權嫌疑,自己只是負責督糧,沒有被授予其他權力。如果插手到這事里。既越了地方的權,又越了采辦太監的權。即便叫好也不叫座。打起御前官司未必占理。
  二是自己對采辦太監缺乏手段可用,未免有心無力。對方手下有上百兇惡爪牙。自己只有十來個隨員雜役,就是用最原始、最直接的手段,也打不過對方。
  三是靠山援手們太遠,父親、老泰山、秘密情婦在京師,便宜外祖父在南京,在蘇州府本地指望不上任何助拳。
  每每想至此處,感到束手束腳的方大欽差忍不住仰天長嘆!自己這個欽差還是有點弱,但平民百姓們卻分不清這么多,以為所有欽差都跟戲文里似的王霸之氣四溢。對自己的期待值也太高了!
  一時間,方大欽差恨不能天上掉下個上方寶劍、王命旗牌讓他大殺四方的爽一爽!
  他含辛茹苦的裝委屈,并想方設法拉上采辦太監一起被彈劾,在天子面前營造舉步維艱的悲情形象,不就是為了從天子那里多討要點權限么!
  不過方大欽差還是很清醒的,暗暗提醒自己不要意婬過度了。上方劍和王命旗牌不敢想,能給個“便宜行事”,那閃轉騰挪的余地就大多了,理論上干什么都可以歸攏到“便宜行事”的范疇里。
  還是拋棄不切實際的幻想。回歸到現實當中來罷!
  方大欽差忽然發現還有一點險些被忽略了,前段時間自己剛被蘇州人搞了一道,二三十名士紳聯名上書參他一本。然后今天他若出手相助,是不是顯得太賤了點?子曾經曰。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無論如何,先將臉面找回來再說......想至此處。方應物開口道:“約莫半月多之前,曾有地方父老耆宿聯名彈劾欽差。不知今日爾等之中。可有當時署名之人?”
  墻外眾人忽的安靜了下來,想起這事不由得略略難堪。之前看到方欽差仿佛要大張旗鼓的樣子。一時間便滿城傳言紛紛,又有知府大老爺牽頭,便有些人受了鼓動一起聯名上書。
  當時不覺得有什么,彈劾就彈劾了,方欽差難道還能與全城縉紳作對?誰知道后面又來了個真正狠辣的太監,幾乎毫無下限的荼毒圣靈,現在本地人反過頭來還得指望方欽差大發善心,去阻止一下采辦太監......
  方應物重重咳嗽一聲,站在墻頭再次開口道:“再說一句,若人群里有當時署名之人,請自動離開,本官保證不打死你!”
  片刻之后,卻見有個身著紫綢的胖子,帶著兩個長隨,灰溜溜的從人群里走出來,轉身離開了公館門前。
  喲?還真有?方應物對此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他本來就是想過一把嘴癮,在這里將立場擺明,在本地人面前找回一點場子。
  所以他內心里,根本沒指望眼前這撥急著求救的人中,真有當時在陳情表上署名之人。
  其一,蘇州府富家大戶多了,數不勝數,哪有那么多重合;其次,當初能被蘇州府衙請過去的士紳代表,都是有地位和名望的,王太監也不會傻到上來先對這批人動手罷?
  不過卻不料還真有一個渾水摸魚的,這時候居然還能跑來向自己求救,品格有夠無恥,方應物不由得感慨幾聲。
  老鼠屎被從湯里挑出來了,其余眾人便又一起滿含期待的仰望方欽差,而墻頭上的方應物則有一種被逼上梁山的悲壯感覺。
  又是一番沉吟之后,方欽差高聲道:“爾等之情狀,本官已然知曉,不過有幾句話要說在前面,好教爾等得知。
  第一,眼下本官是督糧欽差,職責并非民事,因而不會去找采辦太監頂撞,也不能升堂斷案紓解民冤。第二,本公館乃是欽差駐地,相當于衙門所在,事關朝廷體統,斷不可放任爾等進門避禍。”
  墻外眾人等了半晌,卻只等來這似是而非的話,聽起來與知府那邊的說辭沒有什么本質區別。
  方應物接著又說:“本官再說一句話,本官能力有限,信不過本官的,最好就此走人。”
  有的人便暗暗琢磨道,這是方欽差故意示弱想把眾人騙走?看來方欽差確實也不想出手攬事上身。
  如此三三兩兩走了不少,或許是信不過方應物,或許是事態不那么緊急,還不至于火燒眉毛的病急亂投醫。公館大門外的人群頓時少了一小半。
  總是站在墻頭說話不太雅觀,方應物便沿著梯子下來。將唐廣德叫過來,低聲吩咐道:“本官有幾句話,不便由本官來講,你去對眾人分說。你是本地人,他們應該信得過你。”
  唐廣德得了吩咐后,方應物便下令將公館大門打開,放了眾人進前庭,而他自己則去了內院,并不直接與外人相見,只讓唐廣德負責說話。
  而唐廣德站在前堂月臺上時,迎面而來的卻是一道道充滿著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在這人人自危的時刻,蘇州府里還有哪里更加安全?如唐員外這般,能全家躲進公館里,是何等的幸福。
  唐廣德按捺住自己的慶幸心思,對眾人道:“在下唐廣德,乃是閶門外望江樓的東家,近日同樣遭了禍事。今日欽差方大人因為身份原因,有所不便,讓我出來代替說幾句話。”
  有心急如焚的人叫道:“唐員外,久仰久仰!不知方欽差到底要你傳什么話?”
  唐廣德立即答道:“方大人說,諸位也不一定要住進公館避禍,欽差公館委實住不下這許多人......”
  那人又急忙的追問道:“那方大人放我們進來是何意?難道還另有明路?”
  唐廣德便又答道:“方大人說,諸位如果信得過他,就可以欽差公館這條街上租賃房舍!據他剛才登高望遠,看到公館左近堪稱繁華,院落屋舍很多,想必可以容納得下諸位暫時棲身!”
  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隨即有人出來提出疑問:“若吾輩在公館附近租賃房屋,舉家棲身于此,那與躲在自家有何異哉?閹賊爪牙到此,吾輩一樣逃不掉。”
  唐廣德回應道:“所以方大人說了,只要諸位相信他,就可以如此。他自會盡力保諸位平安。”
  有腦子聰明的人立刻想起什么,“莫非閹賊爪牙到了這里時,方大人便會眼下這般,打開公館大門,放我等進院暫避?”
  唐廣德既不否認,也不承認,只說:“丑話說在前頭,方大人會盡力,但若力有不逮時,眾位也不要埋怨。”
  這意思,就是默認了?眾人立刻動了心,一邊思量一邊交頭接耳。這個法子,從技術角度來看應該可行的。
  他們住進這條街,同時組織仆役輪班在街口和遠處當值或者巡游,一旦看到大批閹賊爪牙來到,就用哨音報警,然后主人家們便躲進欽差公館院子里。
  若只有三兩個閹賊爪牙來肇事,那倒不用害怕。畢竟此地聚集了這么多受害人,同仇敵愾之下,三五個人有什么可畏懼的?
  總的來看,雖然過程略嫌麻煩了點,但此時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最后唐廣德道:“若諸位有意,就立刻散了罷!須得緊著時間,免得來不及!”
  來求救的眾人聞言紛紛散去,大部分人到了公館門外,便立刻尋覓起周邊房屋。
  這些能被閹賊盯上的人都是富戶,沒有窮人,購買力很強,頓時街面上熱鬧非凡,到處都是討價還價的聲音。有的人直接租下了三五處院落;有的人見到合適的地方,就直接翻倍價格買下了屋舍......
  似乎一夜之間,欽差公館周邊房屋變得炙手可熱起來,價格連番上漲。第二天有更多的人聽到消息,陸陸續續趕來時,房源已然沒了。
  公館附近的房主們對方大人感恩戴德,恨不得長的像財神的欽差老爺在這里住一輩子別走了。
  ps:第二更。。晚上再來一發就差不多萬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