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541 財貨動人心

京城與蘇州府相隔數千里之遙,在這個沒有電話、電報、網絡的年代,京城的動態反饋到蘇州府,還需要一段時間。【www.bxwx.cc新.筆下文學】方應物也并不知道,即將有一塊大餡餅從九天之上掉下來,并狠狠的砸到他頭上。
  這天早晨,方應物起床后無事,便在湖邊做廣播操。一開始剛到蘇州府時,頗覺得閑情逸致,但現在很有點無聊了。
  但也沒法子,他這個欽差現在正處在無所事事的狀態。地方官府不愿合作,士紳大戶們集體抵制,欽差政令不出這座公館,他還能有什么事情可做?
  更何況又來了位極其囂張跋扈的采辦太監王敬,上來就用了狠手段,明明白白的開始大肆搜刮。頓時激得滿城風雨,別管是善名還是惡名,反正王太監將方應物這欽差大臣的風頭都搶走了。
  蘇州府輿論全都聚焦到死太監身上了,方欽差公館暫時成了被遺忘的角落。原來還有讀書人攔街圍攻、城里鄉間聲討方欽差亂政之類的熱鬧,現在連這都沒了。
  當罵都沒人罵你時,人生是多么的寂寞如雪啊。
  如此局面下,連帶欽差隨員們也都天天請假出去游山玩水,方欽差也都很大方的批準了。蘇州府乃人文勝地,可供游玩之處不少。于是乎,本來很正常的一個欽差團隊,簡直要變成公費旅游團了。
  方應物做完晨操,卻見王英跑過來稟報,“唐廣德唐員外在門外,不知道為了什么急著求見!”
  方應物很納悶。一直以來,只有他微服跑到望江樓吃喝。而唐廣德從來沒有來過欽差公館。一是唐廣德因為身份自卑,二是擔心被同鄉非議。畢竟目前的方欽差不算太正面的人物。
  既然這次唐廣德破例到公館急著求見,想來是有什么要緊事情,正閑極無聊的方應物便吩咐道:“將他帶到前堂候著。”
  待方應物洗漱齊整后便來到前面堂上,卻見唐廣德神色慌忙,但說話卻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方大人,在下拿著你的文書去了姑蘇驛那邊......”
  方應物問道:“有話直說,然后如何?”
  唐廣德愁眉苦臉的說:“采辦太監那里一個叫王臣的千戶,二話不說便扯碎了文書,并詆毀方大人你多管閑事!
  然后他惡言惡語的威脅在下。說是在下若三日內不拿著銀子認領鹽引,就要派人上門來催,最后一頓亂棍將在下打了出來!”
  方應物聞言無語,這采辦太監竟然一點面子也不給......
  細想起來,他這個督糧欽差與采辦太監都是奉了詔的,之間互不統屬,誰也管不到誰,太監和官員從根本上就是兩種體系。
  素來沒有交情的情況下,自己插手干涉采辦太監斂財。被別人駁了面子不算稀奇。如果換成王敬下帖子來干涉自己的公務,那自己也未必肯給王敬面子。
  情況就是這個情況,蘇州府這里局面太復雜了,方應物又一次感到手里的權限實在不夠用。
  在進一步有所行動之前。只能先等待朝廷那邊的消息,而且會有什么結果尚還不知道,期望老泰山能給力一次。
  但方應物知道。就算朝廷抬舉了自己,那也遠水救不了近火。唐廣德跑到欽差公館求助,肯定不能不管。
  無論如何。唐員外對自己始終畢恭畢敬,在打聽消息等方面幫過自己的忙。況且唐廣德聽了自己指使,拉過一批人上書朝廷造聲勢,這不是沒有安全隱患。
  雖然出宮采辦的太監大都劣跡斑斑,人人都稱得上彈章等身,所謂虱子多了不愁,太監們未必很在乎被彈劾。但誰知道這次消息傳出去后,王敬較真不較真?
  將心比心,方應物實在不能扔下唐員外不顧。不然真等到采辦太監的爪牙上門,唐員外說不定要家破人亡,那些走狗惡棍可沒太多人性。
  可是在眼下,與王敬起正面沖突同樣是不明智的。他方應物與王敬兩人都是欽差,就算地位是一致的,但架不住王敬手下爪牙多,若動起粗來只怕要遭罪,弄不好自己就成了秀才遇到兵。
  方應物在堂中來回踱步,沉吟片刻后倒是琢磨出個法子,開口道:“現在采辦太監那邊不賣面子,我也說不上話,所以就不要再去采辦太監那里碰釘子了。
  但是你可以暫時關掉望江樓,全家人暫時來我這公館居住。我看此處地方還很寬松,足夠你們一家人住下了,如此便可高枕無憂。”
  這個主意也算是以柔克剛了,唐廣德全家都躲到欽差公館里,難道采辦太監還能硬闖進公館,找唐廣德勒索一千兩銀子?
  若那樣可就過界了,畢竟此時公館的主人方應物大小也是欽差,而擅闖欽差駐地是一項重罪。
  卻說唐廣德聽到全家可以暫時住進公館,心中忍不住一陣狂喜,激動的不知說什么好。其實他并不是為了自己能避禍而狂喜,而是為了自家兒子唐寅而狂喜。
  全蘇州府都知道,方欽差與提學官商良臣關系非同一般。而自家兒子到方應物這里住幾天,這關系就更進一層,算是攀上了這道人脈。
  再回頭到了考秀才的時候,很容易借著方欽差的由頭從大宗師商良臣那里討人情,得到唐家第一個功名十拿九穩!
  自己對方欽差獻了這么久殷勤,不就為了替兒子博一個出身么?唐廣德甚至開始幻想,是不是再想點法子,趁熱打鐵讓兒子認方欽差當個老師?
  本來身份相差懸殊,這事幾乎沒有可能性。但據唐廣德觀察,不只因為什么緣故,方欽差對自家兒子態度很有點微妙善意,只要機緣到了,說不定拜師的事情真能成。
  如此唐廣德回了家,歡天喜地的收拾金銀細軟。當天他就關了望江樓,放了掌柜先生和小廝們回家歇息,然后迫不及待的攜帶妻兒住進欽差公館。
  唐廣德動靜傳到了王臣耳朵里,便向干爹王敬請示。王敬想了想便吩咐道:“這也算是方應物示弱了,吾輩所要做的大事還有很多,先不必在這姓唐的身上費功夫了。”(未完待續。。)
  ps:我要提速!!!!請大家鼓勵!!!信不信我連續幾天日更萬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