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539 各有心思的妥協

紫禁城,午門內向東,有左順門,過了左順門,便可以看到文華殿和文淵閣。www.bXwx.CC全文字小說閱讀
  從理論上說,天子應當在文華殿處理日常政務,而文淵閣因為距離文華殿較近,所以在國朝初年成了近侍大臣值班的地方。
  后來近侍大臣的名號統一變成了大學士,差遣叫做入直文淵閣,被外界稱為閣臣。
  又因為閣臣值班地點在皇宮大內,所以由閣臣組成的班子叫內閣,而部院監寺等衙門則是外朝。隨著內閣體制不斷發展,內閣由一個虛指名詞變成了事實上的中樞機關。
  而讀書人組成的官場具有濃重的宰相情結,而大明朝在太祖之后沒有宰相,結果位處中樞的閣臣便被當成了負天下之望的宰輔。
  原本在皇宮無數殿閣中并不算太出奇的文淵閣,因為歷史宿命變成了權力中樞,也就成了大部分讀書人夢想的地方。入直文淵閣預機務,只怕也是傳統讀書人們的最高理想。
  能與文淵閣相抗的地方,大概也只有東邊不遠處的司禮監了。不過雖然那里很美,但卻不是讀書人們想要的......
  話說回來,文淵閣雖然具有神圣而特殊的地位,可也不得不說,文淵閣的硬件條件其實很差,還不如大多數縣衙公房舒服。
  當年設計這里時,誰能想到這里會成為中樞?只怕工匠們根本沒考慮過舒適性問題。
  號稱宰輔的閣臣們,大部分時間都坐在文淵閣中堂,集體傳閱重要奏疏、商議國家大事。天下所有的官民奏疏,大抵都要從這里走一遭,除去個別密奏之外。
  后世比較流行中堂這個詞,作為宰輔大臣的別稱,源頭也是由此而來的。現在內閣有四位閣臣,首輔萬安、次輔劉吉、群輔劉珝、彭華,都可以稱為中堂。
  在中堂里。萬首輔的座位是東邊第一個,劉吉是西邊第一個,劉珝是東邊第二個,彭華是西邊第二個。至于正中間。沒有座位,只供奉著至圣先師。
  今天,有兩份奏疏在幾位閣臣中間傳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次輔劉吉手上。與此同時,其他人各懷心思或者說不懷好意的看向劉吉。
  熱劉棉花沉吟片刻,又重新看了一遍這兩份奏疏。其中一份是蘇州知府所上的:
  “府內近日傳言,欽差方應物欲變亂祖宗成法,重稅于民。當此流言四起之時,方應物不肯分辨明白,似有默認之意。欲以詭術圖利,致府內人心不安,士民不能樂業。又,東南三吳之地,乃國家錢糧之根本也。當求穩為上,斷然不可因人而亂......”
  而另一份則是蘇州府士紳聯名所上的陳情表,由蘇州府代為呈送,輾轉送到內閣這里:
  “吾府向來重賦,去歲又經大水,正值人心板蕩之際,生民無不祈望朝廷雨露恩澤。近聞欽差欲行苛政。實乃雪上加霜,鄉間無不驚懼,唯恐錢糧不周便成束手就縛者......”
  在每天多達上百的章疏里,這事說大不大,也就是地方官民告御狀而已,文淵閣里諸公都是老手了。處置此類事情駕輕就熟,三言兩語就能快刀斬亂麻的做出決斷。
  但這事說小也不小,因為涉及到錢糧重地蘇州府。更敏感的是,當事人方應物是文淵閣里某人的女婿。
  所以幾位閣臣沒人先說話了,實在沒法快刀斬亂麻。便抱著后發制人或者看熱鬧的心思,齊齊瞅著劉棉花。
  劉棉花反復看了兩遍,這才抬起頭,面無表情的說:“這封奏疏,先在我這里放一放,且容我深思熟慮一番。”
  天子可以將奏疏扣在不放,這叫留中不發,是表示一種政治態度。而宰輔大臣自然也能暫時壓著奏疏拖延一下,不過前提是不能耽誤事情,否則就等著被圍攻彈劾。
  原來是想拖延時間么......其他閣臣在心里默默想了想,便暫時放下了方應物被彈劾此事。
  這個坑,如果劉棉花愿意跳進去,他們很樂見其成。他們才不怕劉棉花拖延時間,這事不可能糊弄過去的,遲早要處理。
  劉棉花有本事就一直拖到生了變故,到時候連帶劉棉花自己也吃不了兜著走。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拖延時間也證明了劉棉花沒有別的辦法,但又不得不庇護自家女婿,所以才行此下策。
  被劉棉花占去次輔之位的劉珝劉大學士冷笑幾聲,他非常期待劉棉花為女婿充當保護傘,故意壓下彈劾奏疏拖延時機,最后再惹出什么亂子。到了那時,他劉珝就要好好修理一下劉棉花!
  劉棉花面上雙眉緊皺,但心中不以為意。他對別人的心思洞若觀火,在這個局面下別人對自己不加勸阻,并默認自己壓住奏疏,其實就是鼓勵自己往坑里跳。
  不過劉吉更明白,方應物這個坑還不一定是給誰挖的,反正不是他劉次輔......在自家女婿出京之前,就對自己交待過一些意見,今天暫時壓下奏疏,只是按照先前交待辦而已。
  時間一晃,又過了半個多月。彈劾方應物的奏疏依舊在劉棉花這里壓著,他好像忘了這回事,而別人自然也樂得糊涂,等著事情捂不住的那一天。
  正在這時,又有一些章疏從蘇州府那邊呈送到內閣里。還是彈章,不過彈劾對象卻換了人,這次是欽差采辦太監王敬成了靶子。大抵是:王敬駐蘇州驚擾百姓,掠取錢財,動經千萬,聞得怨聲載道......
  次輔劉吉閱過后,對其余閣臣笑道:“這些章疏,還是先放在我手里如何?想來諸君要賣我這個面子。”
  眾人斜視之,難道你劉棉花竟然連太監也要公然庇護么?就這些東西,在你手里能變出什么花來?
  劉吉笑而不語,慢慢的收起了奏疏,說不定還真能變出花來。當夜在家里,劉吉奮筆疾書,親自連夜寫了一份奏疏。
  次日到了內閣,劉次輔將自己的奏疏蓋上印記,準備作為密奏呈送到天子面前。然后他又拿出先前彈劾方應物和王敬的奏疏,一并裝入匣中,作為自己密奏的附件,隨著自己的密奏一并呈給天子。
  將密奏交與文書房太監,劉棉花就算完成了方應物的交待,而下面就是聽天由命了。
  司禮監秉筆太監覃昌攜帶著今日需要御覽的奏疏,在宮中戲臺下面找到天子。
  成化天子縱然不耐煩,但多年的慣性仍然讓他拿起章疏,隨便象征性的看幾眼,批幾個字。
  當然先要看的是密疏,因為密疏所奏事情往往需要他這皇帝乾綱獨斷,不能依賴閣臣和司禮監輔助。
  拆開次輔劉吉的密奏,天子掃了幾眼,便若有所思,隨后又拿起密奏所附帶的幾本章疏看起來。
  放在最上面的,是蘇州府官民彈劾太監王敬的奏疏。
  但天子覽過之后,臉色極其不悅,王敬就是他欽點派到東南去采辦的,這才幾天功夫,蘇州府便吱吱亂叫?
  現在王敬也不過才搜羅了幾萬兩銀子,蘇州府便喊得要死要活,也忒大驚小怪了!難道這些人不知道,王敬是替他這個皇帝辦事的么?
  放在下面的奏疏,是彈劾欽差大臣方應物的。
  天子看完彈劾王敬的奏疏之后,心情極其不痛快,帶著一股負面情緒繼續看奏章。但卻發現連方應物也在蘇州府沒能討得了好,竟然被蘇州府官民集體彈劾指責!
  天子對此稍稍有些驚訝,在他印象里,方應物此人是極其清廉的,而且辦事極其得力的,堪為循吏楷模!這樣的人到了蘇州府,怎么也受到當地官民的極力排斥?
  至此天子忽然想起次輔劉吉密奏中的一句話——試看今日蘇州府內,究竟是誰家之天下?
  以清正聞名的方應物,被官民聯名上疏非議;手腳可能不那么干凈的中官,也被官民上疏彈劾——這蘇州府究竟還想怎么樣?難道還想自成一統,不許派遣欽差過去了嗎?
  忽然間,成化天子產生了莫名的惱怒,仿佛感到自己的臉面被挑釁了。恨恨的將奏疏摔在寶案上,對覃昌道:“朕居然不知,這蘇州府里還是大明的天下嗎!”
  覃昌默然不語,任由天子發泄脾氣。其后成化天子重新拿起劉棉花的密奏閱覽,上面用口語很直白的寫道:
  “老臣這個女婿,才干是有的,但因為年輕,或許壓不住陣腳。先前任命他做欽差時,沒有授予“便宜行事”之權,最近眼看要挺不住了,還望陛下大發善心,給他一個“便宜行事”的權力,也好讓他能更好的為朝廷效力。”
  便宜行事這項特權,重要欽差皆有。比如要害地方的督撫,有了這項許可,臨陣用軍法斬殺武官都是可以的。
  但方應物這種年度性質的督糧欽差,屬于欽差里比較不入流的一種,根本不需要全權節制官府軍民,所以朝廷便沒有授予方欽差便宜行事之權。
  也正因為如此,蘇州的府縣官員才敢于與方應物抗爭,欽差大臣有沒有“便宜行事”四個字,這區別就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