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4 偷天換日

方應物不想摻乎征糧的事情,還有兩點考慮沒有說。一是今昔非比,他有點顧忌到自己的羽毛,不想太過操心俗務,參與太多了會在別人印象里降低自己品格;二是讓族叔里長自己去鍛煉一下處事能力,總不能大事小事都來煩他罷。要他當里長有何用處?還不如他方應物自己直接兼職了。
  又過了兩天,是個不錯的天氣,方應物正在院中讀書。他現在越發深刻的認識到,讀書才是自己的立身之本,一個預備秀才只是起點而已。
  深秋難得有如此明媚陽光,方應物沒看完幾頁書,忽然又見到那位族叔里長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
  還沒到身前,就聽他連聲大叫道:“小相公!大事不好了!”
  方應物有點不耐煩的問道:“又有什么事情?”
  “雖然秋糧一時收不齊,但可以分批解送。昨日我送第一批稅糧到縣倉,卻被那縣衙戶房小吏告知,我花溪田地的等次全部由中田改為上田了!”
  上田?方應物也很吃驚。淳安縣是個山區縣,田地狀況差別極大,按照本縣稅務科則,田地是按照肥沃程度分了上、中、下三個等級的。
  稅糧總量是朝廷規定的,然后按照一定比例分解到各個等級的田地中,上田承擔的稅收較高,下田承擔的稅收就比較低。
  從制度上這是要體現賦稅均平的原則,以免出現上田和下田承擔同樣賦稅的弊端。當然制度和現實不見得都是整齊劃一的,操作中的人為因素那是另外一回事。
  花溪的田地不好不壞,從幾十年前就被定為了中田,只需按照中田標準繳納賦稅。怎么突然之間就被換成了上田?這可不是好事情。
  具體的說,淳安縣上田的賦稅比中田多出三分之一,百姓人家都是寧可降低等次也不想升高的。凡是土地被升了等次,那只有一個原因,被黑了。
  方逢時有點六神無主,語無倫次的詳細講述道:“這次解送了三十七石正項稅糧外加若干耗米,想著先交上去應付了這半個月的比限。
  誰知那管倉的小吏拿出田地籍冊,道是我花溪田地從今年起都已經改為上田,要按照上田標準交稅糧。”
  “慌什么!”方應物很鎮靜的輕喝道,直接問起關鍵地方:“這次漲了多少稅?”
  “正項多了十二石,連上加耗多了二十四石。現在一共要繳納皇糧九十八石,算上便宜給縣衙胥吏的耗米,起碼要交上去一百石!”
  方應物沉吟不語,心里簡單算了算,從七十四石變成了一百石,這增加幅度可不低。
  增加三四十石稅糧看似不多,但花溪地方人多地少,五六百口人守著一千畝地,糧食本來就只能將將夠吃,多交稅糧是個很讓人揪心的事情。
  方逢時又訴苦道:“小相公看這可如何是好?那些胥吏如狼似虎,我在縣里與他們理論半天,還被打了一頓,實在沒法子了。”
  方應物這才注意到,方逢時衣服破了好幾處,臉上略顯青腫,看樣子真是挨了打。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方應物肯定要想法子管的,而且是不能不管。這不但是打花溪的臉,而且是打花溪村頭牌鄉紳方清之父子的臉。
  內部糾紛也就罷了,如果被外人侵犯利益,方應物還撒手不管的話,那么就要“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普通百姓依賴鄉紳不就圖的被庇護有靠山,如果庇護不了,那以后誰還聽你的?
  可是要從哪里入手?方應物又想起個問題,很是讓他疑惑。
  國朝在制度上對賦稅額度控制極嚴,天下錢糧總數是事先固定的,各地數量也是事先固定的,淳安縣亦不例外,這是一條從太祖時起便定下的政治原則。
  地方可以在損耗、常例錢等偏門上做文章,但不能擅自增加正稅。若未經朝廷許可便公開增加稅額,那就是犯了政治錯誤,同時也會承擔上盤剝刻蝕的名聲。
  也就是說,花溪三村多交一份正稅,那么縣里肯定有其它地方少交一份,以達到全縣正稅總體不變的效果。
  那么是誰占了這個便宜,少交了稅?這個問題很重要,偵探界有條定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想至此,方應物感到自己抓住了事情的脈絡,立刻再次對族叔發問:“你既然去縣里交過糧,那么你可聽說有哪個地方減了稅?”
  方逢時仔細回憶了一下,“這次去縣城,路上遇到了本鄉慈溪那邊的人,聽說他們今年稅糧比去年少了二成。”
  慈溪?慈溪胡家?方應物徹底恍然大悟,這根本不用猜了!真相就在這里面,而且真相也只有這一個!
  田地籍冊都在縣衙戶房,修改田地等次和納稅額度,必須通過戶房吏員!以胡家的實力,只要想做這種事,毫無疑問大概是能做成的!
  戶房小吏的心思,方應物也可揣摩個八九不離十。方家這個新興鄉紳似乎底子不厚,看起來沒那么可怕難惹。有胡家撐腰時稍微一下,還能順便賺點好處,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胡家在方家這里算是丟了面子,無論是主動丟的還是被動丟的,必須找回場子,不然就相當于示弱了。
  上次他們在軟實力上丟了面子,而且一時半會也沒什么好機會,所以看來是想要從硬實力上找回來。用硬實力補回軟實力,一力降十會,也算是一種做事的思路罷。
  其目的不但是要找回場子,還是要打擊他方家的勢頭,維護老牌世家的門面。
  而且時機也選擇的不錯。方家真正的頂梁柱方清之去了京城,無論考試結果如何,至少在明年四月之前是不會回來的。目前只有他方應物一個小小童生撐場子。
  對胡家而言,這段時間便是最好的時機。不然等方清之回來后,情況只會比現在更加棘手。
  況且花溪和慈溪都屬于梓桐鄉,在一個鄉里協調一下稅糧問題只怕更簡單,連縣尊都不需要驚動。
  胡家啊胡家,怎么又冒了出來,手段還是不錯,方應物嘆道。這有點不好辦,外祖父要收拾自己,自己反抗起來分寸很不好拿捏。
  不過火不出氣,過了火容易被視為欺凌長輩,這就是晚輩的悲哀啊。
  方逢時看著方應物半天不說話,不像過去談笑之間便計策百出,只站在那里想來想去,心里更沒底了。
  他實在忍不住,出聲道:“小相公你和縣尊大老爺說得上話,要不去找縣尊大老爺談談此事?”
  “那不行!”方應物一口否定道,這事怎么可能直接去找知縣?知縣不可能會幫他們出頭的,這純屬自討沒趣。
  首先這次胡家似乎發了狠要出氣,每個謹慎的人面臨這種情況,都要斟酌一下。方應物不清楚知縣會不會傾向于胡家,但可以確定,總不太會傾向于他方應物這邊。
  其次,就算從實力對比看,方家解元尚未轉化成硬實力,但胡家卻已經有個老資格高官在朝。如果處置不當落了把柄,老大人一本奏折上去,他汪知縣就可能要換地方了。
  這年頭有沒有紅樓夢里那種護官符不知道,但若是真有,胡家必定在淳安縣護官符上面的。
  第三,無論結果如何,縣里稅糧一粒也不少,只是誰多交誰少交的問題,影響不了政績。所以汪知縣毫無必要在兩邊之間硬出頭,何苦吃力不討好?
  往誅心里想,說不定還巴不得地方鄉紳之間斗得你死我活,這樣外來戶地方官才好兩面騎墻、漁翁得利。如果是他方應物當知縣,肯定便這么做了。
  而且方應物從前幾次打交道的經驗看,汪知縣本身就是個優柔寡斷的人,把希望完全放在他身上,不是很靠譜。所以還是要靠自己好。
  “那還有什么法子?”方逢時問道。
  方應物嘿嘿笑了笑,“你去村里點起人馬,只要青壯,人數有二三十個就行!明天隨我走一趟!”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