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38 一步遲步步遲

外面紛紛擾擾,府衙里李太守心煩意亂,不由得哀嘆地方官難做。\wWW.bxwx.cC新筆下\如果下輩子還有機會做官的話,那說什么也不當地方官了。
  這時候,門子來稟報道:“欽差方大人到了府衙,說是要見老爺!”
  李知府聞言皺起眉頭,據他所知,在最近這段時間里,方應物沒有公開露過面,幾乎消失了一般。
  后來聽說這方欽差整日都是在周邊游山玩水、尋幽訪勝,給人的感覺仿佛是遭遇挫敗后,灰心喪氣自暴自棄了。
  不過此時方應物突然出現在府衙,為的是什么事情?李知府正在琢磨時,忽然聽到屋門外有人叫道:“怎么?李太守不敢見本官了?”
  原來這方應物已經闖到了堂外,而府衙中人知道欽差身份貴重,又不敢硬攔著。
  隨后方應物又從堂外闖進了堂中,只見得他身穿玉色長衫,手持一把折扇,不像是欽差大臣,倒像是個消閑士子。
  方應物連禮節都懶得施,開口便責問道:“太守身為府君,看著治下虎狼當道、民不聊生,該如何應付?”
  李知府正為采辦太監的事情煩心,聽出方應物有指責的意思,便十分惱火,硬邦邦的頂回去說:“本府如何應對,與你何干?更不需你來過問。”
  方應物仰頭哈哈大笑,啪的一聲合上了扇子,極其無禮指著李知府道:“好一個與我何干!本欽差只是發了幾個榜文,引起了一些流言蜚語,你便亟不可待的跳出來,不但親自上疏彈劾,還慫恿府中聯名上書。給了本官一個難堪!
  如今這采辦太監公然凌虐百姓,之前還勒索官府,從你蘇州府庫掠走數千兩白銀。這樣的事實面前,卻不見你有何表現!”
  李知府頓時啞口無言,這實在無法辯解。先前自己挾持民意彈劾欽差大臣的積極性是個人都看得到,又與現在面對王敬時的唯唯諾諾形成了鮮明對比。
  李知府的臉皮畢竟還沒有修煉到劉棉花那種地步,若不然也不會止步于知府了。
  方應物由此冷笑連連,毫不客氣的繼續譏諷道:“怎么?你有膽量反對本欽差,卻沒膽量與那王太監抗爭?連一封彈劾奏疏都不敢上?”
  李知府便強辯道:“時機未到,上疏彈劾也未見得有用!”
  方應物立刻駁斥道:“就算彈劾無用。但也是個表面功夫,你李廷美連表面功夫都不肯做?這倒是個笑話,本官講給別人聽一定很好笑,祝李太守早日揚名立萬!”
  砰!李知府拍案而起,咬牙切齒的說:“方大人休要激將,不過彈劾一個中官而已。本官有什么不敢?”
  “那本官便等著拜讀大作!若你言而無信,本官便親自密奏天子,彈劾你昏庸瀆職!”方應物大笑幾聲,轉身離開了府衙。
  混蛋東西!李知府暗罵一聲,方應物顯然就是逼著他上奏疏彈劾王敬,最后一句話就是"chiluo"裸的威脅。
  但是李知府仍然搞不明白,方應物此舉目的何在?自己是否彈劾王敬。與方應物有什么關系?
  從府衙出來,方應物心情大好,決定去望江樓喝幾杯小酒慶祝一下。但到了望江樓大堂里,卻見唐員外站在柜臺邊上,神色憂心忡忡,盯著柜面發呆。
  方應物忍不住嘀咕幾聲,唐廣德神情如此,方才李知府神情也是如此,怎的今天所見之人都是愁眉不展?
  他便走上前去,拍了拍柜臺問道:“唐員外!因何而憂心?”
  唐廣德抬頭見是欽差大人。忽然眼神一亮,將放在柜面上的帖子遞給方應物。
  方應物低頭看了幾眼,這帖子其他沒什么出奇之處,落款卻是采辦太監王敬的印鑒.......
  唐廣德苦笑著解釋道:“王太監那邊送了帖子過來,命令在下明日赴姑蘇驛。至少要認領一千鹽引。
  本來在先想著,破財消災也就罷了。但據汪太監那邊開出的轉讓價錢,一千鹽引約莫是一千五百兩銀子,這實在匪夷所思,在下哪里拿得出這許多銀子?”
  方應物對唐員外的遭遇表示深深同情......他知道那王敬抱著立威的態度,胡亂點了十家商戶,沒想到將唐廣德點進去了。
  這也真夠倒霉的,蘇州城里商戶何止千家,上千家里隨機指定十家,百分之一不到的概率,這都讓唐員外撞上了,不是倒霉是什么?
  也難怪唐員外看到方應物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無論怎么說,方應物也是個欽差大臣,說不定幫得上忙。
  方應物出主意道:“唐員外,你總有些親朋好友罷?我看你可以叫上一批人聯名上書,向朝廷控訴一下王太監,我可以幫你遞上去!”
  唐廣德猶豫不語,方應物這個主意真不咋地!上書看起來可以出一口氣,但細想之后實在沒用。
  一來擔心王太監事后報復;二來覺得上書沒用,難道圣明天子只憑著一封平民百姓的奏疏,就放手懲治親信太監?
  三來遠水不解近渴,朝廷遠在幾千里外,而他明天就要被強逼著高價認領鹽引了!
  唐廣德的心思,方應物一清二楚,似笑非笑的問道:“怎么?唐員外還在擔憂明日的事情?
  這樣好了!你要串聯本地名流,聯名上疏彈劾王敬,而我會寫一封文書,你明天帶過去。
  在文書上,我自會表明,你們唐家已經被本欽差延請為佐貳,望江樓也被本欽差征用,預備為秋收時候的總會計房!如果王太監識相,自然放你一馬。”
  唐廣德不禁喜出望外,這才是他所期待的!在欽差太監面前,找別人都沒用,也就方應物在名分上能稍稍抗衡。有了方應物的撐腰,情況總不會太糟糕了。
  雖然唐員外還是不明白,方應物為何要鼓動他上書,不過還是要利利索索的辦了,爭取多找一些人來,壯大聲勢的同時可以分散風險。
  和唐廣德談完話,方應物徑自上了三樓,但是他的心里翻來覆去的默念著,火候差不多了,這樣總該可以了罷......
  ps:中間忍不住打了個小盹,醒時一看快兩點了,趕緊補完這章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