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36 王命旗牌的威力(上)

卻說當初大臣奏請派欽差督糧,引發了成化天子另外的貪婪心思,東南號稱最為繁華富麗,但他這當皇帝的好像從來沒有直接撈到過什么好處。
  故而在派出欽差赴江南督糧之際,成化天子又另外委任了親信太監王敬,打著采購藥物、書籍的旗號趕赴江南。
  奉旨赴江南采辦太監王敬王公公在南京巡視完畢后,便出發前往蘇州府。他坐在船頭,一邊品茗手中一壺茶,一邊感受著江面上傳來的習習涼風,愜意得很。
  人逢喜事精神爽,赴江南采辦這樁肥美差事,不知有多少內監打破了搶,最終還是落到他王敬頭上。由此可見,他王敬也是“簡在帝心”的。
  辦得好了,不但自己可以順便撈上一大筆,而且更能討得天子歡心,從此圣眷也必然更上一層樓。
  前文介紹過,當今成化天子身邊的得勢太監大約可分為三類,一是政治型,例如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秉筆太監覃昌;二是特務型,最有名的就是汪直,還有之前的尚銘;
  第三種太監,就是幫著天子吃喝玩樂、搜羅金銀財寶的太監,最成功的一個就是御馬監太監梁芳了。
  之外比較有名的就是云南鎮守太監錢能、廣東鎮守太監韋眷等人,靠的就是在地方大肆搜刮奇珍異寶進貢天子,從而十分得寵。
  雖然這些太監在地方上民怨沸騰,上到藩王公侯,下到官府百姓,無不痛恨他們,但卻因為天子故意袒護,這些人倒也一直平安無事。
  王敬王公公想要效法的,就是錢能、韋眷這條路子。東南富甲天下,可以搜刮的實在太多,王公公這趟若讓天子高興了。升為一個要害衙門的掌印太監不難。
  聽說內官監掌印太監要出缺了......若不是司禮監有懷恩那個老匹夫把持,他王敬甚至敢去琢磨一下司禮監的職位。
  旁邊有個隨從,為王公公講解著水土人情:“江南這地方,夏天比北方早。一到四月便是黃霉節氣,五月六月就是三伏炎天。不過眼下已經是八月時分,天氣涼爽不少,王公來的倒也是時候。”
  王敬公公耳朵里雖然聽著,但神游天外不知想著什么。過了一會兒,忽然開口道:“昔年覃力朋前輩坐鎮東南,每每赴京師時,自家財貨常常連綿數十艘船,蔚為壯觀。我忽然想起此事,頗為向往之吶。”
  王公公就是這么直白......左右隨從逢迎道:“王公此次奉旨下江南。待到回京之日,想必與那覃力朋相較不遑多讓!”
  王敬身邊帶來的這些隨從數量不少,比方應物那欽差隊伍龐大兩三倍。人員大都是從京師扒拉出來的,有惡棍無賴,有落魄文人。湊成了一支雜亂的采辦隊伍。
  其中有個念過幾年書的,此時企圖表現的與眾不同一點,便笑道:“眾位這話可不大吉利,聽說那覃力朋當年為了斂財販賣私鹽,卻被急于立威的西廠汪直抓了個正著。
  后來無數家產抄沒入宮,而他本人也差點被汪直處死,所幸天子仁慈才饒了他一條命。王公欲比之不遑多讓。不見得是好事。”
  這話聽在王敬王公公耳朵里,怎么聽怎么不順耳。他正處在志得意滿時,哪里愛聽這種喪氣話?如此便陰測測的說:“你說得對,但蘇州府你不用去了,請回去罷!”
  那半吊子文人尚未反應過來,又見王太監抬了抬手。吩咐左右道:“來人,將他送下船去!”
  這時候船只尚在江面上行駛,所謂“送下船去”大概等于從船上丟到水里。情況還真就是這樣,噗通一聲響,便見某位企圖表現個性的人士在江面上撲騰著。不知道能否活著上岸。
  其他隨從駭然之后,更加猛烈的拍起馬屁來......
  一路無言,王公公一行在京口轉入運河,然后過鎮江、常州,最終抵達蘇州府。
  這蘇州府是江南地區的核心,不是首府的首府,但凡被差遣到江南辦事的人,無不是將蘇州府作為主要駐地。
  只見得岸上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好生熱鬧。府、縣官員傾巢出動,以知府李廷美為首立在岸邊等候。
  場面雖然盛大,但眾位老爺的臉色卻不大好看。誰都知道這采辦太監沒有不禍害地方的,他們這些官員將會夾在中間很難辦,但他們又不得不來“歡迎”。
  王敬公公從船艙中走出來,抬頭一看岸上風景,忍不住得意洋洋,對左右道:“這里衙門還挺知趣。”
  左右隨從很及時的諛詞如潮:“公公聲威所至,地方這些官兒自然必須俯首!”
  打前站的王臣王千戶也在岸邊上等候著,搶先踩著踏板上了船,殷勤的扶住王敬公公,低眉順眼的問候道:“幾日不見,干爹越發精神爽利了。”
  王敬哈哈一笑,便在王臣的扶持下,穩穩的棄船登岸。
  卻說此時在望江樓上,欽差方應物站在三層樓窗口,遙遙望著這邊碼頭的動靜,心中若有所思。
  旁邊長隨王英憤憤不平,“當日秋哥兒你以欽差之尊按臨蘇州府時,地方衙門在碼頭迎接的場面,可沒有這般隆重!今次連那不陰不陽的李知府也出來了,瞧他那卑躬屈膝的樣子!”
  方應物面上對此不以為意,“這有什么難理解的?你沒聽說過一句話么,寧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
  只怕在地方眼里,我就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就算將我逼急了,除了向朝廷告狀外,只能束手無策。而那王敬就是小人,小人卑鄙無恥是沒有底線的,所以需要小心應付著。”
  另一個隨從方應石半晌沒說話,此時突然吐出一個字來:“賤!”
  方應物哂笑道:“不賤就不是人性了,俗話道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自作聰明的人何其多也,有他們吃苦頭的時候!”
  王英忽然有所悟,“等他們吃到苦頭后,地方上沒有別人能做主,奉旨太監誰能硬抗?別人自然要哭著喊著來找你,畢竟你同樣是奉了詔旨的欽差大臣。”
  方應物高深莫測的說:“事情沒這么簡單......我還要等待朝廷進一步的消息。”
  ps:
  昨天娃不停拉肚子,鬧心啊。。。只能今天補更了,保底三更!過渡快完了,精彩在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