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35 兩軍對壘(下)

事情完畢,陳情表文被交付與急遞鋪軍士,此后人群漸漸散去,李知府也退回了后堂。www.bXwx.CC全文字小說閱讀
  有幕僚劉師爺迎上來,面帶憂色的建言道:“前兩年在下一直在京師游歷,這欽差方大人時任京縣正堂。聽聞方大人雖然年紀很輕,但做事謀定后動,善于出其不意,委實老練得很。
  由此而想,今次之事只怕沒這么簡單,方大人處置公事不應當是這種浮躁驕橫的粗莽做派。”
  李知府對劉師爺的建言不以為意,笑道:“打了幾次交道,實在沒看出方欽差行事哪里老練了?
  但想來你也不會虛言妄語。大概因為此地是蘇州府,不是京師,地方不一樣便水土不服了。亦或是他的助力都在千里之外,獨自在蘇州府便不靈了。”
  那劉師爺當年在京師時,親自耳聞目睹過方應物的事跡,此刻仍然感覺不太對頭。
  他還想說什么,卻聽到東主又道:“你大可將心胸放開一些,即便你言之有理,方應物確實暗藏了手段,我又能有什么損失?
  即便彈劾不成功,那也就是不成功而已,方應物這欽差不可能一直駐在蘇州府。更退一步,難道本官還能比致仕更差。”
  劉先生仔細想了想,幾乎將所有假設都用上了,但確實也想不出方欽差還能有什么手段。
  最終只能自我安慰道,大概是自己多慮了罷。可能是因為方應物此人過去做事太成功,一帆風順太久導致心氣就浮了,來到新地方也沉不下心,于是變得驕矜起來。
  其實也不怪李知府大意,此時連蔡孔目這個深知內情的當事人都迷茫萬分。更別說李知府了。
  不過話雖如此說,李知府該小心還是非常小心的。這邊聯名上疏的事情肯定瞞不住人,天知道方欽差知道后會做出什么舉動。
  方大人畢竟是欽差大人,若打著玉石俱焚、同歸于盡的心思,那還真是不好應付。
  所以在朝廷表態之前。李知府格外注意提防,非常密集的派人打聽一切與欽差公館有關的消息。
  幾天過去了,可是欽差公館那邊沒有任何動靜,欽差大人也沒有任何指令,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事有反常即為妖,抱著這種心思。李知府的神經更加緊繃起來,進一步加大了對公館的監視力度。
  但是最新的消息是,欽差方大人離開了蘇州城,去了西邊太湖上游玩。而且方大人似乎樂不思蜀,完全忘記了公事,短期內不大想回蘇州城的樣子......
  聽到這個消息。李知府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這方欽差究竟是怎么了?與蔡孔目一樣,李知府也感到萬分迷茫了。
  正當李知府對方應物的舉止感到無所適從時,劉師爺從負責公文運轉的承發房出來,匆匆來到李知府面前,將手里公文遞給東主。
  李知府看到劉師爺的神色,便知道這肯定是必須要引起高度重視的公文。他打開看去。原來這公文是從南京發來的。
  再細看內容是通知蘇州府,有中官王敬奉旨前往江南,為宮中采辦藥材、書籍。
  李知府頓時感到頭大,剛迎來一個欽差沒多久,怎么又來一個奉旨采辦的太監?
  有點官場經驗的都知道,這樣的太監極難侍候,而且都是天子親信,遠比什么欽差令人膩歪多了!
  公文里說是奉旨采辦藥材和書籍,但誰也不會以為只有藥材和書籍。天子是個什么德行,官場中人誰不明白?各種珍寶古玩字畫或者就是銀子。全都少不了的!
  這才是真正的狼來了!如果要有什么句子形容李知府現在的心情,那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或者是前門進狼后門進虎。
  李知府拿著公文,暫時忘了方應物,愁眉不展的思量如何應對采辦太監。卻又見有雜役站在門邊上。高聲稟報道:“老爺!前面來了幾個官爺,說是采辦太監的前導!”
  來得好快!李知府萬般無奈,只得將人請進來。這前導一共有三人,當先一個人身穿五品武官便服,生得頗為清秀陰柔,但行走之間舉止昂揚跋扈,不似善茬。
  卻說此人邁進了門檻,未曾行禮便道:“本官乃錦衣衛千戶王臣,奉旨采辦太監王公之命,先行到蘇州府打前站!”
  李知府點點頭,“本官知道了,不知王千戶眼下有何計較?”
  王臣從懷中掏出一疊紙張,放在了公案上。李知府低頭瞧了瞧,原來是大明朝廷發行的寶鈔,就是當錢用的紙幣。
  王臣按著這疊寶鈔,語氣輕飄飄的說:“此乃五百貫寶鈔,請府衙兌成銀兩。”
  李知府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五百貫寶鈔兌成銀兩,這是說笑么......
  寶鈔是由太祖皇帝時候定制并開始發行的,按照太祖定下的官價,一貫寶鈔相當于一千文銅錢,或者一兩白銀。
  但寶鈔終究是紙幣,不是真金白銀,多年來因為朝廷濫印濫發,寶鈔貶值極其迅速。在當前,一貫寶鈔在市面上只能兌換一兩文錢,也就是說,五百貫寶鈔只相當與幾百文銅板,連一兩銀子都兌換不到。
  所以拿著五百貫寶鈔想兌換銀子,有點像是笑話一般,但王臣王千戶顯然不是為了鬧笑話來的。
  李知府按住怒氣,出聲詢問道:“王千戶欲用寶鈔兌出多少銀兩?”
  王臣嘴邊掛著幾絲微笑,輕松的說:“按照官價,一貫寶鈔等于一兩銀子,五百貫寶鈔自然要兌出五百兩銀子。這點銀子,蘇州府不會拿不出來罷?”
  官價?寶鈔早就暴跌到官價的百分之一二,現在市面上誰還認這個官價?李知府看著寶鈔沉默不語,不知再想什么。
  王臣拍了拍寶鈔,冷笑一聲,出言威逼道:“王公奉旨到江南采辦,天子賜下了若干鹽引、寶鈔為本錢,在下兌換銀兩,也是為了王公采辦所需。怎么,蘇州府不想收?”
  掙扎片刻,李知府長嘆一聲,“罷了罷了,本府便兌給你!”
  當今天子不算明君,對太監的親近更甚于大臣,時不時聽到地方官因為得罪辦事太監,被告了一狀后倒霉的事情。李知府想來想去,還是不愿為五百兩庫銀冒著得罪王敬的風險。
  王臣轉而哈哈一笑,趾高氣揚的說:“算李大人識相!”
  李知府眉頭皺得更緊,只怕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替天子采辦的太監,胃口怎么可能只有五百兩?怎么可能只滿足于區區府庫?
  何況這五百兩可能是王臣自作主張,只能算這幫人來稍微試試水而已。這些太監和爪牙走狗的秉性,可不像是方應物這種束手束腳的文官欽差。
  ps:看了看文檔字數,差兩百字才夠7000字。。但真寫不動了,請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