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533 逼娼為良

欽差公館里,除去蔡孔目之外的其他隨員從堂中出來后,喝茶的去喝茶,補午覺的補午覺,大都很消閑。而雜役站在堂下,只等著欽差大人回到內院休息,便也可以偷懶了。
  其實也不怪他們,欽差大人到蘇州府后,只發了兩個諭示,并沒有實際性動作,也沒有安排具體差事,他們這些隨員自然無事可做。
  卻說眾欽差隨員走出庭院門口,便有人招呼同僚道:“昨日在集市上淘了一斤好茶,請諸君一同去我那里品評如何?”其他人笑道:“正閑來無事,敢不從命乎?”
  又有人顧左右道:“怎的不見蔡甫?莫非還沒有出來?”別人答道:“大概是要與方大人說幾句話罷?這位蔡老兄,上進心很積極啊”
  眾人便一起哄笑了幾聲。正當這時,忽然看到雜役跑到他們面前大呼小叫,“欽差老爺要打蔡孔目,幾位先生們去看看罷!”
  眾隨員面面相覷,渾然莫名其妙,剛才說話時還好好的,怎么轉眼間就要動手?
  眾人便一起向后轉,快步奔向大堂那里去。遠遠的便看到欽差大人的兩個長隨拖著蔡孔目,從里面向外面走。
  而蔡孔目身子以驚人的柔韌度彎成了弓形,雙手死死扳著門框,對著屋里叫嚷著什么。
  走得更近些,便明明白白的聽清楚蔡孔目叫道:“方大人,為官要以仁心為本,多多體量民生艱難,不可妄行苛政。一意孤行啊!
  在下死也要說一句,加稅之事萬萬不可行。方大人你應當迷途知返,不能一錯再錯。否則你就是蘇府罪人!”
  眾人面面相覷,這蔡甫腦子抽什么筋?怎的忽然與上司較起勁來?他們只是最底層的小雜官,上司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哪有自家置喙的余地?
  又從堂中傳出欽差大人的暴喝聲,“一個小小的孔目,也敢頂撞本官,拿下去杖責三十,逐出公館!”
  眾隨員又想道,也難怪方大人會生氣。方才蔡孔目的話實在有不少逾越之處,說得實在太過分了。蘇府罪人這種話,能是隨便說的么?
  另外,仿佛這蔡甫玩命的反對欽差大人加稅?觀點正確與否不說,但就這立場歪到了極點,換成誰當欽差也會生氣。
  不過欽差大人真的會打人?正當其他隨員愣神之際,卻見兩位方大人的長隨已經按住了蔡甫,手持不知從哪里找來的棍棒,劈頭蓋臉的打將起來。
  杖責三十。說起來輕巧,但若毫不手軟的打完,一般人還真站不起來行動。
  沒過多久,三十杖打完。一個長隨進屋去復命了,而受刑的蔡甫趴在月臺上,哼哼唧唧的動彈不得。
  復命的長隨又出來。喝令道:“欽差老爺說了,此等人留不得。逐出欽差公館,不再敘用!”
  眾隨員看在眼里。雖然感到蔡孔目有點失心瘋,被打算是自找的。但物傷其類之下,也免不了泛起幾許同僚之誼。
  眾人便一起進了堂屋,向怒容猶在的欽差大人求情道:“蔡孔目已然重傷在身,他在蘇州府無親無故,此次出來身邊又沒帶多少盤纏,逐出去后只怕要斃命街頭。萬望大人給他一條活路!”
  方應物猶豫片刻,然后吩咐道:“我這里真留不得了!不過罪不及死,將他扔到府衙去,叫地方安排他回京,本官自會奏請有司處分!”
  方應物這樣的欽差出行,身邊隨員加雜役人數不多,財物也是靠沿途地方供給,有什么事情都只能交給地方去辦理,所以讓蔡甫滾回京師去也只能靠地方來安排了。
  這已經是所能爭取到的最好結果,眾人只得一起贊道:“大人仁慈,我等替蔡孔目謝過!”
  當即王英領著兩個雜役,將蔡甫抬到府衙,并丟給了門禁,便大搖大擺的走人了。
  遇到這樣的事情,府衙自然無人敢擅專,連忙去稟報了知府大人。李廷美聽到此事,不禁大為稀奇:“什么?方欽差將這蔡孔目杖責逐出,并叫本府撥用財物將他送回京城?”
  略作思量,李知府又吩咐道:“且抬到堂中,本官要親自詢問。”
  蔡甫才受了重刑,當然起不了身子,只能有氣無力的趴在簡陋擔架上,對著李知府勉強抬一抬手,就算見禮了。
  李知府便問道:“君何故如此?”
  蔡甫仰起頭,憤憤不平的答道:“在下聽說方大人要推行加賦增稅,一要將民田地租加到與官田同等,二要將門攤稅銀加倍,以此彌補拖欠錢糧。”
  此時天下田地分為官田和民田,官田顧名思義是國有土地,但租給百姓耕種,但賦稅很高;而民田就是民間私有土地了,賦稅比官田輕得多,一般所說的大戶人家當然都是民田地主。
  蘇州府官田比例很高,所以賦稅總額很重,但官田負擔本來就超高,實在榨不出更多油水,故而督糧時打民田的主意不算意外。
  此外蘇州府是天下商業最繁華的城市,店鋪商肆星羅棋布,門攤稅就是一筆很豐厚得地方財政收入,增加一倍稅率可以多收不少銀子。
  李知府聽到這里,仿佛抓住了什么關鍵。即便欽差大人這想法是好的,但現實也是殘酷的。要是加稅很好辦,他這知府早就撈這筆政績了,還用等欽差來到?
  首先,加稅必定要引起普遍強烈反彈,特別是很有能量的大戶和富商們,很容易出亂子;
  其次,賦稅的稅率都是祖宗法度,太祖年間就定下來的章程,所以變更稅率不僅僅是經濟問題,更是很敏感的政治問題,稍有不慎就要丟官棄職。
  只能說,這欽差還是太年輕了,不出先前預料的過于急著出政績心中計議完畢,李知府便很驚訝的反問道:“方欽差竟然想變亂祖宗成法?這實在膽大妄為!”
  蔡甫順著李知府的話繼續往下說:“這樣的想法根本不可行,明為利國,實為害民!在下雖然是三尺之軀、九品位卑,豈能眼看著不管不顧?
  在公館里,在下苦苦相勸,最終言語上惹惱了方大人,挨了這頓杖責。只怕回京后也免不了追著處罰!”
  李知府聞言便想道,知道方欽差肯定不能成事的聰明人不止自己一個啊,這蔡孔目何嘗不是提前撇清關系?挨了一頓打,名氣也就出來了。
  不過李知府仍在口中激賞道:“蔡先生心有正義,甘受苦刑,本官權代姑蘇父老謝過!”
  蔡孔目咬牙切齒道:“在下看來,知府大人也阻擋不了欽差。于今之計,只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李知府問道:“何為根本?”
  蔡甫答道:“根本在京師!李府臺遠在姑蘇有所不知,那方大人雖然氣焰大,但在京師樹敵也甚多,死仇比比皆是!
  只要李府臺聯合地方士紳,挾民意上疏陳情,京師中自然有人與他過不去!在下不自量力,也認得幾個同鄉好友,回京之后也會一切實話實說!”
  李知府微微沉默了片刻,在心里反復拿捏一番,衡量其中得失利弊。
  自從七八年前被貶到地方,自己仿佛就被朝廷遺忘了,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目前應該是自己最后的露臉機會了,不然就等著在知府任上一直坐到致仕。
  大不了就此丟官走人,和致仕有什么區別?最終李知府嘆道:“圣人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此便是也!欽差欲行苛政,待我設宴召請府中士紳,共商此事!”
  可嘆李太守承平日久,不免有所麻痹。誰能想到,別人會用上苦肉計這種伎倆?
  ps:苦思一夜經脈貫通,又到月底搏票時,要玩命了!今天保底七千字!先來第一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