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30 強搶民女事件(上)

此刻李知府正坐在二堂里看公文,但腦子里琢磨著方應物的事情。(WWW.BXWX.cc筆下文學)他想不明白,方應物到底是來解決問題的,還是來制造麻煩的?
  朝廷為什么會派了這么一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年輕人來當欽差?錢糧乃軍國重事,難道被陛下當成兒戲了么?
  突然聽見長隨站在門外叫道:“老爺,不好了!前面門禁傳話過來,說是有讀書人堵住了府衙大門!”
  李知府連忙問道:“可知為的什么事情?”
  長隨氣急敗壞的答道:“聽說是對欽差不滿!這些讀書人簡直豈有此理,他們和欽差有積怨,憑什么到府衙來鬧老爺你!”
  李知府聞言一愣,隨即喝道:“你懂什么!還不速速將請愿士子中為首者請進來,本官要見一見他們!”
  進來幾個士子,對李知府見禮后,侃侃而言道:“圣人云,苛政猛于虎也!今傳言本府將有苛政,郡中百姓不能安居樂業,老父臺意下如何?”
  李知府肅容道:“民心若此,本官焉敢不放于心上?自當盡吾所能,換得一方平安。”
  “李太守高義,足以進本府名宦祠,與眾先賢并列,還請李太守要為蘇州府百姓做主!”眾士子一起稱贊道,并說出了李知府最想聽到的一句話。
  每個地方都建有名宦祠,為本地做出突出貢獻的官員都可列入祠中,作為經濟文化中心,蘇州府名宦祠的知名度當然遠高于其它府縣。
  萬眾矚目的名宦祠牌位,還有蘇州府士紳龐大的人脈關系......誰不想得?李知府也不例外,現在好像機會來了。
  讀書人與李知府言談甚歡,在府衙順利的請愿完畢后,便紛紛離去,而知府大人則吩咐備轎。
  此后李知府便趕到欽差公館,要求面見欽差。方應物剛剛午睡起來,聽聞知府到訪,便趕緊洗漱更衣,到了中門迎接李知府。
  賓主進了大堂,落座上茶后,方應物問道:“李太守驟然到訪,本官有失遠迎,不知所為何來?”
  李知府便答道:“今日午前,有數十名本地士子趕赴府衙,向本官請愿,為的就是糧稅之事。”
  方應物有點兒詫異,笑道:“此事李太守處置就好,來此與本官分說,莫非有什么內情?”
  李知府猶豫了片刻,一咬牙下定了決心,“由此可見士氣民心,本官斗膽請收方大人收回前番諭令,以安人心,免去輿情動蕩。”
  方應物臉上笑容剎那間停住了,眼神漸漸凌厲起來,李知府這個建議算是什么回事?自己堂堂一個欽差,發出去的諭令沒有幾天就收回來,那自己還有什么臉面當這個欽差?
  這樣自抽耳光的建議,也是一個地方官應該對欽差說的?難道手持關防大印的朝廷欽差是泥捏的木偶么?
  “你的意思,本官沒有聽明白。”方應物陰沉沉的說。李知府便重復道:“斗膽請方大人收回諭令,如此上下各自相安,蘇州幸甚。”
  方應物目光穿過堂屋門口,望著庭前的大樹,語氣不明的說:“本官自有本官的辦法,不過需要循序漸進推行,目前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無論后果如何,一切自有本官承擔,你知府只聽了幾句閑言碎語,便叫本官收回諭令,未免太越殂代皰罷!欽差是我方應物,而不是你李廷美!
  何況朝廷委任你當蘇州知府,是要你遵循朝廷指令并安撫地方,而不是挾持**與本欽差對立!你難道不知道,食君之祿、分君之憂的道理?”
  李知府有點不敢看方應物,眼光也心虛的瞥向別處,口中回話道:“方大人所言極是,不過本官亦知道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道理。”
  方應物皺眉不語,先前覺得這知府很滑頭,不想做事不得罪人。但今天好像又不一樣,分明是要與自己頂著了,這說明什么?
  看來所謂滑頭之人的滑頭其實都是表象,那只是一層對內心的掩蓋。真遇到利益攸關的時候,誰還會不知所謂的耍滑頭?
  想至此處,方應物也不繞圈子說廢話了,直接問道:“本官這差事,離不開地方支持。已經三番兩次的給你機會了,你確定執意要如此?”
  李知府再次沉默了一會兒才道:“還請方大人聽本官一句勸,做事不要太急苛為好。若鬧到府縣官員聯名上疏,再加地方士紳耆宿上書,只怕欽差位置也坐不穩。”
  這算是威脅自己?方應物還真不吃這套,連連冷笑過,也不拖泥帶水了,拍案道:“好,送客!”
  關于李知府的心思,他已經猜出八成了,便也懶得再虛以委蛇,趁早打發他走人,然后各憑本事就是。
  方應物知道,這位李知府的一切表現,都源自于一個判斷——他方欽差必然不會成功。正是在這個前提下,李知府做出了“正確”的抉擇。
  人人都曉得,在現今條件下,在蘇州府督糧有多么困難,困難不僅僅是做事困難,還是個人遭遇方面的困難。完成任務是應該的,而完不成的話就要兩頭不討好,一邊要被本地人罵,另一邊還要被朝廷怪罪。
  自古以來,在錢糧方面大動干戈特別又遭遇失敗的人,有幾個名聲好?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前朝宋代那位王安石的名聲比司馬光如何?
  所以方應物很明白,自己這次一旦不成事,那名聲就要差了,搜刮、盤剝、爭利之類的詞少不了。而蘇州府讀書人的**也不會給自己好顏色,被抹黑是肯定的了,更別說自己本來就與蘇州士人圈子關系不佳。
  而李知府則可以打著為民請命的旗號,出面反對欽差大人胡作非為,等到自己敗事時,必將博得一片贊譽,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對李知府而言,這才是風險最小、收益最大的選擇,每一個合格的政客都知道該怎么做。或者說,政客與政治家之間的區分,就在于這種地方了。
  方應物嘆口氣,人心大抵如此,不能強求所有官員都具備政治家素質,習慣就好。李知府只是做了一個最標準政客所應該做的事情,但此人注定會后悔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