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29 今天特別多

一場本該喜氣洋洋的接風宴請,在極其壓抑的氣氛下結束了。但這次宴會不是毫無用處,方應物試探出了府衙的態度,而府衙這邊也自覺看出了方應物的深淺。
  按理說,大明朝內重外輕,地方官地位卑下,在朝廷欽差面前唯唯諾諾居多,輕易不敢造次的。但這回方應物實在過于年輕,一干四五十歲中年大叔看在眼里,心中情緒實在微妙的很。
  一方面,有不服氣看笑話的潛意識;另一方面,根本不相信方應物能辦好這么繁難的差事。開國一百多年,蘇州歷任賢臣不知多少,沒幾個人能真正解決錢糧問題,方應物又何德何能?
  從年紀看,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從觀感看,方欽差也不像是深沉穩重的人。若真傻乎乎的賣力氣跟著方應物干,最后要是搞砸了鍋,那不是自討苦吃么?別功勞賺不到,反而把自己栽進去!
  閑話不提,只說方欽差在宴請結束后,進入角色那是相當的快。在第二天,便雷厲風行的發文到蘇州府府衙,命令蘇州府各縣清點拖欠錢糧數目,并統計田地一百畝以上的戶口情況。
  這公文不是開玩笑的,也不是方應物酒后胡言亂語,上面蓋著欽差關防大印,是非常正式的指令。
  李知府心里異常不爽快,感覺方應物完全沒有將自己放在眼里。因為在自己已經表態說這不妥當,需要進一步磋商才好,可是方應物還要強行發文過來,簡直霸道的豈有此理。
  欽差雖然是欽差,但他李太守也是堂堂的緋袍四品知府,做官資歷比這嘴上沒毛的年輕人不知深了多少,起碼也要有點尊重前輩的樣子罷?
  就算要推行公事,那也要兩邊事先醞釀協調妥當了,然后才好正式行文,哪有二話不說、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下命令的道理?
  最后李知府看透了年輕欽差的小伎倆,這絕對是想故意立威。不過即便如此,蘇州府也沒必要硬頂著,地方公然對抗欽差,那是很犯朝廷忌諱的。
  所以府衙很麻利的將欽差行文發給了各縣,登時便將各縣驚動起來了。
  卻說蘇州城東十里有個沈員外,家道殷實,頗為富足。除去本鄉良田之外,還在城里有鋪面,在附近十里八鄉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富戶。
  當然沈家最有名的還是沈員外的女兒,才貌雙全遠近聞名,只是在鄉間一時難以尋得良配。所以沈員外一直琢磨,是不是要舉家遷入城中居住?一來城里比鄉間繁華熱鬧,二來城里年輕才俊多,可以為自家女兒物色一個好夫婿。
  最近沈員外鋪子買賣賺了一筆錢,他便又從鄉人手里買了十畝地,然后來到長洲縣衙辦地契手續。
  縣衙里有個小吏是沈員外的族人,排行第六,人稱沈老六。在這沈老六引領下,手續辦得極為便利,最后順順當當的蓋上了知縣大印,這樁土地買賣就算正式生效了。
  午間時候,沈員外擺了一桌酒,宴請那沈老六。席間兩人說起閑話,沈老六想起前幾日看到的公文,便與沈員外說笑道:“老哥你還敢買地,你沒聽說最近城里來了個大欽差么?”
  沈員外很不明所以,“六老弟你這話從何說起?欽差與我又有何干?”
  沈老六哈哈一笑道:“那欽差發了公文,要點檢一百畝田地以上的人家。若我沒記錯,老哥你今天收了這十畝地,怎么也夠一百之數了罷?”
  沈員外連忙問道:“這欽差想作甚?”沈老六嚼著豆子,隨口道:“那誰知道?我們與欽差又不熟悉,說不定是想劫大戶。”
  沈員外略微慌張,他們沈家雖然家境還算殷實,但卻沒有官紳頂門梁,不算正經的士紳。每每遇到這種時候,他們這種介于貧戶和士紳之間的人家,往往就是最倒霉的一批。
  沈老六看沈員外臉色不好看,便放下酒杯,寬慰道:“你且放心,欽差雖然有這個想法,但是肯定弄不起來的。”
  “府衙轉這道公文只是單純的轉發而已,沒有任何詳細部署和督促,也沒有定下完成期限。難道你還不明白府衙的意思——這事兒是欽差自己拍腦袋決定的,不用太積極。
  反正這欽差是督糧欽差,估計最多也就做到年底,不可能久任蘇州。公門里的門道太多了,拖上幾個月他就走人了,還用擔心什么?”
  聽了沈老六的解釋,沈員外微微放下心來,看來本地官府還是站在地方這邊的。
  如同沈老六所言,雖然衙門沒什么實際動作,用最消極的態度應付欽差的命令,但消息卻包不住。傳出去后立刻讓蘇州府各縣議論紛紛,問題只有一點,欽差大人統計一百畝以上的人家作甚?
  不得不說,欽差大人的這道命令實在太可疑了......有點頭腦的人都忍不住要猜測,莫非欽差大人為彌補朝廷錢糧缺口,動了殺大戶的心思?
  這不是沒有先例,洪武爺的時候就在蘇州府干過,還出過一個外號叫“陳烙鐵”的酷吏太守。從廣義上說,蘇松遠比其他地方賦稅重這種現象其實也是朝廷殺大戶的表現。
  一時間在府縣里,尤其是大戶人家很有點人心惶惶的樣子,像東城外沈員外這樣的不止一個兩個。不過欽差不管不顧,府縣衙門自然也懶得宣講辟謠,聽之任之。
  方欽差仿佛毫不在意,又發出了第二道公文,這次是公開張掛的公告。在公告里,方欽差勸說府內富戶,要識大體顧大局,主動捐輸米糧,代鄉內貧戶補繳賦稅——
  “貧民兇年朝不謀夕,日受追呼敲樸之苦,亦有背井離鄉者,甚可憐憫。勸諸富戶敦仁讓之風,顧族黨比閭之好,全同井相周之義,各量貲捐輸以急公上。貧者既受爾等推解之恩,官府亦解燃眉之急,上下得共休息,不亦美乎?”
  如果說前面第一道公文是議論紛紛,第二道公文引發的后果就是嘩然了。
  一個名望好、深得愛戴的地方官發出這種告示,民眾出于信任心理,自然不會多想什么,也不會過度解讀。
  但方應物在蘇州府沒有什么民心可言,甚至還是被蘇州府**所敵視的對象,當前的氛圍又十分敏感,民心正在疑神疑鬼......
  這種情況下,方應物發出告示,難免就要引發各種負面聯想和解讀了。看到公告的大戶們忍不住要想,這是欽差大人先禮后兵么?說是捐輸,會不會演變成強迫?
  如果捐輸結果仍不理想,欽差大人會怎么樣發狠?破家知縣滅門令尹,欽差抓典型找到自己頭上怎么辦?
  面對各種傳言,方欽差還是不管不顧,不進行任何解釋和辟謠。他這個高冷態度,越發的讓別人感到,各種傳言各種猜測可能是真的。道理很簡單,如果欽差意圖并非如此,那他為什么不解釋?
  作為風氣表率的讀書人終于忍不住了,再一次跳了出來。不過這次他們學乖了,給一萬個膽量也不敢去沖撞圍堵欽差,殷鑒在前誰敢再去?
  但風頭又不能不出,于是府學生員們群策群力想出一個折衷辦法。
  蘇州府里,除了欽差就是知府最大,他們不敢去公館找欽差,但還可以去府衙喧嘩一下,以此來表達一下本地士子的抗爭態度!至于合不合適,驢唇能不能對上馬嘴,這很重要么?
  于是有五六十名士子聚集了起來,浩浩蕩蕩從府學出發,來到了府衙大門外,在眾目睽睽之下堵住了府衙大門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