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527 偷雞不成


  來時萬眾一心,去時各懷心思,來時氣勢洶洶,去時垂頭喪氣,便是今天這伙讀書人的寫照。
  他們是來要說法的,但說法沒要到,反而把自己陷了進去。士子們不禁有些迷惘,讀書人聚眾鼓噪這種套路演練了多年,應該是屢試不爽,怎么在方欽差這里卻總是有勁無處使?
  商良臣目送治下士子倉皇離去,對方應物苦笑道:“毋乃太過矣!”
  方應物面色沉重的解釋說:“江南尤其是蘇州富甲海內,風俗奢侈,讀書人也浮躁,可不像我們那里醇靜!
  須知一地公論出于士子,我為了朝廷督催錢糧,本就是阻力重重、凝滯難行。若不殺一殺本地士子的威風,放任他們胡鬧,那必將成為施政掣肘!”
  商良臣很同情的說:“你這個差遣確實不好辦。朝廷有朝廷的立場,地方有地方的立場,朝廷要催收錢糧,但本地民眾態度消極,府縣衙門也不愿太配合。”
  方應物立場很堅定的說:“我是朝廷欽差,只能站在朝廷這邊!不過若有什么折中辦法,也不是不可行。”
  商良臣搖頭道:“難!甚難!一百年來多少賢臣,也沒能徹底根治的,蘇州府哪年不拖欠幾十萬?你能如數收上今年的額定錢糧,那就很不錯了!”
  大明從開國時起,蘇松就以重賦聞名。但也就有了一種說不上奇怪的現象,蘇州府地方士紳和官員不停的要求減稅。隔一段時間就要呼吁一次。
  但朝廷這邊卻以祖宗成法不可妄變為借口,始終不同意減稅。堅持重稅不松口。直到宣宗皇帝時才稍有裁減,但蘇松賦稅仍然很重。
  這就是全局與局部的矛盾,哪朝哪代都存在......方應物對商良臣拱了拱手,告辭道:“今日多謝前輩鼎力相助,我還要去赴府衙的鴻門宴,暫時別過!”
  蘇州府的接風洗塵宴會設在城北邊一處園子里,在湖心中建了一棟高堂,通過兩道長堤與陸地相連。
  方應物漫步在長堤上。在府衙齊同知的陪伴下,向湖心堂行去。借著落日余暉,遠遠便見這湖心堂高大寬敞,外表雕刻精致,忍不住嘆口氣道:“素聞江南吳地最為富麗奢靡,眼前此湖心堂不知要耗費幾多財力。”
  齊同知裝作沒聽見,只引著方欽差往堂上走。方應物進來后。卻又見堂中火燭通明,雅樂飄飄,彌漫著沁人心脾的香氣,而蘇州府知府李廷美已經在此等候多時了。
  方應物環顧四周,都是府衙、縣衙官員,沒看到有什么地方士紳代表。這明顯不符合一般接風宴的規矩。不知道是府衙沒有邀請,還是地方士紳不愿意來?
  “蘇州府士子向來狂狷驕橫,想來叫方大人受驚了!”李知府上前一步慰問道。
  方應物收回心思,似笑非笑的望著李知府,這老油條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李太守所言有理。本官之前早有預警,向府衙告過急。可是府衙推諉不理......”
  李廷美干笑幾聲,解釋道:“方大人有所誤會,這種事在蘇州府司空見慣,犯不上興師動眾,讓彼輩吵鬧幾句也就完了。
  如果官府大張旗鼓,反而落了下乘,于名聲不美。方大人也是讀書人出身,何懼于面對后輩也?”
  方應物哈哈一笑,“李太守誤解了,非是我畏懼什么,實在是另有緣故!那南直隸商提學與我素有淵源,今日他因私悄悄來公館拜訪。卻不料,商提學出了門便被蘇州府讀書人圍堵叫罵,情實不堪!”
  李知府大吃一驚,“什么?商提學?”
  方應物嘲諷道:“讀書人是風氣表率,我看府衙有心了,將這蘇州府教化的極好!
  前有生員水上攔堵欽差,逼得欽差遇難落水;后有讀書人圍攻大宗師,而府衙明知消息卻不聞不問,真不知道想干什么?
  本官來了蘇州府,還真是大開眼界,難道這蘇州府是化外之地,不歸王法管制了?”
  李知府頓時汗如雨下,旁邊齊同知連忙開解道:“只是有一些誤會而已,方大人言重了。”
  其他官員也紛紛上前與方應物見禮,態度十分熱情周到,甚至還有七拐八歪拉關系敘舊的。場面便熱鬧起來,將李知府的尷尬化解去。
  方應物與眾人一一打過招呼后,不再繼續說什么,昂首直入堂中,大模大樣的直接坐在了正中間。對眾人招呼道:“不必多禮,諸君但坐!”
  方應物坐的位置是最上首,本來按計劃是要知府坐在此處的。他這反客為主的做派,讓眾人遲疑了一下。
  但方應物是欽差,代表著朝廷,平民百姓都知道所謂的“見官大一級”,所以他直接這樣坐了,誰也不好說什么。
  看著桌上預先擺好的瓜果,方應物喝道:“今日本官前來,是為了公事與諸君會晤,非為享用民脂民膏而來!
  聲樂伎女全部撤下,美酒佳肴全都不要上了,每人清茶一杯即可!蠟燭也撤了,換成油燈!”
  “這......”李知府又要說什么。方應物目光銳利的盯著他,沉聲反問道:“李太守對本官所言,又有不滿之處?”
  李知府便閉口不言,方應物冷哼一聲,滑頭就是滑頭,最大的特點就是欺軟怕硬。
  其他人更是不敢多說什么,一時間方欽差反客為主,從氣勢上死死壓住了一干府縣官員。
  方應物停頓了一下,緩緩地掃視一遍眾人。他又不是沒在基層做過,三年知縣不是白當的,很了解一些地方官的心態。如果想另外抽時間與討論錢糧問題,只怕這些府縣官員都會找出各種各樣的借口拖拉。
  他們會覺得自己都是愛民如子的清官,都是不忍心盤剝地方的好官,錢糧神馬的都是浮云,朝廷餓著了自然會從別的地方找食。再說蘇州地方這么多盤根錯節的士紳人家,地方官也未必惹得起,得過且過即可,何必要碰硬石頭去?
  面對這種心態的地方官,方應物想要與開誠布公的討論公事,最好的時機還真就是這次接風宴,一干措手不及的官員來了就別想逃避了。
  PS:這段非常難寫,構思慢了點,不過基本理順,今天可以小爆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