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526 可解燃眉之急

眾人面前這位南直隸提學御史商良臣,乃是前首輔商輅的兒子,當然與方應物關系匪淺,很俗氣的說是方應物的大師兄。
  商良臣乃是成化二年進士,之前擔任翰林侍講學士,現在的提學御史官職也是經方應物指點得來的。
  原來今年是商輅七十大壽之年,商翰林先前想請假回家祝壽。怎奈浙江距離京師路途太遠,來回幾個月時間,這假期十分不好請,朝廷基本不會準這種太長的假期,除非丁憂。
  商翰林正在發愁時遇到了方應物,聰明的方應物便給商翰林出了個主意,說當下官場有個規矩,直隸提學官必須要用翰林充任,以示與各省不同。
  而商良臣可以請纓為南直隸提學御史,這樣便可以到南方上任,距離老家浙江淳安就近了很多,來去也大為便利。
  最后經過運作,朝廷便委任商良臣為南直隸提學御史,放他去了南方,算是給商家一個恩典。
  但此時此刻,商良臣突然出現在這里,實在是嚇煞人也......剛才還鬧鬧哄哄的士子們頓時鴉雀無聲,全場一片冷寂,他們甚至連逃走都忘記了。
  要知道,天下不知有多少官職,但唯有提學官才會被讀書人稱為大宗師或者老宗師!宗師這兩個字,可能是隨便叫的么?
  對士子們而言,方欽差與提學官絕對是兩種不同的人,圍堵方欽差和圍堵提學官也絕對是兩種不同的事件。
  讀書人都知道三綱五常乃立身之本的道理,天地君親師這五常里有一個師。
  而提學官可以視為轄區內所有讀書人的老師。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當街圍攻老師。這不是罪名,那什么是罪名?
  就算撇開虛偽的道義不談。從實際利益角度來說,提學官大宗師也是直接掌握讀書人的前途的人物。
  首先提學官是本科鄉試的當然主考官,士子想中舉那必須要從提學官筆下走一遭。提學官想抬舉誰或許礙于嚴密的制度很難辦,但想要刻意打壓誰,那難度就低多了。
  其次,提學官除了主持鄉試之外,還肩負著巡行各地考核學校生員的責任,很簡單就能直接廢掉一個秀才的功名。
  在蘇州這種文風鼎盛的地方,考中秀才的難度不比中舉小多少。一旦被廢掉功名那就徹底從士子階層變成平民百姓了。
  總而言之,除了獨立辦公的提學官之外,其他任何官員都沒有上述這些針對讀書人的權力。其他官員想要處置讀書人,必須要經過提學官。
  所以對普通讀書人來說,提學官和其他官員是要區別開的。其他官員是平頭百姓的父母官,但提學官卻是讀書人的父母官。
  士子們寧可得罪巡撫這種封疆大吏,也不敢去得罪提學官,有些心性不佳的甚至還會想方設法的逢迎大宗師!
  但是,在場這些讀書人約莫有二三十個。就在剛才那段時間里,偏偏圍攻了自己的父母官大宗師!真真正正的不作死就不會死!
  這樣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在場的讀書人們誰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只能站著發傻。
  即便平時頭腦最聰敏的人。這時候也不敢輕舉妄動當出頭鳥,只能暗暗想道,大宗師是在轄區里巡行按臨的。聽說才到北邊常州府,那么他為何會突然出現在蘇州府?而且大宗師是從欽差公館里出來的。他與欽差又是什么關系?
  這就是好人有好報吶......方欽差緩緩地從公館里踱步出來,看著呆若木雞的眾士子。頗為唏噓的感慨道。
  當時方應物指點商良臣,純粹是出于同門義氣幫忙,根本不指望對自己有什么用處。但卻沒料到,隨后他方應物也到了南方,與商良臣相會于江南。
  以至于一封書信,便能把這位同門大師兄從常州府請到了蘇州府,還是掩人耳目悄悄來到的......
  商良臣沒有說話,面無表情神色冷峻,目光不停地掃來掃去,但無聲勝有聲,足以讓一干士子戰戰兢兢、大氣也不敢出。
  令人窒息的氣氛中,方應物無聲無息的飄到商良臣身邊,與商大宗師并肩而立。
  而且率先打破了靜默,談笑晏晏的對商良臣道:“這些讀書人不曉事,估計也是有人教唆煽動。所以應當嚴懲主犯,至于從犯,訓誡幾句就行了。”
  眾士子聽到這句話后,很多人都松了口氣,大概以為自己是從犯的緣故。至于主犯是否被揪出來,要嚴厲處置到什么地步,那暫時不是他們所能關心的了。
  商良臣板著臉,冷哼一聲,仿佛不置可否。方欽差沒有再廢話,隨便指著一個黑臉士子道:“方才我看的真切,此人拍擊座轎力度最大,像是主犯!”
  黑臉士子急忙叫道:“欽差大人何出此言?在下哪里算得了為首之人?”
  方應物反問道:“哦?你不是主犯,那誰是主犯?”
  黑臉士子啞口無言,難道他能當場指認別人出來?那和出賣有什么兩樣?
  方應物手指頭隨便劃拉一下,又指向一個瘦長士子,“方才我還看得真切,此人拉扯轎夫的動作最為劇烈,恐怕也是為首的主犯!”
  這瘦長士子立刻慌張起來,“欽差大人明察!晚生為了同窗從眾到此,并未煽動他人,怎能算作主犯?”
  方應物淡淡的責問道:“來了這么些人,總有居中串聯的帶頭人罷?那你說主犯是誰?”
  這瘦長士子口中也卡住了,就算知道是誰,也不便公然指出來啊!
  無論說與不說,方應物仿佛完全不在意,視線又開始亂轉,手指頭也懶洋洋的抬起,突然指向一名矮小士子:“本官看的真切,你也是主犯,出來一起受罰罷!”
  這矮小士子登時張皇失措,后退幾步,手臂下意識的連連揮舞,“不是我,不是我!”突然又指著旁邊一人:“我是被顧文山喊來的!”
  “好!你檢舉有功,免掉處罰!”方應物立即大喝一聲,然后轉頭對商良臣道:“商前輩,你看這樣如何?”
  商良臣很配合的點點頭,同意了方應物的意見。但那被指出來的顧文山卻勃然大怒,盯著矮小士子罵道:“高裕請慎言!休要血口噴人!”
  在幾乎生殺予奪的大宗師面前,誰敢扛下責任?這顧文山即便真是領頭人,也不敢就此承認!
  在普通官員面前,硬氣一把還能博回名聲,不算什么把柄。但在大宗師面前招認出過錯,無異于自尋死路,大宗師手里實實在在捏著他的前程命運,犯了大宗師那就是雞蛋碰石頭!
  登時人群里議論聲嗡嗡響起,有對顧文山不滿的,覺得他像是縮頭烏龜太沒擔當;又有埋怨高裕嘴巴沒個守門的,隨隨便便就暴露秘密,把同學陷入絕地的。
  議論了一會兒,圍繞著顧文山和高裕兩位同學,眾士子竟然小小的吵了起來。
  方應物心里冷笑幾聲,他的目的可不是找出什么為首之人,只不過是要挑撥這些讀書人之間的關系而已。讓他們之間先陷入內訌內斗中,免得再齊心合力,然后自己才能一勞永逸!
  有了商良臣這個提學御史撐腰,蘇州府還有哪個讀書人敢囂張?他方應物又不求眾口皆贊,只要在今年任期內,這些流氓文人別給自己搗亂,見了自己躲著走就行!
  所以,再火上澆油一把好了!方應物便又對著眾士子叫道:“還有檢舉的么?若無檢舉,那就是顧文山等三人為首犯了!下去后等著大宗師考察處置罷!”
  眾士子忽然感到深深的蛋疼,方欽差之心路人皆知,但卻無法可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