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524 還有誰更夠資格

隨意環顧望江樓第三層,還真都是讀書人,若不是讀書人根本不會往三樓帶,可謂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又加上此處地勢很高、視野寬闊、景物上佳,而主人唐廣德也熱情,所以這兒極受讀書人歡迎。能居高臨下,把酒臨風,激揚文字,吟風嘯月,不亦快哉!
  比如不遠處,有一桌士子正在慷慨激昂的議論著什么——
  “崔兄他們犯了事情,至今也沒個章程,我看崔兄度日如年,真真愁殺人也!無論是殺是剮,總要給一個說法罷!”
  “現在誰能給說法?他犯到的是欽差,欽差不發話,別人誰敢擅自處置?若重若輕,不合了欽差心意,一狀告到圣上面前,誰能吃得住?”
  欽差?這兩個字入了方應物耳朵,立刻叫方應物打起精神。他面上不動聲色的看著窗外景色,但卻全神貫注的細聽那邊說話。
  “在下聽說,那欽差方大人已經到了蘇州城,大概住進公館里。所以這幾天肯定要有一個明明白白的處置了,只是不知道崔兄下場將會怎么樣。”
  “不用想了,崔賢弟他們下場好不了,說不定連功名都要丟掉!”
  “殺人不過頭點地,這又是為何?”
  “你道那欽差方大人是什么人?他向來仇視蘇州人,六年前在蘇州城所作所為就不提了,聽說在朝廷里,王鏊王前輩也沒少被他羞辱!這次崔賢弟犯到他手里,肯定要從重處罰!”
  “說是欽差。其實就是朝廷派來刮地皮的!若非如此,他怎么可能當得了督糧欽差!”
  “崔兄他們幾個去攔船。也是抱著為民請命的心思,誰知道這姓方的竟然失足落水了。崔兄等人簡直冤枉透頂!”
  “這方大人與我們蘇州人實在沒什么交往,就算想找門路營救崔兄,只怕急切間也找不到。”
  “找不到人情門路,我們就直接上!方大人不是住在公館里么,總要從公館出行的罷?到時候我們串聯同窗,去攔街請命,他又能如何?他這種官員,敢無視民心、士氣和公論么!”
  “是極!只要叫的人多一點,那就法不責眾!何況又是在陸地上。那欽差肯定不能再落水了!”
  王英和方應石沒有方應物命令,即使聽得肚子要氣炸,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按下火氣嘀咕道:“這群讀書人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仗著臉皮和嘴巴死纏爛打,像是牛皮蘚一樣。”
  方應物亦無語,這哪是讀書人,簡直就是拉幫結伙的文痞公害么!明明是崔乾等人企圖拿自己這個欽差刷聲望,只是自己不想配合戲弄了他們一把而已。他們卻完全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仿佛人多聲音大,就代表著道理!
  但就一般而言,地方官員還真會畏懼這樣成群結伙不講理的讀書人。方應物也意識到,自己這種不受歡迎的人物。來到蘇州城必然要直面這些無法無天讀書人的非難。
  方應物忍不住苦笑幾聲,這一小撮人的議論,不見得是個別現象。很可能代表著一種思潮,因為江南地區讀書人之間的串聯是非常厲害的。
  想至此處。方應物長嘆一口氣,有些事情容不得自己心慈手軟。看來還是要搬出殺手锏來治理這些讀書人了。
  以狂狷為榮的讀書人發起顛來,可謂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人都有弱點,他方應物不信,讀書人真的什么都不怕!
  拿定了主意,方應物便不再關注那桌的議論了。繼續聽下去的話,還說不定有多少不好聽的話,只能是平白讓自己不痛快。
  然后他扭頭對王英吩咐道:“你立刻去告知蘇州府,就說本欽差身體不適,接風宴請延后三日!”
  王英領命而去。這時候唐廣德又從樓下上來了,“犬子尚在塾師那里,還得過一會兒才能到,老朽斗膽先來陪同方公子說話......”
  方應物請唐廣德坐下,然后仿佛漫不經心的問道:“你可知道,這知府李大人是什么時候到蘇州府的?”
  唐廣德微微一愣,沒想到方應物不談風土人情,不談詩詞文學,不談軼聞掌故,卻先說起官府的事情。
  這種話可不好接,但又不能不答.....唐廣德看了看周邊,確定沒外人注意到這邊說話,這才低聲答道:“如果沒記錯,李太守大約是成化十三、四年到蘇州的,至今約摸六七年了。”
  方應物吃驚道:“竟然在蘇州做了這么久知府?看樣子要做滿三任九年了。”
  唐廣德搖頭道:“非也非也,李太守剛到蘇州時,是擔任通判的,然后升為同知,然后再升為知府。”
  方應物更驚奇了,“即便如此,從通判佐貳一直在本地升到正堂知府也很罕有,尤其還是蘇州府。唐員外你見多識廣,熟悉本地掌故,難道李府臺有什么特異之處?”
  唐廣德解釋道:“這不稀奇,以李太守的出身,做個知府綽綽有余。聽說當年李太守是二甲進士出身,在刑部做到了員外郎,只不過那時候忤逆了權閹汪直,便從刑部員外郎貶謫為蘇州府通判。”
  汪直......方應物臉皮隱隱抽搐了一下,沒想到還有這種因果。
  成化十三、四年時,正是汪芷剛出道時候,也是最張揚無忌、囂張跋扈的時候。甚至直接引發了朝堂大清洗,碾壓一個刑部員外郎更是小菜一碟。只怕汪芷現在自己都不記得,當年修理過一個小小的員外郎。
  難怪這李知府從通判原地不動的一直升到了知府,就憑他這二甲進士出身,又是從六部貶謫下來的,當知府的資格綽綽有余,也算是對他的一種補償了。
  前面這些八卦都是墊場,方應物又問道:“這李府臺為人如何?在蘇州府施政如何?”
  唐廣德斟酌片刻,才開口道:“當初聽說李太守為人剛直,不然也不至于忤逆了權閹汪直......”
  剛直?方應物對這個評價十分不可思議,上個月路過蘇州府時雖然沒有見面,那知府表現出的做派分明就是老滑頭,哪點像是剛直?
  不過唐廣德又道:“只是到了蘇州府后,李太守卻顯得平平常常,只能說周周到到而已,反正誰都不得罪,上下左右關系都處的很好。”
  這還差不多......方應物腦補了一下,很可能是被打擊過后,心性有所改變了罷。(未完待續。。)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