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523 換個活法

一夜無話,及到次日清晨,方應物早早醒來,便在院子里活動腿腳。他站在長廊里,一邊做著廣播操,一邊欣賞周邊假山流水、花草樹木。
  不得不說,蘇州人造園子有一套,在方應物這輩子所居住過的地方里,這公館園林景致肯定能排到第一。眼下是夏末,而差遣大概要到明年春天結束,能在這里住上大半年,倒也是一種享受。
  正胡思亂想間,卻見王英湊到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方應物結束了這套廣播操,擦擦汗水對王英道:“一大早的憋著什么話?要說趕緊說!”
  王英連忙開口道:“蘇州府接風宴請是定在今晚,之前似乎并無公事?諸位大人都是第一次來到蘇州府,都想去見見世面,所以托我來問問,不知道能否放他們外出?”
  原來如此,方應物恍然大悟。若真要嚴格紀律,方應物應該是比照巡按御史的體制,各項禁令非常之多。
  但他終究不是巡按,也就沒必要那么死板。這里可是蘇州府,若還公事公辦的把下屬們都憋在臨時衙署,那也太不人性了。
  方應物心里有數的揮揮手道:“本官還沒這么不近人情,左右沒有公事,他們這兩天盡可出外游玩!今晚這宴請,不想參加的也不強求。”
  王英笑道:“我這就去告知眾位官吏,想必他們也會感激在心。”
  用過早膳,方應物在公館里也無所事事,便換了文士長衫,頭頂扣了一頂時髦的唐巾。然后喊上方應石和王英兩個隨從,從公館后門悄悄出去游玩。
  自從當了欽差以來,方應物無論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的高光人士,難得有這般自在時候,畢竟蘇州街頭沒什么人認識他。三人隨著人群流動,說說笑笑信步而去。一路走走看看,不知不覺就出了閶門。
  而閶門外面,有好幾條水系交匯,向南是護城河。向西是上塘河一直到楓橋,向西北是山塘虎丘這條線。
  走過五水匯聚的五龍橋,方應物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在眉骨上搭了個涼棚,凝目向遠處望去,果然看到前方河邊矗立著一座頗為高峻的三層樓房。樓房上掛著迎風飄揚的酒家招子,只是距離太遠看不清字。
  收回目光,方應物對兩個小伙伴說:“差不多已經到午時了,我們去前面那酒家飽餐一頓!六年前我第一次到蘇州府時,在那里吃過幾次。說不定還能與東家敘敘舊。”
  王英與方應石自是無所謂,只管跟著方應物走。到了酒家門口,王英才抬眼看了看門匾,寫著望江樓三個大字。
  方應物邁步進了大堂,沒有回應跑堂小廝的招呼。先朝著柜臺看去。卻見里面站著兩個人,其中有一個滿身綢緞、頭戴東坡帽的中年男子,此時正扒拉著算盤珠子。
  方應物已經認出來了,這個中年人就是此地東家唐廣德,也就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唐伯虎他爹。
  六年前方應物第一次到蘇州時,與唐老爹打過幾次交道,承蒙唐老爹熱情款待。白吃過幾頓飯。沒想到六年過去了,唐老爹還在這里開酒家。
  方應物上前敲了敲柜臺,叫道:“唐員外!數年不見,風采依舊,可還認得故人否!”
  唐廣德抬起頭,看著方應物很是愣了愣。只覺得方應物很眼熟,但卻一時沒想起是誰。畢竟六年前的方應物不過十六歲,現在的方應物已然二十二了,氣質變化還是很大的。
  不過方應物當初表現太驚艷,一個鄉下少年舉手抬足之間便壓制住了蘇州士子的年輕一代。王銓、祝允明、楊循吉等人全都敗下陣來,搞得蘇州讀書人灰頭土臉、面上無光,令人印象極其深刻。
  所以愣過之后,唐廣德便回憶起來了,拍了拍額頭叫道:“原來是方...方...方公子!先請上樓!”
  這望江樓設置很有特點,普通人在底層,有錢有勢的在二樓,而讀書人可以去三樓,由此可見唐廣德喜好結交讀書人的性格。
  然后唐廣德親自引著方應物上了三樓,揀了臨窗位置。方應物看唐廣德殷勤的幫忙拉作揖擺碗碟,便道:“叫跑堂小廝來招呼即可,不敢勞動唐員外!”
  唐廣德擦擦汗,“方公子大駕光臨,小店蓬蓽生輝,怎敢不盡心。不過方公子是自己來的么?老朽自知身份不足以待客,可否讓犬子前來作陪?”
  唐廣德的兒子就是唐伯虎......方應物饒有興趣的問道:“令郎今年什么歲數?可曾入學否?”
  唐廣德陪著笑道:“今年十五了,現在尚在讀書,大概今明年就要考學了,據老師說學問尚佳,大有希望。若方公子方便,可多多教訓。”
  方應物道:“指教談不上,不過聽說令郎天資極好,必將是后起之秀,叫來一起閑談也是可以的。”
  唐廣德大喜過望,“多謝方公子賞光!老朽還聽說《明日歌》乃是方公子大作,老朽愿出潤筆,請方公子留下墨寶,也好激勵犬子上進。”
  方應物擺擺手道:“幾筆字而已,無妨!”唐廣德便下去了,一邊安排酒食,一邊讓小廝去喊自家兒子來陪客人。
  方應石目送唐廣德下樓,對方應物道:“秋哥兒面子大,看來今天要白吃白喝了。”
  方應物嘆道:“無非是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唐員外如此殷勤,多半也是為了他兒子鋪路。他只是一介商人,想送兒子入士林,能不盡心盡力與讀書人交游么?”
  在歷史上,所謂的江南四大才子中,只有唐伯虎是商人家庭出身,卻能與祝枝山、文徵明這些官宦出身的才子交好,難說其中沒有唐廣德的作用。
  不過再說起來,如果唐寅這兩年想考秀才的話,他方應物還真能幫上忙。因為此時南直隸提學官與他關系匪淺,安排一個秀才手到擒來。
  王英卻環顧四周道:“六年前,秋哥兒你就是在這里將蘇州府幾個很有名的年輕人逼到潰不成軍,然后一戰成名么?”
  想想祝枝山、楊循吉這些歷史名人正處在年輕時候,便被自己用金手指蹂躪的場面,方應物忍不住哈哈一笑,“俱往矣,不必提了!”
  ps:
  第一更!一小時后第二更!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