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522 還差得遠

對于回花溪村的事情,王英和方應石兩人比方應物還積極。方應物看著興高采烈的王英和方應石,心里默默吐槽,其實真正想衣錦還鄉的是你們罷......
  對于數年來享受過無數高光時刻的方應物而言,并沒有什么衣錦還鄉的心思,他用得著在族人面前顯擺么?但是在與世無爭的山村里,倒是收獲了難得的安逸時光。
  在這里,沒有那么多的繁雜政務需要他經手,沒有那么多復雜的人際關系等著他處理。一般鄉親由于地位懸殊,也不敢來打擾他,所以非常清靜。
  上花溪村還是那樣子,只有兩處明顯變化,一是宗祠明顯新修過,牌匾也掛上了不少。方應物本人也上了墻,成為方家三百年來的第二號成功人士,在墻上激勵著后代子孫們。
  方應物指點道:“我們村并不富裕,這樣做太破費了,還不如用來讓童子讀書。”
  老族長陪笑道:“不破費,是我做主把你們父子名下的田租拿出來修祠廟,想必你們父子也不差這點錢糧了。”
  方應物這才想起,他們父子名下還有一兩百畝地,都是鄉親為了免稅投到他們父子名下的,名義上每年還要給他們父子交點租子。敢情翻修祠廟,用的是他們父子的錢,這是被捐款啊......
  第二個大變化,就是后山樹林中那座小木亭也被新修過,還建了一圈籬笆圍住,亭子里放了一個香爐。
  老族長解釋道:“附近十里八鄉的讀書人經常來這里聚會啊。說是要借一借文氣。”
  對此方應物唯有苦笑,這小木亭是七年前自己一時心血來潮。特為裝逼而修建的,沒想到現在成了族中勝地。
  在山花溪村靜靜住了十來天。方應物又出山了,隨后他再次去倦居書院拜訪了商老師。
  此時方應物和商相公心里都明白,這次九成九是他們之間最后一次見面了。依依惜別之后,方欽差便離開了淳安縣,前往蘇州府繼續履行欽差職責。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一行再次進入運河北上,半個月后抵達蘇州。在楓橋這里轉了個彎,從大運河轉入上塘河,然后便來到了天下最繁華的地方。
  是的。這里就是大明朝經濟最發達的地方。向兩岸望去,人群如蟻店鋪林立,數不清的富貴說不盡的風流。穿過這十里紅塵,位于蘇州城西北的閶門進入了眼簾中。
  閶門外碼頭上,靜立著數十人,為首者是一位四十余歲的中年官員,從胸前補子圖案來看,應該是五品官員。
  欽差座船靠了岸,先有欽差隨員下船交涉。然后回到船艙中向方欽差稟報:“有蘇州府同知齊大人,率領吳縣、長洲兩縣知縣以及地方士紳,在岸上迎候。”
  方應物若有所思,沒有著急表態。但長隨王英卻開口道:“是府同知?知府沒有來么?”
  隨員沒有答話,方應物淡淡的笑了笑,“本官只是個欽差。又不是巡撫藩臬,堂堂四品黃堂、天下數一數二的知府當然不能如此卑躬屈膝。
  更何況前番那知府不惜放下身段。一直追到了府邊界,已經盡到了禮數。今天自然不必出面了。”
  另一名隨員便插話道:“聽說朝廷并沒有在江南委任巡撫,欽差只有方大人一個。”
  此時江南一帶的巡撫不是常設,有時有有時無。如今有了方應物這個欽差入駐蘇州府,朝廷便沒有另行委派巡撫,畢竟巡撫也是用的欽差體制,沒必要塞一大堆欽差在蘇州城里。
  王英還要說什么,方應物一拍扶手,起身道:“不必多言,下船吧!”
  岸上沒有矯情造作的歡呼聲,沒有如潮水般的諛辭,顯得頗為冷清。雖然每一位蒞臨地方的高官都會說沒必要刻意營造歡迎氛圍,但若真沒有這些歡呼和諛辭,又仿佛缺了點什么。
  欽差方應物不以為意,與齊同知寒暄道:“本官奉命督糧東南,有勞齊大人遠迎了!”
  齊同知中規中矩的答道:“城中公館已經整治齊備,只等著方大人移步入住了。明晚本府設下便宴,李府臺親自為方大人接風洗塵。”
  方應物點點頭,一語雙關的說:“本官自京師而來,一身別無所靠,難免要叨擾地方。”
  “哪里哪里......”齊同知轉身又將吳縣、長洲這兩個蘇州城附郭縣的知縣介紹給方應物。
  與兩位知縣一一寒暄過,方應物便起身入城了。
  迎接隊伍里還有地方士紳代表,但從頭到尾,齊同知也沒有將士紳代表介紹給方欽差,而這些士紳也沒有主動上來結交的,仿佛純粹就是充當人物背景來了。
  自從運河經濟發展起來后,蘇州城西北閶門一帶就成為全城最繁榮的地方。
  蘇州府公館便位于閶門內不遠處,畢竟公館主要就是為迎來送往而設,建在閶門內比較便利。
  方應物入住府公館之后,這公館就成了欽差駐地,要被欽差用作臨時衙門。
  在公館安頓好之后,方應物這個欽差便算正式上任了,他便立刻召集全部隨員商談事務。
  到目前為止,方應物并沒有真正著手做什么事情,但他不是不上心,他目前最在意的問題就是地方官府的態度。有句話說得好,抓工作的首要問題就是抓干部......
  “無論齊同知也好,那兩個知縣也好,今日在本官面前都十分拘謹,諸君以為這是為何?”方應物詢問道。
  有個姓蔡的隨員,本官是九品孔目的答道:“據下官看來,彼輩心里有只怕存有畏懼感,所以在大人面前拘束。”
  方應物莫名其妙的繼續問道:“我與他們素不相識,今日也是第一次見面,他們畏懼本官作甚?”
  蔡孔目又答道:“大人你是當局者迷,所以沒看明白其中緣故。他們其實是畏懼大人你的官聲!”
  “我的官聲?”
  “大人你聲名赫赫、名聞遐邇,在京師治理三年,以剛嚴聞名中外,人稱京師之虎也。今次南下,又要負責為朝廷催討錢糧這等事務。
  那些地方官本來就為錢糧事務犯難,不愿在這些事情上較真。可是遇到大人你這種傳聞中雷厲風行、不容徇私的欽差,心里怎能不忐忑?”
  方應物盯著蔡孔目看了半晌,卻見這蔡孔目說話一本正經,沒有半點異樣。不由得暗暗嘀咕幾句,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在說實話,還是借機拍馬屁......
  最后蔡孔目提出個建議:“明天見到李府臺時,大人你可以提出一些要求。這個要求最好與錢糧事務有關,同時必須是蘇州府能做到的,但又非常麻煩繁瑣的,然后便可以試探出府衙那邊的真實態度。”
  方應物拍板決定道:“此議甚好,照做!”(未完待續。。)
  ps:明天要爆種了,大家猜猜能爆出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