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519 宿命(下)

欽差座船周圍的喧嘩吵鬧聲越發大了,有指責欽差不夠禮賢下士的,有叫囂欽差不敬重讀書人的。王英環視四周,然后低頭回到船艙,向里面稟報去了。
  不多時,王英又從里面出來,對周圍小船上讀書人高聲道:“我家老爺吩咐了,可以出來與諸君一晤,只是不見無名之輩,還請諸君報上姓名來歷!”
  聽到要報名字,這些書生里面露為難之色,但也有幾個人臉色神采煥發。因為他們知道,揚名立萬的時候到了!
  “在下崔乾,蘇州府學生員!”“在下袁長祐,吳縣縣學生員!”“在下紀襄,長洲縣學生員!”
  有數人爭先恐后的報上姓名,便看到那欽差隨從默默記下后,再次轉身回到艙中。
  崔乾等人立在各自船頭,遙遙望著欽差座船的船艙門簾,興奮的不能自抑!只要欽差從里面出來,無論說些什么,他們今日就算成功了!就算欽差獸性大發,用暴力拿他們出氣也無所謂,反而會更好!
  江南這地方的科舉競爭太激烈,讀書人除了科舉之外,出路無非那么幾種。其中一種就是不惜一切的創名氣,名聲大的讀書人自然就成了名士,成為了名士各種好處自然也就源源而來。
  十多年前他們有個前輩,曾經當街攔住蘇松巡撫的坐轎,然后慷慨激昂為民請命,一時間聲名大噪、名揚江南!而今天,就該到他們這些新一代了!
  當然他們也不是沒頭腦的人,選擇這位督糧欽差進行圍堵。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首先縣官不如現管,這督糧欽差并不能直接管到他們。還須經過地方官府;
  其次,這督糧欽差并不受蘇州府歡迎。所以他們此舉在地方肯定大受好評,更容易博得地方上的強力支持,就是欽差也不能不顧忌到民意!
  欽差座船上門簾晃動,這伙蘇州府書生的領頭人、府學生員崔乾死死盯著,口中喃喃自語:“出來了,出來了......”
  隨后門簾打開,先是四名前導,然后便是十來名隨員眾星捧月般的簇擁著一位年輕官員,崔乾頓時雀躍的想引吭高歌!
  對他而言。這將是濃墨重彩的、歷史性的一幕!一個秀才不惜自身為民請命,秉持節義逼出了欽差,家鄉父老將賜予自己無上的榮光!自己的名字將在一旬之內傳遍江南!
  等欽差走得更近些,崔乾也漸漸看清了欽差的樣貌,在歡欣之外不由得生出了幾絲嫉妒之心。
  看這欽差也就二十多歲,與自己歲數倒是差不多,但憑什么自己十年寒窗,還在功名路上苦苦掙扎!而眼前這人卻少年得志、代天巡行江南,享受著無上威儀!
  卻說方應物方欽差方拾遺走上船頭。威嚴的掃視著堵著去路的六七艘船只,仿佛要將每一個人都記在心中。
  任何一個官員遇到這種事,都不會太痛快,方應物也心里忍不住罵了幾句。老子是刷聲望的祖宗。你們這些渣渣居然來班門弄斧,關公面前耍大刀......
  崔乾咳嗽一聲,醞釀了一番說辭。然后禮節性的上前一步,對著欽差作揖道:“晚生崔乾......”
  恰在此時。也許是夏風吹動,也許是水波蕩漾。欽差座船忽然緩緩向前移動,如此便不可避免的輕輕碰上了崔乾腳下的船只。
  在船只密布的水域,出現這種碰撞現象不足為奇。崔乾崔秀才正要繼續開口,忽然他看到,欽差大人對著他展現出如同夏花般燦爛的笑容。
  因而崔乾又是一愣,還沒想明白欽差大人這種笑法的內涵,便又看到欽差大人伸出雙臂,宛如大鵬展翅,輕盈的從船頭飛了起來。
  只是飛的不高,才兩尺高,距離亦不遠,才三尺遠,但卻足以從船上飛到了船外。
  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后,欽差大人的挺拔身軀從空中急墜,深情地望著水中倒影,直挺挺的栽了進去。
  眨眼間碧綠的水面被破開,噗通聲響起,碎玉般的浪花綻放出來,一瞬間后又消失了。
  發生了什么事情?崔乾直愣愣的看著這一幕,他的頭腦完全停止了運轉,徹底失去了思考能力。
  然后聽到對面有人在船上扯著嗓子,發出了凄厲的叫聲:“欽差老爺被駕船圍攻,不幸落水啦!”
  又有人喊道:“是蘇州讀書人圍攻欽差,將欽差大人撞到了水里!”
  再之后,連續有人從欽差座船上跳下去,就像下餃子一樣的掉進了水里,顯然是奮力營救欽差大人。
  幸虧官袍寬大,欽差大人漂在水面十分醒目。登時有三四人在水中圍了上來,架著欽差大人浮在船邊,然后船上有人七手八腳的將欽差大人救了上去。
  所有來堵欽差的蘇州讀書人全都看傻眼了,他們膽大歸膽大,卻不是傻瓜。若事情被定性為欽差被圍攻落水,那么性質就完全變了!
  圍堵欽差問話還可以看做狂妄無禮,在人治社會里可大可小,如果擁有足夠輿論支持,就不算問題。但若將欽差逼到落水,那就形同造反了......從理論上說,欽差代表的是天子!
  先前那欽差隨從的話仿佛又在這些讀書人耳邊回響起來;“在下再說一次,欽差非同一般官員,乃是代天子和朝廷到地方巡行......”
  大明朝奉行內重外輕、中央為貴地方為卑的制度,從中央派出來使用欽差體制的,無論是封疆大吏總督巡撫,還是代天巡狩的巡按御史,到了地方無一不是權威極重、體面尊貴的角色,方應物這種專務欽差也不例外。
  一個這樣的欽差,還沒有進駐地方,只是路過此地便遭到圍攻,然后不幸落水險些遇難,這意味著什么?別說幾個讀書人,就是正四品蘇州知府來了也扛不住!
  在炎炎夏日下,崔乾卻感到手腳冰涼,宛如置身冰窖之中。當年那位前輩的劇本不是這樣的啊,為什么自己就遇到了變異?
  六七艘船里,有兩艘船突然瘋狂的掉頭,瘋狂的劃動,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沖出圈子,向遠方逃掉了。
  崔乾心死如灰的望了望逃之夭夭的同伴,有的人能逃,但自己能逃么?
  自己和幾個小伙伴剛才氣勢洶洶的自報家門來歷,當時感覺很酷炫,現在看來就是純傻逼啊......(未完待續。。)
  ps:來電了!!!